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我要戒了你

    郑恩地没有和唐谨言去逛街。

    她很茫然地跟在唐谨言身后走,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走着走着进了一家酒店,又走进了电梯。

    反正就是他强要那个,她也没办法,管它酒店还是什么。

    其实她现在都搞不明白大家的态度为什么那么奇怪,是被他威胁了吗?

    电梯一路往上,直达顶层。唐谨言走了出去,左右立刻有黑西装鞠躬:“九哥。”

    唐谨言点点头,走向里面一间办公室。

    郑恩地慢慢地跟在后面,由始至终,左右的黑西装都是鞠躬状态。

    推开办公室,入目的就是一整面的玻璃窗,一眼看去,外面天空湛蓝,白云袅袅。

    唐谨言在窗前立定,眯着眼睛安静地看着外面的蓝天,郑恩地陪在身边看着,半天才问了句:“这是哪?你的办公室不是在那间夜总会里面么?”

    “夜总会就是这酒店的地下一层啊,只是你走的门不一样。那里事故多,所以晚上我常常在那起个震慑作用,可不要以为黑老大就只是钻在夜场里面干活。”唐谨言道:“这整栋建筑表面是个酒店,档次不高,入住率低下,营业额很少,酒店大厨做的东西我们自己都不爱吃。实际上这里是清凉里黑道的总部,整个清凉里的大事小事汇集于此,道上的所有利益均衡在此汇算。毒品往来,军火交易,贿赂官员,这里都有迹可查,随便被搞走一本什么东西,我就可以蹲一辈子了。”

    郑恩地吞了口唾沫,不敢吱声。

    唐谨言忽然笑道:“其实,如果不是遇上一些意外变故,本来我下一步的发展计划是把这间酒店给搞起来,五星酒店策划书都在找人做了,政府也大力支持。只是变故一件接一件,导致我这个12年的战略目标现在还丢在柜子里吃灰。唔……变故的起始,你曾见到的。”

    郑恩地想起初见的那天晚上,他接到了奇怪的电话,风风火火地离开了,她短暂逃过一劫。这就是一切变故的开端吧?话说回来,好端端发展一个高星级酒店,那说出去逼格高多了,总比娱乐会所好听……

    唐谨言顿了顿,忽然道:“如果类似你们公司管理这样的人喜欢你,你至少不会避如蛇蝎吧?”

    郑恩地愣了愣,小声道:“不会。”

    唐谨言淡淡道:“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光就有影,有明就有暗,有些事永远存在,何不放下成见去直面?你觉得我是个黑社会,可你有没有想过你们公司背后又藏了些什么?JYP、CUBE,面上高端大气的娱乐公司,其实和釜山那边的纠葛甚深,背地里不知道多脏。我在面上也是做酒店、做安保,并不觉得自己和那些人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郑恩地神色古怪。这话联系上下文,他这是在说……

    他先是向她展示了自己的核心所在,以示对她不设防的态度,并很不服气地表示自己其实和她认可的人们没什么不同。

    这是他的表白。

    郑恩地心中砰砰跳着,闭上了嘴沉默不语。

    唐谨言转过头,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的眼睛。

    郑恩地低下头,一直倔强着的她,第一次感觉自己没办法正视他的目光。不管他说的话有没有道理,是不是偷换概念,总之怎么可能同意呢?她对他分明是恨之入骨,不咬死他就不错了好吗!

    她嗫嚅了半天,呐呐道:“就算是公司管理,我如果知道他做坏事,也不可能和他交往的。”

    “呵……”唐谨言笑了笑,缓缓道:“算了。”

    他又转回了身,看着窗外悠悠道:“钱能买很多东西,甚至包括那些人的心。但是有些东西,始终是买不来的,我知道,不强求。”

    郑恩地抿着嘴,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大家是被他用钱砸晕的,怪不得态度那么好……他砸钱显然没有其他原因,只是为了她不被人白眼而已。

    她忽然有了一点愧疚感。他为维护她,考虑得足够周全了,且不论金钱,这份为她着想的心意对于他这样惯用粗暴手段行事的人来说,真的很不容易。

    而她轻易地拒绝了这份心意。

    “郑恩地。”唐谨言轻声喊了她一句。

    “嗯。”她终于应了一声。

    “看起来我是喜欢你,再骗自己也没什么意思。”唐谨言淡淡道:“只不过我的行事,你也知道。我不会像韩剧的男二一样,去祈求得到谁的感情。”

    “嗯。”

    “逼你上床很简单,现在让你躺桌子上去你都得躺,可是老实说,真没什么意义。你那胸如平板嘴似脸盆,下面也不见得比别人水多,功夫更是差老远,玩起来味如嚼蜡。我感兴趣的不是你的身体……其实我他妈不知道我感兴趣的是什么,说来说去是我眼瞎。”

    “……”郑恩地那点愧疚瞬间就没有了。她死死咬着牙关,对他的后脑勺扬起小拳头,又不敢砸下去,憋得小脸通红。

    “无论你愿意不愿意,无论你觉得是否公平,无论你心里是不是恨不得我去死。”唐谨言漠然道:“我只要求一句,从现在开始,任何与其他男人亲热的东西,一概禁绝。不要逼我做一些我自己都不想看见的事。”

    郑恩地放下拳头,深深叹了口气。

    唐谨言始终没再回头看她,只是挥了挥手:“走吧,爱去哪逛去哪逛。以后你的拍摄,我不会去看了。”

    郑恩地转身就走,然后似是有些疑惑地停下脚步问了句:“为什么不看?不怕我趁你不在,违背你的意愿?”

    “申元昊他们自然知道怎么做,才没你这么智障。至于为什么不看,那是因为我要……”唐谨言顿了顿,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戒了你。”

    我还有很多很多事没有做,我唐谨言的刀,不能钝在这莫名其妙的地方。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