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九章 跽坐人型印章

    孟子涛看了一眼厉虎,见他朝自己笑笑,心道,这家伙到也有点能耐。

    钟锦贤朝孟子涛看去,见孟子涛轻轻点了点头,他便对着季德让说:“你那些古董值多少钱?”

    季德让说:“几年前让专家鉴定过,能值一两百万,现在就不知道了,应该涨了不少吧。”

    钟锦贤说:“那行,你去把东西都拿来吧。”

    季德让低声下气地说:“我那还有只大缸,搬过来不是太方便。”

    “不方便也要搬过来!”钟锦贤脸一板,本来他前天晚上就没有睡觉,昨天一天又要让田萌萌消气,已经很累了,好不容易能睡个好觉,没想到三四点正睡得香的时候,被季大宝给搅合了,他能没怨气才怪!

    季德让没办法,只得回去拿那些古董,至于季大宝则只能在旁边蹲着,面对保安的虎视眈眈,他动都不敢动。

    钟锦贤看他这个样子,气不打一处来,真想上去揍他一顿,只是看他身上脏不拉几的样子,还沾着一身的汽油,动手的心思也淡了,转头看向一旁的厉虎:

    “这家伙怎么回事,脑子有问题么?”

    “我也搞不清楚他怎么会来烧车。”厉虎回道。

    季大宝抬起头来,怒气冲冲地说:“呸!你从我家弄去了四十万,你说你不知道?”

    “搞了半天是个二傻子。”孟子涛他们如是想道,一般正常人,在这个时候肯定老实不惹事,没想到季大宝居然还这么说,这不是故意得罪厉虎吗?也难怪他会过来烧车了。

    厉虎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对这种二傻子,他不想多费什么口舌,等回头自然会教训的他服服帖帖的。

    钟锦贤似笑非笑地看着厉虎:“看来问题还是出在你的身上啊。”

    “这事确实是我办事不利。”厉虎很坦诚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随即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只盒子,放到了钟锦贤的面前:“钟少,这是我前段时间得到的青金石狮子戏球摆件,您看看喜不喜欢。”

    青金石是一种少见而古老的石材,呈蓝色的青金石古器往往甚为珍贵。《石雅》云:“青金石色相如天,或复金屑散乱,光辉灿烂,若众星丽于天也”,所以古代通常用青金石作为威严崇高的象征,

    盒子里的狮子戏球,是使用上等青金石雕刻而成,色调浓艳,蓝色纯正均匀,非平常人可得。而且整器凹凸有致,通体琢磨柔顺,体现出艺人高超的技艺和一丝不苟的雕工。再加上狮子戏球寓意也非常不错,确实是一件较为难得的器物。

    钟锦贤听了孟子涛的讲解之后,觉得这玩意确实挺合意的,笑道:“厉虎,这回你到是挺大方啊。”

    “其实我对这玩意不怎么在意的,放在我这里也是明珠蒙尘。”厉虎笑着摆了摆手,显得并不在意,而事实上,他非常喜欢这件东西,平时也经常把玩,要不是因为时间太仓促,他拿不出合适的东西,根本不会带它过来。

    想到这,厉虎心头就有些滴血,瞥了旁边的季大宝一眼,心里阴狠地想道:“回头就让你知道,大家为什么叫我厉虎!”

    钟锦贤对这件雕像很满意,点头道:“行了,东西我就收下了。”

    厉虎点头哈腰显得非常高兴,心里却太郁闷了。

    孟子涛见钟锦贤坐着哈欠连天,笑道:“你们都回去睡吧,估计他拿了东西过来,也得一段时间,这里有我等着就行了。”

    钟锦贤知道孟子涛的能耐,就算一两天不睡觉都非常精神,所以也没客气:“那好,如果有事情的话,就叫我们一声。”

    “没问题。”

    许雯做为这里的主人,还不太好意思让孟子涛一个人待在这里,最后还是被田萌萌硬拉走的。

    剩下孟子涛和厉虎几个人,孟子涛和厉虎没什么话好说,不过厉虎却表现出欲言又止的模样。

    “有什么话就说。”孟子涛淡淡地说道。

    厉虎满脸堆笑,说道:“孟少,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前些天,你在公车上遇到的两个小偷?”

    “怎么,你和他们有关系?”孟子涛问道。

    厉虎摸了摸鼻子:“确实有点关系,其中一个是我小舅子。”

    孟子涛似笑非笑地说:“你手下人也不少,就不能给他安排一个工作?”

    厉虎苦笑着说:“不是我不安排,是这小子是个懒骨头,给他安排正经事都不干,没钱了就去偷,我都想把他的手脚给打断了。”

    孟子涛呵呵一笑,心里不以为然,这事和他又没什么关系:“你到底想说什么,让我放他一马?”

    “不不不,我还把不得他进去待一段时间呢,免得他在外面丢人现眼。”这是厉虎的心里话,以他现在的地位,有这样的小舅子确实是挺丢人的。

    接着,厉虎神神秘秘地说:“孟少,咱们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不能在这里说?”

    见厉虎摇了摇头,孟子涛也没拒绝,两人一起走到旁边一个僻静的角落。

    “现在可以说了吧?”孟子涛说道。

    “是这么回事,我那小舅子在三个月前偷了一个老外的东西,由于周围没有摄像头,所以老外发现自己东西偷了,没查出来是我小舅子偷的。这个老外好像是什么国外大型集团的老总,非常有势力,那段时间,抓了不少小偷。”

    厉虎苦笑道:“那段时间,我小舅子也知道事情不对,出去躲了起来,同时对他偷到的东西也很感兴趣,但一直没研究出什么东西,最后在半个月前,他才把这事跟我说了。”

    孟子涛笑道:“那你应该去把东西还给那个老外,说不定他还能给你一点奖励。”

    “那肯定不可能,先不说老外回国了,东西是咱们国家的古董,我再怎么犯浑,也不可能把它还给一个老外啊!鬼知道他是怎么得到的。”说话间,厉虎拿出了他说的那件东西。

    孟子涛接过一看,发现是一件非常罕见的青铜跽坐人形印章。

    什么是跽坐?大家可能想到跪坐,这么说也差不多,但细究起来,“坐”、“跽”、“跪”其实是不一样的姿势。这些还都是属于华夏本身的礼仪。后来五胡乱华,桌椅等家具出现,胡虏的“跂坐”(即垂脚坐)才开始慢慢流行起来。

    至于五胡乱华之前,那时的人们席地起居,坐姿乃是双膝屈而接地,臀股贴坐于双足跟上。跪,则是双膝接地,但臀股与双足跟保持有一定距离。只有当臀股不着于足跟,而且挺身直腰,才称“跽”,或谓之为“长跪”。这些不同的姿势,又和当时的礼俗联系在一起,一般分别明显。

    当然,世事变迁,这些古代的礼仪有些了解也就行了,普通人日常生活中一般也用不到。

    言归正传,孟子涛拿到这方印章,其实是一枚古玺印,极为罕见,制作于西周时代,印面有一跽坐受型的刖人,是商周时代独有的艺术形象。与此相似题材的印章,只有沪市博物馆展出的一方,以及前些年拍卖会上出现的一方。

    但这一方尺寸更小一点,长只有两厘米不到,但小归小,印面上的人物还是栩栩如生,这也显得其更加稀有。

    而且,这方印章还不是出土文物,是一件传世器,是古玺印中罕见的珍品。只是受制于它的大小,以及保存的情况,价值可能稍低,只值六七万左右。

    然而,当观察到最后,孟子涛按习惯用上异能之后,他的内心猛然一震,觉得很是不可能思议,因为异能给出的价值要高出几倍,这显然不符合常理。

    你要说,孟子涛是刚入行的时候,估价或许会相差这么多,现在是根本不可能的。那么,只能说这方印章有特殊的地方了。

    孟子涛又使用异能详细检查,这里要说一下,灵气有了变化之外,使用异能的观物能力也没有那么大的消耗了,但想到自己的灵气需求,为了将来,观物的能力还是少用为妙。

    再次经过检查,印章并没有特殊的地方,那么它的价值高,肯定和与它相关的东西有关了,孟子涛的目标直指那个老外。

    说了这么多,事实上,从印章到孟子涛手上开始,只是过了半分钟都不到的时间而已,孟子涛抬起头来,问道:“你为什么要把这东西给我?”

    厉虎笑着说:“您是专家,东西给您应该能起到一些作用。”

    孟子涛笑道:“呵呵,那你也不怕对方找上我?还是说,你希望他们找上我?”

    厉虎连忙摆摆手道:“这当然不可能了,这事说出来对我根本没什么好处,而且交给您也算是交给国家了嘛。”

    孟子涛嗤笑一声:“嘿,东西我就收下了,我也实话跟你说,这玩意值五六万。”

    厉虎点了点头,心道,要不是东西便宜,我还不会给你呢!

    孟子涛说:“那个老外知道叫什么名字吗?”

    厉虎说道:“好像叫大卫吧,挺常见的一个名字。据说是荷兰人,是位大珠宝商。”

    孟子涛点了点头,把印章收了起来。

    回去又等了好一会,季德让才姗姗来迟。

    东西是用一辆小型厢式货车运来的,孟子涛走过去,最为显眼的是中间那只青花五彩龙纹大缸,不过孟子涛只是看了几眼,就对季德让说:“行了,这只大缸你就带回去吧,其他东西拿到屋里。”

    季德让惊讶地说:“你是说这只大缸有问题?可是它是我家祖传的呀!骗你我天打五雷轰。”

    孟子涛说:“你和我说这个没意义,东西有问题就是有问题,而且实话告诉你,这东西是民国时期仿的,而且仿的比较拙劣,你还是拿回家腌咸菜吧。”

    季德让嘴角抽搐了一下,孟子涛显然不可能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故意把真的说成是假的,因此结果也就显而易见了。

    “特么,我说怎么以前找人鉴定,全都含糊其辞的,搞半天就是个假货!”

    季德让觉得自己花了钱却没得到实话,相当的气愤,在心里痛骂起来。

    接下来,余下的东西都被搬进了屋,东西有大有小,数一数,一共十一件,其中大半又是各种各样的瓷器,最大的是一件留有“大清乾隆年制”款的大赏瓶,足有七八十厘米,做工也是可圏可点。

    只不过,这玩意并不是乾隆本朝的,而是光绪时期的仿器,虽说也有价值,但其实并不高。

    简单地看过这件最为醒目的赏瓶,孟子涛把注意力放到了不远处的一块玉料原石上。

    这是一块和阗玉原石白皮料,所谓白皮,它指的是附在玉籽料原石表面或很浅的嵌入肉质表层的白色片块状,或云雾状片状的白色皮状物质。

    白皮料一般分为两种,第一种为明料,皮肉分明一目了然就能看出玉质好坏。

    第二种,白皮比较厚,满皮包裹着整个籽料表面,看图到里面肉质如何的,行内人称之为赌料或石包玉。因为皮子比较厚看起来比较僵,内行的玉友容易分辨出是白皮,但是不内行的人容易认为是僵料,其实白皮的赌料比起其他的石包玉赌料能切出要玉的几率要高很多。

    和阗玉讲究个表里如一,很多一般的僵料基本都是外面和里面基本是一致的其实没有啥可赌的,白皮料能出好肉的原因在于它本身就不是僵料,而是它的表面浑厚的皮子给人的错觉像僵料。

    所以赌这种料子前要先认清楚到底是白皮还是僵,盲目下手的话可能会损失惨重,现在的卖家也很精了一般都能认出来白皮料,开价一般也不低了,要是早几年的话捡这种白皮料的漏应该很容易现在估计机会也很少了。

    就像孟子涛,几年前他刚入行的时候,有一次捡白皮料漏的机会,却因为钱带的不够,借了钱回去发现原石被人买去了,后来那块白皮料开出了极品羊脂白玉,价值上涨了十多倍,让孟子涛差点发疯。

    再之后,孟子涛经常找白皮料,却再也没遇到那么便宜赌性又高的白皮料了,这件事情也成了他一直的遗憾,没想到今天看到一块白皮料赌料,而且表现什么都很不错,一时让他来了兴趣。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