第六百四十二章 雾中曼舞,一分一秒

    熙熙攘攘的地方选举尘埃落定,唐谨言发现除了自己造成的些许胜势之外,在野党总体上还是成功的。地方各大要职被在野党足足占据了六成多,甚至在国会的议席都超过了执政党。也就是说,全新组成的新政治民主联合,在这场大局里才是胜利一方。

    朴槿惠或许应该感谢唐谨言,这种枝强干弱的形势里,若是首尔釜山两地还是继续被对方把持的话,她这个总统大概真的和被架空差不多。——虽然也许她本来就是个空壳子,唐谨言越来越怀疑崔顺实对她的影响力究竟大到了什么地步。越是怀疑,唐谨言就越想和她保持距离。

    从大局上看,这场战斗的胜利者是唐谨言,也是安哲秀与文在寅,失败者只有朴槿惠一个人。

    无论胜负各方,外战完结,面临的就是内部倾轧,这是历史惯例。各党开始了党首选举,将在七月进行。

    外人无从得知接下去的事情唐谨言究竟还有没有掺和,从表面看上去,唐谨言目前专注的只是集团发展建设。因他被抓而停摆的各地建设项目逐步恢复动工,除此之外还进军了釜山,据称正在建设新赌场,新村派人马大举南下。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是要在七星帮的肉里咬一块了,大部分人冷眼旁观,七星帮总要进首尔,如今首尔帮派进釜山不过有来有往,那也没什么好说的。黑社会狗咬狗,大家都是拍手称快的,反正谁也不可能灭了谁,最好就让他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相撕逼一辈子,别特么瞎掺和政治,那才是最喜闻乐见的。

    唯有新世界党党首竞选人金武星捏着把冷汗,最担心唐谨言掺一脚的人就是他了。虽然他得到朴槿惠的支持,但竞选对手也都不是好捏的。郑梦准没有参与这个竞选,他的对手是罗卿媛和金乙京。

    两个都是女人,而且都不是一般的女人。罗卿媛当年也是和朴元淳争市长的大佬级人物,金乙京就更别提了,只需要“金斗汉的女儿”这么一个身份就足以让所有人打醒十二万分的小心。

    原本金乙京和唐谨言在面上没什么联系的,毕竟金乙京向来都很不喜欢被人和黑社会扯在一起,而且她爹金斗汉是出了名的右翼反G,和亲中的唐谨言不是一路人。然而唐谨言被抓的时候金乙京突兀地出面为之张目,大大敲响了金武星乃至朴槿惠的警钟。可是左看右看,唐谨言和金乙京还是没有任何往来,他们也只能猜测是金乙京有意示好的表现,未必是勾结在了一起?

    无论外界怎么纷扰怎么猜测,所能看见的唐谨言还是在他的温柔乡里。

    六月七日,T-ara忙内朴智妍迎来二十一周岁生日。

    去年的这场生日,老实说气氛是有一些诡异的。无论在唐谨言还是在朴智妍本人看来,都带有很强烈的一种献祭味道,是朴智妍借着这个日子献上自己以挽留唐谨言不要被人抢走。所以那一天唐谨言并没有要了她,而是拥着她在漫天星辰之下渡过了一夜时光。

    也许从献祭变成真正的沦陷,就是从那一夜开始?朴智妍不知道,她向来不是一个会做什么细腻分析的姑娘,她更喜欢按照自己的感觉去走——比如说,这次她就很清楚的知道,没了唐谨言她过不下去,缺了他连一分一秒都无法呼吸。

    如果唐谨言陷在情报院里出不来,她不能确定自己会不会撑得下去,也许曾在万人唾骂之中缩在电脑后面瑟瑟发抖的她,终究要像当初的小八那样以住进医院告终吧。

    还好他出来了。朴智妍当时就感觉好像心里崩断了一根弦,只想要疯狂的和他亲吻在一起,彻底的放纵和宣泄。宣泄过后,冷静下来,这几天的心情也都非常好,连续几天她脸上的笑容都没断过,大家玩没羞没臊的游戏时,她往往是第一个响应的。

    宝蓝是这么吐槽的:“像个痴女。”

    朴智妍回答:“痴女就痴女,一辈子挂在他身上不下来最好了。”

    小姑娘的情感奔放且炽烈,毫不隐藏毫无掩饰,一切内心非常直接地体现在面上,哪怕她今年已经二十一周岁,确确实实不是小姑娘了。

    “真是个小丫头。”唐谨言的声音在耳畔传来,把一脸傻笑的朴智妍惊醒。朴智妍这才反应过来目前所处的场面,这是在济州岛海拔最高的汉拿山顶白鹿潭边,曾经唐谨言和李居丽爬到半山腰没有继续攀登的地方。

    是朴智妍说想要走遍唐谨言曾经的足迹,所以唐谨言特意动用私人飞机带着朴智妍到了济州岛,作为一场生日旅行。曾经她来过济州岛,那是“捉奸”而来,好好在这个旅游胜地游览的经历还从来没有过。

    然而即使到了白鹿潭这样的旅游景点里,朴智妍的心思却好像完全和景色没有什么关系,自顾乐呵呵地抱着唐谨言的胳膊笑。

    “又喊我小丫头。”朴智妍撅着嘴,随手甩了一颗小石头进了潭水:“我二十二了!二十二了知不知道!”

    “哪怕你今年八十二,我看着还是个小丫头。”

    “吃干抹净多少次了,什么花样没玩过?还小丫头呢!就会装老!”

    “呃……”唐谨言尴尬地挠挠头。行动上的千般妖娆万般妩媚,内在的炽热敏感心如赤子。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定义,说是成熟了也对,说是个孩子也是没错的……在他看来,更愿意把智妍当成个孩子,永远一片赤心。

    “都说了我不是小丫头。”朴智妍附在他耳边,喃喃地说:“过段时间我也SOLO了,我和孝敏一样在台上玩那个东西好不好?”

    “不好……”唐谨言虽然很是心动,终究还是有几分理智,叹息道:“那个玩一次就可以了,玩多了万一哪次穿帮被人发现,那可就全毁了。”

    “那……”朴智妍眼波流转:“我私下陪你玩好不好?”

    唐谨言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孝敏那种舞,玩点花样有乐趣。不要告诉我你也是那种舞?”

    “那个……”这回轮到朴智妍尴尬起来,结结巴巴地说:“孝敏那种还好啦……我的舞可能更魅惑……那么一点点。OPPA不许生气……”

    “更魅惑?”唐谨言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她半晌,很难想象这丫头能在舞台上魅惑到什么地步,总不会是日常跟自己那种痴缠吧?那可不行的,那种痴缠怎么能在舞台上表现给外人看?

    朴智妍小心翼翼地问:“要不然我先跳给OPPA看好不好?”

    “有音乐?”

    “手机录着的。”

    “那就跳一段试试。”

    朴智妍掏出手机放出了预录的DEMO,小心地放在白鹿潭边的石头上。

    “neverever,evernever……”前奏声起,朴智妍俏立潭边,闻声起舞。她没有唱,只是如水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唐谨言的脸。

    汉拿山的峰顶,哪怕到了六月,还是雾气升腾。氤氲的水汽里,魅惑的精灵翩然而舞,唐谨言怔怔地看着,神情有些恍惚。他一时分不清这里究竟是济州岛呢,还是哪个梦中的仙境,一位不知是仙是魔的女子用她最深情宛转的姿态,从迷雾中若隐若现地走来。

    “我就是不求回报的女子,已经开始为你默默祈祷……”

    是吗……那几天里,她就是这样的状态吧。

    “……一字一字又写下你的名字……不要躲藏,不要离开,没有你我无法呼吸,哪怕是一分一秒。”

    她翩翩而来,慢慢坐在他的腿上,就像平日一样的扭动痴缠。唐谨言真的无法分辨,这究竟是新编歌舞呢,还是在诠释他们每一分每一秒的曾经过往。

    ————————

    PS:不出意外的话这是最后一卷了,大约十余万字吧,一个月左右完成。也有可能稍微扩展一点分为两卷,也就是说最多不会超过二十卷。眼看完本在即,精品愿望无期,心中实在憋屈。下一章开始尝试一下防盗,对大家造成的不便深感歉意,大家忍忍最后这段时间,达成愿望之后立即解除,此诺。(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