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不解寸心若有遗

    这一夜之后,唐谨言再也没见到郑恩地。

    日子仿佛回到了认识她之前,鬼混,砍人,收赌债,收保护费,在乱七八糟的女人肉体上恣意放纵。正事上面,自己的酒店本来有个大规模的发展计划,可因为老八的事不明朗,不适合在此时大动手脚,所以暂时搁置了下来,反倒是偶尔会做做安保公司那边的正经生意。

    那一夜女孩的无奈好像只不过是不经意间做过的一场梦,只在偶尔闲暇的时候会冷不丁的划过脑海。

    她的表现挺让他意外。

    没有想象中清纯女孩失身那种肝肠寸断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模样,她很平静。

    甚至很洒脱。

    只是在完事之后,安静地对他说了句:“能放手了吧?”

    唐谨言默默点了点头,心里好像也没觉得这是得到了什么,反倒很奇怪的,居然感觉是失去了什么……

    见他点头,她露出了漂亮的笑眼。

    这是他第二次见到她笑,还是很美,弯月般的弧度能扯着你的心一起变得柔软。

    ——然后她头也不回地离去,一瘸一拐的,到门边还踉跄了一下。

    唐谨言下意识想要过去扶,她又很快调整好重心,迅速消失在门外。

    反正她那样的表现,真心不知道算是女汉子还是傻白甜。唐谨言有时候会想,是不是釜山人都有这样的东北大炕气质?

    对了,那些该死的釜山佬……

    “九哥,釜山佬在那边!”

    恩硕的声音把唐谨言惊醒过来,他甩甩脑袋,抽出了西瓜刀:“跟老子上!”

    这是一次很成功的阻击,十分钟内,釜山佬就落荒而逃,地上还留着几个正在滚动呻吟。

    “你们釜山佬,总是这么不讲规矩。”唐谨言蹲了下来,拍拍其中一个的脸颊:“是不是觉得在别人的地盘卖货很有成就感?”

    地上那人倒也硬气,一声不吭。

    恩硕道:“九哥,按老规矩?”

    老规矩,这种性质的过界,算不了什么大事,留个小指头之类的做个纪念就可以走了。

    唐谨言不置可否,目光在战俘的手指上停留了片刻,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喃喃道:“釜山佬……”

    顿了片刻,站起身来:“算了,抽一顿狠的,让他们走。”

    恩硕和一众小弟们眨巴着眼睛有些惊讶,九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仁慈了?早几天不是还愤怒地嚷嚷要报仇的嘛?

    唐谨言转身离去,两手随意插在裤兜里,好像在说点什么给自己听:“大选年嘛,敏感得很,别弄得太血腥。”

    ***************

    在那一夜之后还有一个变化,就是唐谨言和白昌洙的关系变得好了起来,隔三差五都会坐坐喝几杯小酒,也时常通个电话。

    “老九啊,虽然你的事搞定了不用哥哥帮忙了,不过哥哥请你帮的事没忘吧?”

    “小菜一碟,没问题。什么时候行动?”

    确实小菜一碟,演场戏帮他制造个英雄救美什么的,这种小事连人情都算不上,白昌洙之前用这个为交换,算是唐谨言占了大便宜了,虽然也许有部分原因是白昌洙自身也有趁机和ACUBE做些合作的意思在,唐谨言也已经足够承他的情。

    “是这样的,哥哥刚和乐天合作,给旗下艺人运作了个喜剧电影,宋智孝会出演女主角。”白昌洙道:“这是个女杀手的角色,我忽悠她说,想演好呢,就得去比较乱的地方走走,体验一下。咳咳,特别指出了你这片地方……所以今晚她估计会悄悄来你这里观察夜幕下不为人知的混乱首尔。”

    “真亏你想得出来。”唐谨言夹着电话,又好气又好笑:“你想弄个旗下女艺人,用得着这么复杂?”

    “这女人也是老油条了,出道十年了都,业内人脉也是有的,而且现在她是我公司的台柱子之一,我可是要靠她发展的,强来的话有点投鼠忌器。另外她现在年纪大了,挑男人主要是奔着结婚去的,靠嘴炮忽悠可没作用。所以最好是搞点故事,方便上手……”

    “你好贱啊……”

    “少废话……”

    “好吧好吧,晚上给我电话,到时候配合。”

    唐谨言挂断电话,笑着摇摇头,刚塞回兜里呢,忽然有人风风火火地冲了过来,撞到了他的肩膀。唐谨言岿然不动,撞人的倒像是撞到一堵墙,直接坐倒在地上。

    身后传来女人气急败坏的声音:“抓小偷!”

    唐谨言低头看了看坐在地上的小偷。这片地儿的小偷小摸他虽然并不全认识,但基本可以断定都是他小弟的小弟的小弟之流,他可没有帮人抓自家小弟的雅致,瞥了追过来的女人一眼,墨镜遮了半张脸,看不清样貌,他没啥兴趣,转身就想走。

    那小偷见女人追上,急忙跳了起来,随手推了唐谨言一把:“滚开!好狗不挡道!”

    “……”唐谨言伸出右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白痴。”

    那小偷被掐得快断气,血液倒憋了满脸,涨得通红,连话都没法说出口。女人赶了过来,愤怒地踹了小偷一脚:“钱包还我!”

    唐谨言伸手在小偷怀里摸了摸,抓出四五个钱包晃了晃:“你丢的是这个金钱包,还是这个银钱包,还是这个……”

    话音未落,女人劈手夺过其中一个,鞠了一躬:“是这个,多谢这位先生帮忙。”

    唐谨言耸了耸肩,直接把剩下的几个钱包揣进了自己兜里。

    女人鞠完躬直起身子,正要再说几句表示一下谢意,忽然唐谨言身后人潮涌涌,刚刚揍完釜山佬的大批兄弟正好回来了:“九哥!”

    女人一怔,悄悄后退了一步。

    “嗯。”唐谨言随手把小偷甩在恩硕面前:“谁家的?”

    恩硕看了一眼:“不认识。”

    唐谨言摆摆手:“让人认认,带回去管教好了再出来。这****连我都不认识,也敢在这地面开工干活?”

    兄弟们都惊叹:“还有这么傻的?”

    小偷如梦初醒,这才醒悟挡了他道的好狗是谁,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抱住唐谨言的大腿:“九爷九爷,是我瞎了眼……”

    “得了得了。”唐谨言哭笑不得地踢开他:“你那点利是,爷笑纳了。滚吧。”

    “九爷肯要,是小弟的福气啊!”小偷点头哈腰:“小弟这还有……”

    确实,收了他的钱包是帮他,不然就他刚才那表现被恩硕他们知道了,少不得一顿胖揍。唐谨言摆摆手,转头一看,那女人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晦气,本来还以为有艳遇,这他妈跑得比兔子还利索。”

    恩硕立刻道:“兄弟们去把她找回来?”

    “算了,哪有那么无聊。”唐谨言挥了挥手:“走,喝酒去!”

    携着大胜釜山佬出了恶气的大喜,唐谨言带着兄弟们开进酒店,大摆宴席。吆五喝六地几杯黄汤下肚,差点把白昌洙那点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直到夜色渐浓,白昌洙的电话打来,他还愣了半天:“啊?哦哦,那事啊……咳咳,好说好说,你们在哪?”

    挂断电话,他打了个酒嗝:“来几个无聊的,跟哥去演场戏。”

    到了白昌洙指示的地方,老远就看见一个女人在闪烁的霓虹下,拿着个相机左拍拍右拍拍,那模样不像是跑来观摩研究夜幕下的混乱首尔,反倒有点像文艺女青年在旅游似的,连个墨镜都没遮掩,仔细看去,和那天白昌洙掏出的照片对上了号。

    这就是宋智孝啊,老六心心念念要搞的女艺人,啧啧,胆子可真不小。

    唐谨言带着兄弟们满脸淫笑地逼了过去:“小妞,一个人啊?”

    正在摄影的宋智孝一怔,看着逼近的一群杀马特,慢慢地往后退。

    唐谨言嘿嘿一笑:“一个人玩多无聊,来陪兄弟们乐乐呗。”

    杀马特们很配合地发出哈哈淫笑,小眼神上上下下地盯着她瞧。

    唐谨言再逼近一步,伸出手指挑向她的下巴:“啧啧,模样不错啊……”

    心里正估摸着戏到了这一步白昌洙该出来了,可没想到宋智孝眨巴着大眼睛看了他一阵,忽然微微一笑:“好啊。”

    “噗……”躲在一边拐角正要出面的白昌洙差点摔了一跤。

    唐谨言僵着手指,呆若木鸡。

    导演!不带这么玩的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