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男儿当如是

    第一百九十二章

    直到傍晚坐在李居丽的车上去赴她爸爸的宴,唐谨言脑子里还在转着朴素妍这句话。

    确实这是一种理性和感性的冲突。正如他始终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喜欢郑恩地,不管从哪个方面看都不应该,用理性去解释,解释不通,用理性去斩断,却如抽刀断水,不但毫无作用,那水倒还流得更欢了。

    但他太习惯用理性去思考问题,在他的位置上,可不能像李教授那样文人气,兴之所至爱做不做,他一旦那样玩,可真是要死人的……他太习惯于做任何事之前都把后果想得明明白白,把利弊分析得清清楚楚,如果说他做了看似肆无忌惮的事,那必然是因为——他觉得没有不良后果,或者是在可以解决的范围之内。

    从懂事到现在,大约有两次事件特殊。一件是明明知道后果严重,但依然去做了,那就是帮李允琳杀了个人。这件事原本有极大的可能让他飞灰湮灭,可最终李允琳破门出户,放弃了三星李氏这样的强大出身,换来了他的安宁。不但没有后果,反而收获了李允琳不离不弃的追随,甚至有些事情唐谨言还隐隐感到各方有点在纵容他的感觉,比如说郑家对伊织事件的芥蒂好像就不太想和他较真,大约也与此事有一定关系。

    第二件则是完全没考虑过后果,在暴怒之下冲着Apink说,我要玩个idol。虽然事后冷静下来分析觉得没啥大不了的后果,可是结果大家都看见了……

    两件非理性的做法,果然两件都撞在无法解释的结局里,好像老天在开玩笑一样……

    和徐贤滚上床大概算是第三件吧,那天是真的真的不想再去考虑什么了。

    “喂……”

    李居丽的声音忽然传来,唐谨言醒过神,没好气地道:“越来越没礼貌了,对OPPA用这样的语气词?”

    “礼貌也是分人的,面对一个白日宣淫和我姐妹在房间里咿咿吖吖声音传得满天下都是的男人。我那么礼貌干嘛?”

    “好吧,喊我干嘛?”

    “这么久不见面,上车就一路沉默,我真的让你那么没话说?”

    唐谨言怔了怔。有点意外。李居丽的心思其实大家都看得出来,但是面上她始终很有分寸地保持着距离,克制得近乎完美,这主动开口说这种怨妇气息十足的话是怎么回事?

    “觉得意外么?”李居丽淡淡道:“素妍怕你出事,怕得要命。我不怕吗?真以为我淡定惯了。也能像你这种人那么能忍能藏?”

    唐谨言无奈道:“这是表白?”

    “不算。”李居丽笑了起来:“换了任何一个姐妹和你独处,大概也会说差不多的话,我为什么不能说?”

    “李居丽你的聪明都用在这种地方了吗?学个中文就只会请人吃草。”

    “你家素圆还请你吃那个呢,比我狠多了,你怎么不说她?”

    “她也请我吃自己了啊,你请吗?”

    李居丽神色有些吃惊,开着车不好转头看他,只是略瞥了一眼:“你……调戏我?”

    “怎么?”

    “感觉不像你会做的事。”

    “我想试试说话做事少经点大脑,会不会活得轻松点。”唐谨言靠在椅背上,悠悠道:“至少口头调戏几句。出不了什么大事。”

    李居丽沉默片刻,忽然笑道:“会出事的,唐谨言。”

    不是OPPA也不是喂,而是唐谨言,算是李居丽郑重的警告了。但另一方面说,为什么调戏几句就会出事?这句警告又何尝不是个表白……

    唐谨言不再说什么,偏头看了李居丽一眼。李居丽的脸色有点红润,可以看出那句简单的调戏在她心里还是有点涟漪。配着乌黑亮丽的秀发,她红润的侧脸很美,美得不像话的那种。

    唐谨言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从上次的怪色锅盖头被他喷了一顿之后。李居丽就再也没有玩过那些稀奇古怪的造型了,虽然还是很喜欢折腾,但发色一直是黑的,再折腾也无非是几种发型变来变去而已。

    是因为她知道他不喜欢吧……

    察觉到他在打量自己。李居丽轻轻咬着下唇,却没说什么反对的话。特意维持他喜欢的造型模式,不就是为了让他看的么,没什么可矫情的。

    车子一路在有些旖旎的气氛中到达约定的地方,不是酒店,是私人会所。新村派直属的秘密会所。老爷子曾经无数黑白勾结的私密会面都在此处。

    李居丽停下车,立刻有门童迎了上来,看见车内的唐谨言,迅速弯腰鞠躬:“九爷。”

    那腰弯得,脑袋都快碰到膝盖了。

    唐谨言“嗯”了一声,门童毕恭毕敬地从李居丽手里接过车钥匙,负责去泊车。李居丽抿了抿嘴,跟在唐谨言后面进了会所大门。左右保安如同割倒的麦穗,整齐地九十度弯腰,肃然迎接两人进门。

    “啧……”李居丽有些喟叹:“这就是你们甘愿出生入死也要得到的东西么?”

    唐谨言淡淡道:“大丈夫当如是。”

    “就算以生命为代价?值得么?”

    “正如你们冒着无数anti也要得到人们的欢呼追逐一样,没有什么值不值得,只有想不想要。”

    李居丽默然点头,不再言语。

    会所每一层都是独立的,非常私密,除了整齐的保安看不见其他无关人士,本该很有安全感的地方,但李居丽忽然觉得有些心慌慌的。因为她意识到,在这些恭敬地弯腰鞠躬连她的脸都没去看的人们心中,她的角色或许是他的女人吧。

    这种感觉让她心情有点复杂,有些羞耻,却也并不抗拒。隐隐的甚至有点希望父亲多请几次吃饭,这样她就能多感受几次这样的角色存在……

    在李居丽一路胡思乱想中,两人踏入包厢。一眼看见包厢里的状况,李居丽的脸色咻地变得通红——她看见爸爸搂着一个陪酒女郎正在笑嘻嘻的咬耳朵呢。

    李父乍然见到女儿出现,神色也十分尴尬,看来是没想过唐谨言居然会带她来。不过多年锻炼的老脸皮还是很快恢复如常,拍拍陪酒女郎示意她离开,换了一脸慈祥的笑容端坐着:“居丽也来了啊……坐坐坐。”

    李居丽面无表情地坐下,心中倒没什么生气,实际上大人物们在外应酬,这样的场面实在太正常了,甚至于她们idol圈有很多同行就兼职做这事儿。爸爸在外玩玩,说实话也不是难以想象的事,如果今天自己不在,唐谨言身边多半也会有一个吧……

    他的“男儿当如是”,除了权力与金钱,其实也包括了女人吧……

    只不过这么想着,心中就有点难过了,总觉得自己的存在,好像……只不过是个陪酒女郎。

    —————————

    PS:应书友要求给每个分卷加了句介绍,好像只有网页版目录可以看见,大家看看合适不合适。每句是独立的,不是关联的整诗,弄不出整诗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