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不为人知的唐谨言

    老爷子倒也猜错了一件事。

    唐谨言讲义气没错,他反感这种兄弟自相残杀的局也没错,掀桌子的念头一直都在脑子里转着更没错,但是今天突兀地付诸实施,却只是因为宋智孝。

    是想让宋智孝身周的环境变得安全一点也好,是看到宋智孝被吓到的样子生气了也好,反正冲冠一怒为的是什么,倒还颇为复杂。

    “你……是因为我,才来翻桌子?”宋智孝偷眼看着他开车的侧脸,有点小心翼翼地问。

    “一半一半吧。”唐谨言回答得很实诚:“我本来就讨厌他们这鸟样,半桶子水平尽知道对着自己兄弟来。”

    “他们?包括白社长?”

    “唔……智孝,你知道我对老六最亲近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吗?”

    “不知道啊……”

    “是他贼兮兮的掏出你的照片,要我帮他演场戏的时候。”唐谨言的语气带了几分叹惋:“虽然这事很二吧,但真有种兄弟的感觉。其他时候,都带了太多的目的,包括他自以为是的把你推给我。”

    宋智孝默默点了点头,她能理解唐谨言这种想法。

    “其实我俩,还真不需要他撮合。”唐谨言忽然一笑。

    宋智孝侧头看着他笑了。

    车子进了清凉里,七拐八弯的绕了一阵,天已黄昏。

    眼前出现一栋别墅,门口戒备森严。见车子过来,门卫打开了门,笑着招呼:“九爷。”

    唐谨言挥了挥手,轰地停了进去。

    宋智孝下了车,看着周围的黑西装和亮如白昼的灯火,牙疼似的吸了口气:“和我想象中你的住处不一样啊……”

    “怎么?”唐谨言眨眨眼:“你觉得我该住在脏乱差的巷子里,里面各种乱七八糟的人,然后我进了一栋阁楼,阴森森的,满地刀子棍子啤酒罐?”

    宋智孝尴尬地挠挠头:“好像是,韩剧看多了。”

    唐谨言哑然失笑:“必须扭转你一个观念。你看到的那种是不入流的混混,实际上的黑老大是很有钱的,不然赚的黑心钱都喂狗了?住所更是戒备森严,韩剧那样的早死一百次了。”

    宋智孝无语地笑笑,挽上他递过来的手臂,跟着他进了别墅:“其实韩剧也有你这样的,只是我没转过弯来。”

    别墅里灯火通明,黑西装倒是没有了,几个仆人模样的对着两人行礼:“九爷。”然后都好奇地盯着宋智孝瞧,其中有个大妈认出了宋智孝,神色还有点小激动……

    宋智孝感觉自己从传说的故事里回到了人间,或者是看着江湖片忽然变成了生活片。

    唐谨言挥了挥手:“随意整点菜,客房收拾一下。”

    仆人们都是一怔,神色古怪地走了。这句话前半句好理解得很,这后半句什么意思?

    你九爷带了女人回家,然后交代收拾一间客房?

    宋智孝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阵,摇头笑了起来。目光随意掠过墙壁,啧啧赞叹:“中国山水画,八骏图,中国书法……真是风雅。”

    唐谨言笑笑,提了两罐可乐过来,丢了一罐过去:“吃饭的时候再来点酒。”

    宋智孝随意开了,仰头喝了一口,笑道:“那幅中堂什么字来着?”

    唐谨言扭头看了一眼,用中文说:“有容乃大。”

    “什么意思?”

    唐谨言摊手:“文言文,不知道。我没读过书。”

    “不知道你也挂墙上?”

    “随便挂挂,看这字挺舒服。”

    “字面意思呢?”

    “字面看的话……”唐谨言摸着下巴想了一阵:“一个叫有容的人,乃子很大。”

    “……”宋智孝白了他一眼,猪都知道不可能是那个意思,原来这家伙熟了起来,也是会开荤玩笑的啊……

    “哈哈……其实这话的意思是说,身边傻子太多,都较劲的话会折腾死自己,混黑道要懂得宽容傻子,才能做大。”唐谨言随意脱掉外衣,走向里间:“我去锻炼,你自己玩。”

    宋智孝饶有兴致地跟了过去,看着他走进一间器材室,开始做热身。平时上衣穿着,看不出来,这手臂粗得……啧啧,快赶上很多人的大腿了都。熟人里金钟国的肌肉也是经常被人称道的,可这么看上去好像比他还差了一点的样子。

    说来也是,不是这样的蛮牛,怎么打出一片天地?

    还有那纹身……

    “那是龙?”宋智孝靠在门框上打量着:“挺漂亮。看这纹路,背上还有?”

    “是啊,前胸还有呢。”唐谨言躺在健身器上,开始推杠铃:“我行九,所以纹了九头龙。本来还指望能成一个霸气的绰号,可后来自己学了点中国名著,发现有个很有名的小说角色已经叫做九纹龙了,我只好老老实实做唐九。”

    宋智孝忍俊不禁。

    唐谨言吭哧吭哧地推着杠铃,也不知几公斤,反正看上去很是轻松:“我说你别盯着我啊,被你盯得浑身别扭,扭伤了找你麻烦!”

    “好吧好吧。”宋智孝随意走开,信步四处参观了一下。到了二楼,有个房间没关,她随意走了进去。看清楚屋内的状况,她就愣了一下,旋即摇头笑了起来。

    这是一间书房。宋智孝觉得这唐谨言装逼也装得挺脱俗的,一黑社会还学人搞起了书房,书橱还遍布三面墙,怕不有大几百本?他看得懂?看得完?

    看完几本估计都是了不起的创举了。

    宋智孝随意走到里面,书桌上正摆了几本书,她顺手掂起一本,神色渐渐变了。

    是本中文著作,她根本看不懂,但从书页的磨损程度来看,唐谨言必定翻阅了很多次。她顺着书签翻开一看,书页上密密麻麻地写着很多歪歪扭扭的随笔,看得出没练过字,但这态度……

    原来他在家里的时候,一直在自学啊……居然还如此认真。

    随笔有的是中文,有的是韩文,看样子是随心的感触随手记下,并没有特别的规则。宋智孝勉强认出一段韩文,轻声读了起来:“袁家兄弟一斗,河北就被艹了,刘表儿子一争,荆州成了表子。”

    “噗……”宋智孝忍不住笑出声来。

    笑着笑着,她忽然想起什么,脸色再次严肃起来。

    他们兄弟目前的状况,她可不是完全无知的局外人……

    她出了一会神,慢慢合上了这本,随手翻开另一本,扉页上就看见一句话:“引以为戒,108根棒槌洗白的下场。”

    她摇头笑着,纤手拂过书桌上的其他书,有中文的,有韩文的,无一例外,都是已经翻阅得破破烂烂,书页上密密麻麻的读后感。

    宋智孝轻声自语:“这就是唐谨言。白昌洙你研究了他很多很多年,真的研究清楚了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