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Apink的困境

    PS:260和261顺序倒了,是因为我之前把260误归在卷八,后来发现了就调节到卷九,结果调节过去默认就是最后一章,导致260跑到261后面去了,而且还不能改……早知道还不如不调呢,发现自己越来越蠢了(大哭)

    ————————

    朴初珑低头坐在那里,感受到唐谨言在默默看她,她心里又有点紧张。

    电话里一句“交易”就已经够让人紧张了,当时就慌慌张张地挂断了电话。可思来想去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接受了他的“交易”说法,一直安慰着自己,他不是那样的人。

    再怎么安慰自己也没大用,这个地方实在太可怕了,别说他要做那种事,就算要大卸八块都没人知道吧……本来朴初珑如今出道接近两年,一路做着队长走来,性子再柔和,对外也落落大方,怎么也不至于像这样瑟缩。可是在这里就下意识的变得跟鹌鹑一样,是因为这个地方带给她的心理压力太重了点。

    “为什么要减员?是谁?”唐谨言终于开口问。

    朴初珑忙道:“是瑜暻,不知道您还有没有印象……”

    “有点印象,我记得她跟恩地关系还不错。”唐谨言神情变得严肃:“也和刘花英一样起幺蛾子?”

    “不是的……”朴初珑苦恼地抚额:“瑜暻这些日子一直心事重重,好像遭遇了很大的麻烦,我们反复问都问不出什么结果,只是对大家说,如果她哪天离开了,大家会想她吗?”

    “这个……可能是女人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再说了,谁家里都有可能出点三灾六难的,有心事也正常,是不是你们太敏感了?”

    朴初珑摇摇头,沉默下去,低头看着茶几上的果汁,眼神变得有些落寞与惆怅。

    唐谨言没有追问。看起来这丫头心中藏了很多心事,正在整理思路措辞。

    或许Apink的处境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糟糕。

    朴初珑或许以为他对Apink一无所知,苦恼从何说起,其实他对Apink是有了解的,特意安排了龙雅在Acube就是为此,了解得远远比朴初珑想象的要深入很多很多。

    他知道这半年来Apink发展不好。在相识前,她们的《mymy》就拿了一位,本应快速发展。相识之后,五月那张正规一辑《hush》,当时很多人都很看好,包括白昌洙和宋智孝和他提起这个的时候,都表示Apink正在崛起中。实际上的结果,《hush》并没有取得理想中的成绩,和期待值相比算是扑街,只是那时候唐谨言自己对此一窍不通,并没有什么意识。

    后续曲《bubibu》的时候,他懂了不少,但那时候甜蜜恋爱中呢,郑恩地不会说这种扑街的扫兴话,他自己也没想太多——仔细回想就知道,那时候算得上第一流女团的T-ara,脍炙人口的重磅主打《daybyday》都身陷重围苦战不起,还扑着街的Apink一首单曲能起什么浪花?所以这首歌根本就是糊到了地心里。

    也就是说,一个在认识自己之前本来应该很有前途的女团,在认识自己之后扑街了?唐谨言表示这锅不好背,要是这么引申,本来大红大紫中的T-ara莫非也是认识了自己才差点一蹶不振?超级毒奶粉啊,这么传出去以后谁见他不退避三舍来着……

    总之要不是因为郑恩地《请回答1997》一炮而红,Apink还是个三流团。如今也好不到哪去,外界有种只知郑恩地而不知Apink的苗头,除了朴初珑因为队长的缘故还能被人记着点,其他成员基本没有多少认知度。唐谨言所参与的mama上只有郑恩地而没有Apink就是明证。

    这种形势下,新专辑都不敢轻易筹备推出。那边唐谨言陪着T-ara冷藏多久,其实这边Apink也就消沉了多久,始终没有新作面世。Apink的压力有点大,Acube代表崔镇浩的压力更大。据龙雅所言,崔镇浩在公司例会上大发雷霆都不知道多少次了……

    发火归发火,崔镇浩也在积极想办法,一方面和知名音乐制作人新沙洞老虎签订合作协议,策划新专;另一方面积极运作,谋求将团队门面孙娜恩送上《我结》,这可是个涨人气的好机会,足以为下一张专辑铺路。

    从这些情况看,应该是虽处困境但不到绝路,还在积极谋求破局的阶段,对于一个公司来说正常得很。可看朴初珑的表情,唐谨言心知扑街的压力有可能导致人心浮动,Apink毕竟是七个活生生的人组成,不是一个坐等公司安排的无思维产品。

    见朴初珑半天不知道从何说起,唐谨言主动开口问:“你们的事,我知道的比你想象中的多。这样吧,我问,你答?”

    朴初珑愣了愣,嗫嚅道:“好的……”

    唐谨言直截了当:“是因为扑街了,洪瑜暻有了离开的心思?”

    这句话确实直指了很核心的问题,朴初珑精神微振,明白他没有说大话,确实对她们的处境很了解。不过这个判断是错的。她解释道:“这段时间身处困境,不少人都有退意,但并没有付诸实施的打算,大家还在期待新专辑的。”

    “那是……因为人气失衡,导致有人对恩地起了意见?”唐谨言的声音冷了下去。

    朴初珑听出他不善的语气,却没什么惧意,反而心中更安三分:“您……还是关心恩地呢。”

    唐谨言抿嘴不答。

    朴初珑露出了今天的第一缕笑容:“如果是别人,可能会被妒忌吧,可她是郑恩地啊。”

    唐谨言怔了怔,却听朴初珑续道:“谁能真的跟一个整天没心没肺笑哈哈和你勾肩搭背的臭丫头起什么意见呢……”

    唐谨言忍不住笑了一下,又很快收起了笑容。

    话匣子拉开,朴初珑说话也变多了起来,续道:“瑜暻跟恩地最要好的,更不会有这方面的问题。而且……瑜暻家里有钱,至少她并不是太在乎扑街后的收入问题,和常人比起来少了一块忧虑。”

    “有钱?多有钱?”

    “瑜暻爸爸是DSR制钢集团的代表理事……”

    “洪河钟?”

    “是,原来您也认识?”

    “嗯,大唐公司和他有点业务往来。这么说她家还行啊。”

    “是的……所以瑜暻自己是肯定不会希望退出的。”

    唐谨言摊手道:“所以说是女人一个月总有几天吧,你紧张个什么劲?”

    朴初珑脸上本来因为渐渐熟络起来的交流而焕发出的笑意又慢慢的凝固下去,沉默了几秒,低声道:“崔社长脾气发作的时候……私下里……会打人。”

    “砰!”唐谨言一拍桌子咻然起身,脸色变得铁青。

    朴初珑神色不变,缓缓抬头看了他一眼:“公司打骂艺人也属寻常……放心……他可不敢打恩地。”

    ————————

    注:崔镇浩打人是来自洪父推特“乐天理事打人事件”,不少人解读为暗喻崔镇浩,未必是实据。洪瑜暻退队绝非为了学业,内幕迷雾重重,韩国私生都一脸懵逼,本文所涉主要是我依据一些线索的个人加工,大家姑妄听之,感兴趣的做个参考,不感兴趣的就当小说家言。也欢迎对此事有见解的兄弟和我多交流一下。(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