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奖励

    唐谨言正扶着朴素妍走在医院的草坪上。

    医生说了,恢复得很不错,走动走动有助于复原,只要行动别太剧烈就好。

    今天没有再下雨,经过一天晾晒,草坪还是湿漉漉的,夜里倒也带着雨后的清爽,漫步在上面很舒服。只不过本该很浪漫地月下漫步的男女,气氛却有点怪。

    “对、对不起,我不是要和恩地争……”朴素妍一直呐呐地在说:“等我伤好了,我会去找恩地解释的。”

    唐谨言始终没回话,只是安静地扶着她慢慢走。传说中的嘴素妍在某种时候可以类比为祥林嫂,还好他俩都对这个人物没有认知,不然唐谨言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喷出血来。

    直到听了三四句类似的,他终于忍不住开口:“没意义的。”

    朴素妍的声音梗在喉咙里,难过地低下头。

    唐谨言淡淡道:“别人的事,你想那么多干什么,顾好自己吧。伤得木乃伊一样,居然还想明天拆线赶去釜山补戏,我说你是不是智障啊?”

    朴素妍尴尬道:“你怎么知道?”

    “恩静刚才悄悄对我说的,想让我劝你。”唐谨言板着脸:“你说说你这是怎么想的?想要体现自己很有意志力?”

    “不是啦……”朴素妍呐呐道:“只是想要有始有终……而且电视剧机会真的很难得的……”

    “你的小命重要还是一个破配角重要?”唐谨言也懒得多说,直接道:“反正不许去了。”

    朴素妍缩着脖子:“哦……知道了。”

    “……”唐谨言偏头看了她一眼,忽然笑道:“你这副小鸟依人的弱受样子挺好玩的。往常朋友相交,感觉你挺大气也挺随性,想不到也有这样的一面。”

    朴素妍抿嘴道:“你喜欢哪一面?”

    “唔……都不错。”唐谨言笑道:“反正都是真实的你,无非是……”

    朴素妍忽然跟了一句,恰好和唐谨言下半句话异口同声地说了出来:“做着不同的角色而已。”

    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笑了一下,又分开目光,看向草坪:“走慢点。”

    “嗯。”

    手机短信提示音恰在此时接连响起。唐谨言摸出来看了一眼。脚步顿时停了。

    朴素妍安静地低头看草坪,她猜到了,很可能是恩地来信。

    “走吧。”唐谨言没有回信,把手机收回口袋。继续扶着她慢慢往前走。

    朴素妍低头走了一阵,忽然开口:“刚才是恩地的短信?她看到通稿了对不对?为什么不回复她?”

    唐谨言没有向她解释除了恩地还有徐贤,那只能添乱。只是缓缓道:“回了有什么意义呢,说些什么呢?现在我的女朋友是你。”

    这回轮到朴素妍停下了脚步。

    “OPPA……”她抬起头来,平静地看着他的眼睛:“通稿只是为了应付舆论。我不是你的女朋友。”

    唐谨言不语。她的意思一直很明确,跟祥林嫂似的反复在说的不都是同一件事么……她不想成为一个拆散他人感情而上位的角色,哪怕她很喜欢他。

    朴素妍继续道:“OPPA,我愿意跟着你,跟到你不要我为止。但我不是你的女朋友。”

    唐谨言终于开口:“素妍……当我和恩地在一起的时候,我和她之间一直有个你。而现在我和你在一起,之间也一定要有个她么?”

    朴素妍愣了愣,沉默了很久,才喃喃道:“这是命运吧。”

    “我讨厌命运。”唐谨言淡淡道:“我不想把自己的人生交给命运。”

    朴素妍叹了口气:“可你喜欢的终究是她,何必欺骗自己呢?”

    唐谨言索性道:“我不但喜欢郑恩地。身边还有宋智孝,而且我还不确定今后会不会和别的女人滚上床,就在昨夜我还对李居丽起了邪念,如果不是你恰好醒了,她已经被我那个了。唐谨言就是这么烂的一个人,朴素妍,你敢不敢做我的女朋友?”

    “居丽?”朴素妍眨巴眨巴眼睛:“昨晚……原来你在。难怪居丽的态度那么耐人寻味。”

    唐谨言不答。

    朴素妍想了想,也明白了他昨晚悄悄离开的原因,脸色有点红。如果他那时候在,岂不是代表着自己一番话全被他听光了?

    算了。听光了就听光了,就当表白了吧。她摇头笑笑,倒也没觉得有什么扭捏,反而笑道:“如果居丽也喜欢你。那让她当你的女朋友吧,我倒觉得这挺好的。”

    唐谨言哭笑不得:“算了,你这奇葩的脑回路我现在跟不上了。”

    朴素妍嘟着嘴:“居丽真的不错……”

    唐谨言失笑道:“居丽对我感恩是有,愧疚可能也有,喜欢我?你想多了。”

    朴素妍尴尬地笑笑。

    当初恩地心里绕不过她的存在,可现在她的心里同样绕不过恩地的存在。交缠得仿佛一种宿命。她宁愿看着别人和他一起,也不想自己去直面那个身份。如果居丽真对他有意思,她说不定会松口气拱手让位呢,可惜居丽想必没有那种意思,那可不能乱点鸳鸯谱。

    唐谨言说是说跟不上这奇葩的脑回路,实际上对她的心态洞若观火。想了一阵,自嘲地笑道:“真要说命运,看来我是注定没有女朋友的命才是真的。”

    朴素妍偏头看着他,目光里也有些笑意:“其实你在有些方面,总奇特地有着与你的身份截然相反的单纯。比如总是固执地想要立一个女朋友的名目,仿佛这能证明一些什么似的。”

    唐谨言摇头笑笑:“既然你真愿意没名没份,我还矫情个屁,真以为是我自己非要个名目啊?”

    朴素妍轻轻靠在他的手臂上,喃喃道:“我知道你为的不是自己……其实什么名目对我并不要紧,我怕的反而是你只愿意把我当朋友呢。”

    唐谨言怔了怔,失笑道:“你不也同样有着与身份相反的单纯嘛。”

    朴素妍愕然道:“怎么说?”

    “这么漂亮的女人在面前,除非是太监,正常男人谁不想着有机会一亲芳泽?只是作为朋友的时候不该去想那种事而已,谁会SB似的说只愿意做朋友啊……”

    朴素妍扑哧一笑:“你倒是坦荡。说吧,以前见我的时候,脑子里动过几次坏念头?”

    唐谨言老实道:“挺多次的,不过一闪而过而已,我讲义气嘛。”

    朴素妍停下脚步,转身紧紧拥着他,埋首在他怀里喃喃道:“从此以后,我整个人就是你讲义气的奖励。”

    其实两人心里都知道,他对她真的只是纯粹的讲义气吗?开什么玩笑,是个人都不信好不好,光是讲义气能做到他这一步,不如申请感动韩国了……

    只不过朴素妍不敢确认他对自己是什么感情,因为她觉得他还是喜欢恩地。而唐谨言同样分辨不清自己对她的真实感情是什么——似是有朋友义气,也有男女之欲,更多的却是种面对亲人的感觉,甚至还有点对母亲的思慕这种奇葩心理揉在里面,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去说,他只知道朴素妍对自己很重要很重要,重要到差点为她举世皆敌,他也毫不在意。

    朴素妍在他怀里腻了一阵,低声道:“等我伤势大好了,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等你。”

    唐谨言不接茬,拍拍她的背:“出来挺久了,回病房吧。”

    “嗯。”朴素妍挽着他走回病房,又想起什么,问道:“你刚才说了宋智孝前辈?”

    “嗯,她跟我很久了。”唐谨言以为她终究有点介意,解释道:“以前我和你提过的那个朋友没做成的,就是指她。”

    不料朴素妍完全没半点介意的意思,反而道:“那你今晚回去吧,别呆在医院了,恩静她们陪我就好。”

    “为什么?”

    “因为十二点过后,就是智孝前辈的生日,今天我在床上逛社区时看见人们在谈的。去好好陪人家。”

    “……”唐谨言叹了口气:“素妍,你这种奖励已经逆天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