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日居月诸,照临下土

    PS:就知道风和日丽,能有点文化不?纯洁文艺鸡带大家学诗经。

    ————————————

    两人很悠闲地漫步在山道上,李居丽惊奇地看着荒无人迹的山道,置身在茫茫枯木与白花之中,北风萧瑟,落叶纷纷,很有苍凉凄美的小资情怀。极目上眺,山顶白鹿潭雾霭蒙蒙,恍如仙境。两人并肩而行,鞋子踏在落叶上,沙沙作响,更衬得环境幽静而安宁。

    “汉拿山不是游人很多的吗?”李居丽倚在他身上,慢慢踱步走着,还是忍不住的惊奇:“本来以为景区不好玩的……没想到居然这么安静。”

    “因为现在汉拿山夜间禁止游客登山,尤其是冬季关闭得特别早,这个时间点游客早下山了。不过如果从正常的旅游点往上走,还是能遇到安保人员巡山。”唐谨言笑道:“咱们这是走了后门,从非游览用的其他道上走,而且交代过人别往这方向巡,也就不会遇到人。”

    “汉拿山景区真能由你胡来呀?”

    “就咱们两个人登个山,算什么胡来,难道怕我们纵火啊?”唐谨言没有告诉她山脚各要道守着茫茫多的马仔,只是笑道:“包山的感觉怎么样?”

    “真好……”李居丽抱着他的手臂,贪婪地呼吸着空气的芬芳:“从来没想过,汉拿山这么漂亮。”

    “汉拿山本来就不错吧,只是平时人多,味道变了而已。”唐谨言笑道:“这么大的山,海拔快两千米,周长三公里多,里面各种环境都有,喜欢的话明天换个角度继续来,一般游客可没有这么爽的待遇哦。”

    “说得好像你很熟悉似的,你不是也没来过吗?”

    “既然驻扎了济州岛,这里的方方面面都是需要了解的,指不定哪天就能用。”

    李居丽抿了抿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安静地陪着他漫步上山。

    从他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里,她再度感觉到他的不易。常人做事只需要着眼对自己有用的地方,他却往往要顾及很多很多看似不需要的东西,并且做到心中有底,这是想要大步向前所必须的质素,成功并不是偶然的。尤其他还没什么文化,在很多事上要比常人更艰难些吧?

    与她们这些人的纠葛,又让他更辛苦了吧?看得出来他其实很不擅长应付情事,很是焦头烂额呢。

    李居丽忽然又多理解了朴素妍一点。素妍作为陪伴他最多、对他了解最深的人之一,对他的辛苦心中有数吧,所谓的不争所谓的相让,又何尝不是为他解忧呢?只不过唐谨言并不喜欢她这样做而已。

    李居丽想起不知道从哪里看过一种曾经理解不了的说法:当你爱上一个人,就会恨不得把自己能给的东西全部塞给他,只不过他喜不喜欢你塞这些东西来,这就另说了。

    唐谨言忽然开口道:“怎么这么安静?”

    李居丽微笑:“我一直就是安静的人啊。”

    “说得也是……”唐谨言笑笑:“知道我对你最怦然心动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吗?”

    李居丽撇嘴道:“那次去宿舍看到我衣裳不整的时候呗,不就是色狼一只还能怎么?”

    “错了。”唐谨言轻声道:“是在医院的那天,你陪我站在窗前安静地看雨。”

    李居丽偏头看着他的侧脸。其实她怦然心动的,也是从那一天埋下了引子啊……

    唐谨言续道:“那天心太乱了,你站在旁边,气氛静谧,侧脸漂亮得要人命。偏偏我知道你在那个时候绝对不会反抗我,那心里真是蠢蠢欲动的,无数次想把你摁在窗台上。”

    “哼……”李居丽道:“所以说后来装什么情绪暴躁,都是假的吧?”

    “呵呵……”唐谨言也不辩解,只是道:“我是个坏人呢,居丽。”

    李居丽扑哧一笑,一脚高一脚底地踩着树叶:“坏人,我走累了。”

    唐谨言二话不说地把背上的背包拎在手上,弯腰示意,李居丽咬着下唇看了一阵,慢慢伏了上去。

    唐谨言一手拎着大包,一面背着李居丽,步履反而加快了无数:“就知道你这圆溜溜的,会登什么山嘛……”

    李居丽搂着他的脖子,咬着耳朵道:“重吗?”

    唐谨言嘿嘿一笑,并不回答。

    李居丽气哼哼的嘟起嘴,但很快又消散无踪,喜滋滋地趴在他背上看风景,心里很甜很甜。

    十一月的济州岛,天黑得很快。两人踏着晚霞上山,李居丽还没感觉过了多久呢,晚霞就已经消失不见,天上换上了一轮满月,圆圆的,就像她现在的笑脸。

    虽是寂静的夜晚,无人的空山,她却一点都没有觉得害怕,反而觉得世上最安全的地方就在这里。

    唐谨言把手里的背包往后一递:“里面有便携灯,拿了照明,看不见路了都。”

    “累了吗?”李居丽一边翻包一边问。

    “还行,你家九爷的力气不是吃素的。”

    李居丽举着小拳头很想敲他一下,看不惯这么嘚瑟,不过终究没有敲下去,反而说:“还是休息吧,我也饿了,我们吃东西。”

    灯光四处一扫,李居丽发现旁边就是一片很空旷的草坪,有几簇白花开在上面,在月色下摇曳,就像轻舞的美人。

    “好漂亮,就在这里吧?”

    “嗯。”唐谨言把她放了下来,两人手牵手漫步在草坪下,山风轻拂,并没有意料中的寒,却送来清新的香气,和李居丽身上的幽香混在一起,月华如水,美人如玉,唐谨言觉得自己又快醉了。

    “真是个适合野餐的好地方。”李居丽毫无形象地一屁股坐了下去,把便携灯摆在一边,从登山包里扒拉东西。

    所谓的晚餐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只不过是面包蛋糕矿泉水,可两人都乐在其中。

    “这个蛋糕好,你吃一口。”李居丽把自己啃了一半的蛋糕放在唐谨言嘴边。

    唐谨言直接低头咬了一口,也把自己的面包递了过去。李居丽脸红红地也咬了一口:“比我的好吃。”

    唐谨言笑:“那我们换。”

    李居丽乐滋滋地和他互换了,两人互相吃着对方吃了一半的东西,到底是谁的好吃,或者说究竟那是在吃什么,谁也不知道。

    这样的月色,太美。

    就在这快能把人腻死的氛围里,李居丽忽然想起什么,笑道:“其实刚才说到你这样的坏人呢……我前些日子倒是想了很多。你要听吗?”

    “嗯?”

    “我觉得吧,你的黑社会身份挺合算的。”

    唐谨言愕然:“怎么说?”

    “因为有些事,普通人做的话,不会得到原谅。而你做的话,大家反倒觉得很正常。比如说,你私生活糜烂这种事……别说素妍了,当初就连小八那孩子都表示不这样才奇怪呢。你看看,合算不?”

    唐谨言失笑无言。

    李居丽轻笑道:“甚至呢,你稍微表现得正义一点,人们会肃然起敬非常惊叹,好感暴增……”

    唐谨言笑道:“这倒是很有道理啊……是世人对我的要求特别低吗?”

    李居丽也失笑:“其实差不多啦,一个普通人偷了一百韩元都会被人鄙视,而一个官员贪污一百万,大家只会说这实在是太清廉了。”

    唐谨言非常严肃地点着头:“这告诉我们,什么职业都好,就是普通人做不得。”

    李居丽眨眨眼:“然而什么叫普通人呢?”

    唐谨言一摊手,表示无解。

    两人齐齐笑出声来。

    唐谨言喝着矿泉水,一边侧头看着她的笑脸。她的笑容在月色之下朦胧而美丽,平添三分诱惑的美。他心里翻涌着什么,总觉得随时可能破壳而出。

    李居丽似是察觉了他的目光,脸蛋微红,微微别过头不再理他。

    那种神情却更加诱人了。

    唐谨言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沫,向她挨近了几分,轻轻揽住她的腰,附耳道:“那……这个黑社会要做一些对于黑社会很正常的事,是很正常的吧?”

    语无伦次的话,可谁都听得懂。李居丽的呼吸急促起来,故作平静地问:“听不懂你说什么。”

    唐谨言轻轻含上她的耳垂:“比如,强迫发生关系。”

    李居丽俏脸红扑扑的:“你是不是又醉了?你喝的可是矿泉水呢……”

    唐谨言喃喃说着:“反正……这样的月色,这样的你……我无法清醒。”

    李居丽的呼吸愈发粗重起来,咬着下唇喃喃回应:“那就醉吧。”

    唐谨言手上微一用力,李居丽毫无抵抗地顺着他的力道慢慢地躺下。他覆了上去,再度吻上她的唇。他吻得很轻柔,和那天迷醉的激烈完全不同。李居丽也回应得很轻柔,好像稍微重一点,就会打破着温柔的月。

    月光轻轻洒在草坪上,映照着情动中的男女。衣裳一件件丢在草坪上,盖住了摇曳的花,唐谨言贪婪地抚摸着她诱人的身躯,分不清是月色更白,还是她更白。

    一声略带痛楚的闷哼声随着山风远远飘扬,继而又化为最诱惑的乐章。(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