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倒霉的井上

    原本井上邦雄晚上安排了一些男人都懂的节目,在收到子弹之后再也没有了这种心情,歉意地向唐谨言告罪后就板着脸回去紧急布置去了。

    表面上看,一片山雨欲来的景象,似乎就要卷入这种超级大社团的内斗里,而唐谨言却反而更悠闲了。原定足不出户的,这会儿反倒带着李允琳在外面散起步来。

    “对方不是山口组。”唐谨言很笃定地对李允琳道:“势力与势力之间的扯皮没有这么简单粗暴,尤其是事涉国外势力更要谨慎从事,哪怕我们看起来很弱小。要是筱田建市会采取这种奇葩方式来阻止,那也白当六代目了。”

    李允琳深表赞同:“大家第一反应都是筱田,认真想来不太可能。我们和井上能做的合作,筱田同样能做,甚至他们更有优势些,何必要用这样粗暴的方式?换了谁来处理这件事,都会是先想办法和我们联络,就算不能把我们拉到他的阵营,也可以先礼后兵,说到哪里都站得住脚。”

    唐谨言笑道:“也就是说,如果山口组真要插手,我们等电话就可以了,到时候再看看双方的态度和砝码做决定,也可以根据事态判断是否撤离不掺和。此行看似介入了麻烦,实则安如泰山。”

    李允琳想了想,有点乐:“这么说是井上自己惹的私怨,对方趁他只带了两三个人到东京的机会,趁机找他麻烦来了。”

    唐谨言失笑:“想来想去这居然是最靠谱的可能性,若是这样的话倒也算是我们坑了他一把。”

    “反正他可是地头蛇,也用不着我们帮忙。”

    “嗯,真插手帮忙反而会让他没面子的,这也属于一种忌讳。”

    “所以我们就没事干啦?”

    “有啊,逛街。”

    两人漫步走着,前方不远就是新宿中央公园,也是个知名的旅游景点,附近的商业购物区也十分繁华。李允琳喜滋滋的,总觉得这很像小两口出来度蜜月。只是很可惜,不敢去牵唐谨言的手,担心直接把他吓跑,那就连这点漫步的机会都没有了。他只能亦步亦趋地跟在身边,兴致勃勃地到处看。

    唐谨言没留意李允琳的表现,随手一指:“那边在干嘛?那么多人堵在门口。”

    李允琳顺着目光看了看,很多年轻男女围在一家酒店门口,手上拿着相机啊DV啊什么的,神色兴奋。

    “问问就知道了呗。”李允琳随手拉了个小男生问了几句,似笑非笑地抬头看向酒店顶层:“好巧。”

    唐谨言问:“什么情况?”

    “少女时代住这儿,粉丝在堵门呢。”

    “……”

    “要不要约徐贤?”李允琳有点吃味地问着,心中觉得既然巧成这样,这个蜜月估计是泡汤了,大约是要让给徐贤了……

    唐谨言抬头看了看酒店楼层,微微摇头,转身就走:“不用,走吧。”

    李允琳愣了愣,跟了上来,有点好奇地问:“那丫头五十六天都算在心里,对你一往情深啊,你一点反应都没有?至少尝尝不难吧?”

    唐谨言神色平淡:“尝尝什么的,是有念想,但这其实没什么意义,说不定后患无穷。为了那点精虫,我至于吗?”

    李允琳眨眨眼:“那……不能考虑长久?”

    “怎么长久?”唐谨言淡淡道:“那时候我喜欢的是恩地,现在又有了素妍,我可从没有玩了甩掉的打算。如果真要考虑长久,那就只能养情人。她与智孝不同,她这么年轻,又是前途无量的顶级idol之一,不知多少人追捧,何曾做过给黑社会当情人的准备?我要是瞎搞岂不是害人一生。”

    “害人就害人……”李允琳咕哝着:“你这辈子都在害人。”

    唐谨言叹了口气:“不错,我这辈子都在害人。可让我去害一个喜欢着我的人,这又怎么做得出来?”

    李允琳又咕哝了一句什么,唐谨言没听清:“什么?”

    “没什么。”李允琳展颜一笑:“何必跟我解释,我还能不懂你啊?”

    “我知道你懂……也不是解释,算是说给自己听吧。”

    “嗯,那继续。”李允琳很善解人意地继续问:“对李居丽也差不多吧?”

    “李居丽那边,除了这方面之外,还涉及更多些……一旦我真下了手,对她父母那边都交代不过去,要么逼我娶她,要么合作破裂。我相信她也明白这一点……所以说,我从一个成天和女人瞎滚的黑社会,在她们面前却只能做个君子,那是太多现实让我必须压抑自己的欲*望。”

    李允琳沉默片刻,淡淡道:“你只是还不够强而已。”

    唐谨言不语。

    李允琳继续补刀:“如果你是检察总长,看她爸爸怎么想?或者你若是财阀嫡系,顶级idol又算老几,就是国际巨星还不是一样养了做情人,说不定她还乐呵呵。”

    “呵……”唐谨言笑着摇摇头,没继续接这个话茬。

    李允琳笑了笑,知道唐谨言自己心如明镜。他的梦想兄弟们谁都很清楚,正是要让这片国度,再也没有让他忌讳的东西……说来很虚幻,也许永远都只是水中捞月,可唐谨言真是这么去想的,李允琳也乐意帮他一起想。

    两人又默默走了一阵,唐谨言转移话题道:“公园不去了吧,我们去购物?”

    李允琳心知和伪娘一起逛公园这种事对于唐谨言来说还是很有心理障碍的,他也不强求:“那就购物。”

    两人拐向旁边的街上,李允琳笑道:“打算买些什么?”

    “没什么想买的……要是早年说不定会想买点正版AV回去,哈哈……现在哪有那种闲心?随便看看吧,有什么特色的东西随便买点,回去送弟兄们做礼物。”

    李允琳忍不住笑:“日本随便一个便利店都有H杂志卖的,像玉泽生那种笨蛋肯定很喜欢……”

    正说着,两人看到一辆丰田停在路边,看似抛锚,两个男人站在车边打电话求助。唐谨言愣了愣:“这两人……有点面熟……”

    李允琳抚额:“井上邦雄刚才带着的两个随从啊……车抛锚在这?”

    “这都多久了,井上还没走啊……”

    “……”两人都觉无语,本以为早就赶回神户、现在至少都已经到半路的井上邦雄居然连新宿都没出……

    唐谨言觉得这会儿走过去打招呼,说不定会把井上邦雄臊个半死,这实在是太丢面子了吧……怎么什么倒霉事都来了啊?

    井上邦雄也许是躲在车里没出来,他的两个随从倒是看见了站在一边的唐谨言,果然两张老脸都臊得通红,呐呐地行礼打了个招呼。李允琳问了几句,对唐谨言解释道:“确实是车子出了问题,停这儿十几分钟了,估计汽修厂的人马上就到。”

    正说着,车门打开,井上邦雄无奈地从里面钻了出来。就是再丢面子,也不能当合作伙伴站在车外了他还躲里面不见人啊,那可是极为没气度的表现,比什么丢面子都狠。

    唐谨言摆着一脸诚恳的笑容,上去和他握手:“我以前飙车,半夜抛锚在荒郊野外,打电话汽修厂不接,喊了警察,结果把我抓进去蹲了一夜……谁都有倒霉的时候,井上君不必介怀。”

    李允琳笑着翻译了,唐谨言自爆丑事的举动极大赢得了井上邦雄的好感,老秃头哈哈大笑,拍着唐谨言的肩膀极为亲热。

    正在此时,唐谨言心中警兆骤现,似乎能够感觉到某个看不见的角落有光芒闪过似的,他来不及多想,大喊一声:“小心!”一手按着李允琳,一手按着井上邦雄,迅速扑倒在车后。

    “砰”地一声,一枚子弹擦着众人脑袋上面飞过,重重击在车门上,现出深深的弹孔。(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