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这一出真人剧

    唐谨言发现郑恩地忽然变得很沉默,神游天外的样子,就算他挑了头想要说什么话题,得到的也就几句嗯嗯啊啊。

    他也并没有太在意。两人的关系本来就不正常,郑恩地之前能和他说说笑笑已经让他觉得这妹子非常神奇了,沉默和走神也只不过变成了正常人的模板,他也不强求什么。

    一直到吃完了烤肉,两人沉默着出了店门,郑恩地才开口道:“多谢款待……可以送我回去了吗?”

    唐谨言看了看手表:“很晚了。你们明天早上如果还要在这里拍戏,那不如就在这住下,我给你安排酒店。”

    郑恩地抿着嘴,鞋子在地上蹭了半天,才小声回答:“你不乱来就可以。”

    “说了我是讲口齿的人。”

    唐谨言果真带她住进了最好的酒店,开了最好的房间,然后二话不说的转身离去。

    郑恩地站在房间的落地窗前,低头看着他大步离开酒店的背影,眼神极其复杂。

    过了很久很久,她才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欧尼,今天拍戏迟了,我没回宿舍……嗯,好的,放心啦,很安全的。”

    丢下手机,她扑通一下把自己埋在大床里,半天一动不动。

    那一夜的记忆,那强迫自己当成噩梦一样的记忆,潮水般的涌入脑海,挤得她脑袋生疼。

    “呜……郑恩地你为什么这么倒霉……”

    *******************

    “听泽生他们说,九哥对上回那个小丫头另眼相看得很?”次日再次前往仁川的路上,开车的恩硕忍不住问。

    “哦,因为她比较倒霉。”唐谨言如此回答。

    恩硕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抽了抽嘴角没说话。

    你唐九爷要真是这么同情心过剩,这些年估计已经死了八百回……瞒得过自己,怎么瞒得过兄弟呢……

    仁川这边其实乏善可陈,如今每天都来只不过是为了熟悉和摸透整个公司的运作流程,毕竟此前的唐谨言对于对外贸易这一块是没有接触过的,一点都不了解的话只能被人牵着鼻子走。伊织倒也理解他这点顾虑,所以任由他各处了解,没有设置什么阻碍。

    其实介入伊织的公司已经有段时间了,唐谨言倒也开始觉得以后并不该再这样天天往这儿跑,来得太勤了只会让伊织质疑和警觉他另有目的,隔三差五的偶尔来几次,说不定还更方便办事?

    既然这么想着,这次回去也就早了点,在公司晃了一圈就提前撤退了。至于是不是心里还挂念着其他事……唐谨言觉得应该没有……

    恩硕却觉得八成有点关系在里面,所以回到清凉里他就开口问:“要不要去片场转转?”

    唐谨言似是随意地答:“你知道他们今天在哪拍?”

    “出来前问过了,今天在中学那边。”

    “其实也没什么好去的……算了算了反正没事,去转转。”

    恩硕有点想笑。

    他李恩硕从十三岁开始跟着十四岁的唐谨言屁股后面混,足足跟了一个生肖轮回,唐谨言连什么时候梦遗都告诉过他,可以算是这世上对唐谨言了解最深的人之一了。可他发誓从来没有看见过唐谨言这么有趣的表现,连想都没想过。

    一般来说这种有趣表现会诞生在常人的花季雨季,可是他们的这种季节却在泥泞中慢慢丢失不见,回过头来相互问问少年时喜欢过什么人么?往往都是挠着脑袋想了老半天,给你类似于这样的答案:

    “那时候XXX马子挺漂亮的,老子晚上撸管就想着她,可是义气嘛,不好抢兄弟马子。”这好像是玉泽生说的。

    “当时那个XXX老板娘风骚的啧啧啧,老子为了多看她一眼早饭都舍不得吃,就为了省几个硬币去她那买烟,后来混出头了好不容易上了手,发现也就那么回事儿,老B又黑又臊,真特么后悔老子当年的早餐。”这个好像是三儿。

    “当时为了那个XXX,老子和XXX开片儿,砍得死去活来的总算抢到了哈哈哈……后来也不知道为了啥鸟事就那么分了,现在都不知道她在哪个场子里卖……”这个就是李恩硕自己。

    恩硕也不知道这些东西算不算是喜欢过谁,也许都算。不过他觉得和唐谨言眼下的表现比起来,那些就不那么好玩了,九哥不愧是九哥,发春都发得比别人有趣些。

    九哥既然发春,做兄弟的自然不便瞎搅和,恩硕送唐谨言到了学校附近,自己一溜烟开车回去了。唐谨言整了整衣领,信步走向某处围观群众很多的地方,想必片场就在那。

    刚走过去,就听到围观群众的一片哗然:“哇……”

    唐谨言挤进去一看,整个人僵在那里。

    学校操场边上,男主角徐仁国赤着上身似是在冲洗,郑恩地拿着把扫帚从旁边经过。不知是有什么前因,两人对视了一阵,徐仁国走上前去,低头就想吻下。

    “你敢亲下去试试!”人群里骤然爆出一声怒吼,徐仁国浑身打了个激灵,吓得直接后跳了半步,差点没把舌头咬了。郑恩地叹了口气,咬着下唇低下了脑袋。

    导演申元昊心中咯噔一跳,转头就看到一头暴龙分开人群闯了进来,两步就挤到男女主角中间,一手推在徐仁国胸前,愤怒地将他顶在洗手台:“你他妈想死?”

    申元昊无语地捂着额头,您老不是说不会吃饱了撑的天天来吗?这早上都没过呢,您这是干嘛!

    徐仁国更是快要哭了:“唐……唐先生,这、这这吻戏是剧本要求的……”

    唐谨言吭哧吭哧喘着粗气,醋钵大的拳头悬在空中,理智上知道不关男主角的事,强忍着没砸下去。顿了几秒,愤然转头怒视郑恩地:“搞毛?你拍电视剧还是拍AV呢?”

    郑恩地呆立一边低着头,神情有些尴尬。

    按说自己拍什么戏,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他这暴跳如雷的模样,自己却又有点心虚……

    心虚的是,剧中有个隐晦表达:女主角看见男主角赤果健壮的上身,十八岁的懵懂春心也被撩起了涟漪。可实际上她看着徐仁国的上身,满脑子转着的却都是另一个人,另一副雄壮得多的身躯,徐仁国与之一比简直就像个小孩。而徐仁国要吻下来的时候,她闭上眼睛,心里浮现的同样是另外那副身躯,那狰狞的九龙,那霸道的占有和索取,那让人窒息的威压,那无法抗拒的屈服……还有最后那如登仙境的极乐。

    真要说荷尔蒙的青春萌动,那她萌动的对象也该是那副身躯。

    而那副身躯的主人,现在就站在面前。

    郑恩地咬着牙,半晌才开口解释:“这是青春爱情剧,这是很正常的戏份……”

    唐谨言怒道:“再正常也不行!”

    郑恩地倔强抬头:“为什么不行!”

    唐谨言脱口想说老子看得不爽,好容易才忍住,换了一句:“你不想想你爸爸看了什么感觉!”

    不说还好,说了郑恩地更怒了:“你什么时候会管我爸爸的感觉了!”

    一句话堵得唐谨言哑口无言,怒气冲冲地瞪着她,郑恩地倔强地对视着,毫不退让。

    其实她还是心虚。因为这出戏真是瞒着爸爸的……甚至她还瞒了公司的崔社长。崔社长至今以为这部剧只有错位的吻戏无所谓呢,否则他很可能会为了自己的idol形象定位而阻止的。

    是她自己想要挑战一下吻戏。

    毕竟只是贴唇吻,又不是湿吻。要是这点程度都受不了,以后如何涉足荧幕?

    更何况……自己早就没他们想象中的干净了,罪魁祸首……就在面前。

    所以她对着他,分外倔强。

    不过他们这几句对话听在别人耳朵里倒是有了其他意思。唐谨言居然会去提她爸爸这是什么道理,这么看起来好像不是大家原先想的那种胁迫或者被包的关系……莫非人家本来就是通家的世交?申元昊正这么想着,就看到唐谨言怒气冲冲地拉着郑恩地走过来:“申导演,老子先跟这丫头片子聊聊。迟点有话和你说!”

    申元昊哪有反对余地,眼睁睁看着郑恩地踉踉跄跄地被他拉远,隐约还能听见两人的声音:

    “放手!”

    “想得美!”

    “我咬你哦!”

    “随便!”

    申元昊无奈地叉着腰,和剧组人员互相看看,心里都忽然冒出了这样一种感觉:他们这出真人戏,好像比这电视剧更好看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