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边唐谨言离开白昌洙的社长室,慢慢地向C-Jes大门走去。到了距离大门十米左右,他忽然掏出了手机。

    “恩硕,来了没?”

    “刚在搜查附近楼顶,安全。民居没法搜,还是快速进车为好。”

    “不要紧张,白老六哪有这魄力在自己公司门口搞事,车开过来吧。”

    “是。”

    收回电话,自动门正好开启,唐谨言大步走了出去,钻进了正好停下的路虎车里。

    “九哥,现在去哪?”

    “和赵署长约好了,他家后面那个胖子炒货店。”

    路虎轰地一声,飞驰而去。

    唐谨言靠在后座上闭目片刻,忽然想起什么,又掏出手机,打开浏览器,输入了一行关键字:“T-ara团队变动”。

    很快,搜索结果出现在眼帘:“4月5日,CCM公司宣布T-ara将要再次增加两名成员李雅琳和danee,七人团队将要变为九人。”

    “看来我真不是个做粉丝的料呢。”唐谨言摇头笑笑,关掉浏览器,再次闭上了眼睛。

    车载电台正在播放歌曲,有动感嘈杂的,也有轻柔舒缓的,唐谨言来者不拒,闭着眼睛靠在后座上,看上去快要睡着了。

    恩硕知道他没睡,开口道:“这下去,日子更不好过了。”

    “嗯。”唐谨言从鼻子里嗯了一声。

    白昌洙这个没屁眼的,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弄死了老五,这个口子开得可糟糕得很。他会想到这一步,别人当然也会,并且大家都会心照不宣,不但没人揭发他,反而个个都有可能想着学一把。本来老八的案件就很麻烦,隐藏的凶手还没挖出来呢,身边忽然又多了好几个可能会成为凶手的人。

    这下子,可真是步步惊心了。

    “真是一群废物。”唐谨言忽然冷笑:“真是一个个都觉得自己死不了?”

    恩硕笑:“九哥有想法了?”

    唐谨言淡淡道:“老爷子还想劝我洗白呢……呵呵,意思显而易见。我有想法也没用,看他们咬就是,只要别不长眼惹到我的头上,老子把桌子给掀了,看他们拿什么打牌。”

    恩硕摇头笑:“聪明的话就不会先来惹我们的。”

    唐谨言木然:“那可难说。现在的状况,谁都难保哪根筋搭错,尤其是我信不过他们的智商。”

    恩硕也叹了口气,没再说话。

    唐谨言又自言自语:“老六说的也没错……这些日子,不该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她们干净她们白莲花,关我屁事。”

    话音未落,电台里传来熟悉的歌声。

    “不错的人/你是我的初恋/教会我去爱的人/Never-forget-you,I-remember-you/只记得你一个。”

    “……”唐谨言睁开眼睛,有些无奈:“关了吧。”

    *****************

    胖子炒货店只是巷子里的普通小炒店,老板却是清凉里警署署长赵明仁的远亲,地方偏僻清净,两人时常约在这里。抛开别的来说,唐谨言倒也挺喜欢这里的口味,让他感觉到中国小炒的风味——虽然所谓的中国小炒,只存在于他六岁之前的模糊记忆里。

    小店虽小,倒也是有包厢的。唐谨言走了进去,包厢里已经有个精瘦中年人靠坐在椅子上哼着小曲儿,两腿架在桌面上一摇一摇的,看起来就像个破落户一样。

    唐谨言知道这破落户出了门换身衣服,就是威严正气的清凉里警署署长赵明仁。

    “赵署长好雅致。”唐谨言在他对面坐下,笑道:“这次的土货可还满意?”

    “还行。”赵明仁嘿嘿一笑:“有段日子没见面了啊,唐九。”

    “赵署长日理万机,我们也不好多打扰啊……今晚去海廷坐坐?那里新来了几个俄罗斯的……”

    “哈哈……”赵明仁摆摆手:“老了,兴趣不大,有日货倒还可以考虑,赵某最喜欢抗日。”

    两个男人都呵呵笑了起来,唐谨言分了支烟过去,两人点了刚吸两口,老板端了小菜上来:“赵署长,这次的爆炒里脊,前阵子刚从一个中国厨师那儿偷师来的,尝尝。”

    赵明仁吐了个烟圈:“中国菜啊?这个不用向我显摆,学好了,不愁唐九不天天往你这跑。”

    老板便笑:“九爷一直很关照。”

    唐谨言摆摆手,颇有些喟叹:“其实你就是随便炒个,我也不知道到底正宗不正宗。”

    两人都陪着叹了口气,老板上了酒,很有眼色地退了出去。

    赵明仁啜着小酒随口道:“你连韩国籍都拿了,整天惦记你那祖籍有什么意思?”

    唐谨言笑了笑:“祖宗总是祖宗。”

    “得。”赵明仁笑道:“这季度你唐氏会社的税收漂亮得很,清凉里也很和谐,与七星帮的冲突也消弭得快,我在系统里面上有光,今年继续保持。”

    韩国与中国不一样。中国是没有黑社会的,最多只有具备该性质的团伙,政府打击起来也是毫不容情。而韩国黑社会是正经注册的会社,正经纳税,正常经营,也就是所谓的黑社会合法化。

    在唐谨言从小到大的黑道生涯里,接触得最多的白道人士就是警察。只不过在他心中……这些人的颜色也是黑的,与自己没有区别,分工不同而已。他在面上要好好配合警察们管理地下社会,警察们对他们的一些事情睁一眼闭一眼,甚至还会对他们的部分经营提供庇护。万一闹出乱子的话自己要懂得手尾干净,不要给人家一身正气的警署惹麻烦,真闹大了抓你们进去蹲几年你们也得认。

    其实媒体那边也差不多,什么该报道,什么不该报道,自是有人把关的。

    私下里更要懂事,好处均沾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东西。

    所以他们从来都是哥俩好,在一起坐坐也不怕谁知道,因为根本就不算警匪勾结,而是正当合作。这种事无论署长姓赵还是姓李,无论清凉里姓唐还是姓别的什么,都没有区别。

    “是赵署长关照得好,我没什么功劳。”唐谨言谦虚了一句,又道:“不过现在的状况,接下去还想这么和谐可是有点难。”

    赵明仁嘿然,烟头随手弹在地上,慢悠悠地道:“我以为你忍得住不问我那件事。”

    “之前是觉得不该问,多问要死人。现在知道,再不问才是真要死人的。”唐谨言也不矫情,正色道:“老八老五这事到底怎么回事?”

    老五是白昌洙干的,唐谨言显然不会泄露,在警察眼里,老八和老五是一个性质。

    赵明仁指了指天:“有很高层的力量压了这件事,厅里都没法继续查。我的级别也就只能知道这些,你好自为之。”

    确认这一点就行了,这就是这餐饭的目的。唐谨言叹了口气:“啧……他们倒是得罪了一位神仙,搞得兄弟们人心惶惶。”

    “应该是他们自己的事,你不用紧张。”赵明仁笑道:“除非你还做了些我不知道的事。”

    “哈哈,哪能有事瞒赵署长。”

    “少来这套,你能没事瞒我才奇怪,上周偷偷摸摸进了批旧五四,当我不知道?”赵明仁淡淡道:“你现在意图自保我能理解,反正你一直有分寸,别给我闹出乱子就好。”

    “当然当然。”唐谨言笑呵呵地敬酒:“没有赵署长关照,唐某走不到今天,敬赵署长一杯。”

    赵明仁很给面子地喝了,两人相视一笑,开始拉扯些没营养的家常。

    “唐九啊,你今年几岁了来着?”

    “二十六。”

    “啧,不小了啊。当年被我揪着几进宫,还是个小毛头,还拿小眼神瞪我来着。”

    “哎呀呀小时候不懂事嘛……赵哥还记得啊……”

    几杯酒下肚,赵署长变成了赵哥,两人也没什么违和,反正第二天见面,那又是赵署长。

    赵明仁又笑:“这年纪也差不多了,不考虑找个老婆?”

    “哈,谁看得上我啊。”

    “怎么看不上?也是堂堂的社长,年轻有为好吧。”赵明仁打了个酒嗝:“要不要哥哥帮你介绍?”

    “哈哈……这点小事还是不劳烦赵哥了,真想结婚了到时候场子里随便捞一个就是了。”

    “啧,那倒是可惜,那些人配不上你唐九。”

    “呵呵,其实差不多。”

    “你呀……不够老实。”

    唐谨言顿了几秒,摇头笑道:“真要我说老实话,现在结婚是害人啊,赵哥。”

    赵明仁怔了怔,叹了口气:“也对。”

    “哦,对了赵哥。忽然想起一件事。”唐谨言拍拍脑袋:“你知道我接了个安保公司吧?”

    “知道,不在咱们这片,没怎么关注。怎么了?”

    “我听说下个月有个梦想演唱会,这种安保有点赚头。让手下打听了下,这个演唱会是官面的东西,安保是警察厅那边安排的,不知道我想做的话得找谁的门路?”

    “这种事一般是朴次长分管的,不过他不会亲自管这么细,多半是权处长在管。这点小事,你要做的话我帮你打电话招呼一下就是了,权处长和你义父的交情也不浅。”

    “那就劳烦赵哥了。”唐谨言再次敬酒。

    “举手之劳而已。你要做正业,赵哥还是乐见其成的。”赵明仁喝了口酒,又叹了口气:“说起来这什么演唱会我家小丫头也闹着要去看。我就不懂那什么idol组合有什么好的,女的个个卖肉卖腿,还不是陪酒陪睡的货色?男的就卖张小白脸,听说还勾搭粉丝上床来着……”

    唐谨言啜着小酒静静听着,没有搭腔。

    “还有更直接的,前两个月,有个知名女团成员表演的时候胸衣滑落,公然露了奶。”赵明仁嗤笑道:“说是意外,你信不?”

    唐谨言失笑道:“不信,多半为了吸引眼球罢了。”

    “对嘛,这些idol哪有什么好货色?不知道现在的娃娃们怎么想的。”

    唐谨言还是忍不住,似是随意地说了句:“总是有好的吧。”

    赵明仁摆摆手:“都好不到哪去。那些卖清纯的,鬼知道背地里什么样?”

    唐谨言暗叹一口气。

    其实在不少人眼里,你们还不如我呢。

    行得正坐得直?顶个屁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