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章 特殊玉瓶

    戴光澜说道:“去国外淘宝确实可行,但不提我没多少时间,收藏市场门类繁多,‘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现在市场的火爆带来各样假货应运而生,想要找合适的人去淘宝,也容易啊。”

    孟子涛说:“这事你只能另想办法,可以通过朋友寻找一些国外的古玩商,请他们帮忙挑选,另外,你可以寻找国外的古董投资顾问,他们会帮你挑选,只是他们的费用比较高,而且比较麻烦。”

    说到这,孟子涛便不说了,不提他还没有这方面的渠道,正常情况下,他也不可能把自己的渠道说出来。

    戴光澜当然也明白,孟子涛能够讲这些,已经令他喜出望外了,哪还会有其它过分的要求。

    戴光澜笑着对孟子涛表示了感谢,表示东西他已经让人去银行拿了,稍等片刻就行。

    大家又聊了五六分钟,戴光澜的助理过来了,他手上还拿着一只手提保险箱。

    大家跟随戴光澜来到他的办公室,助理便把保险箱打开,里面还有只锦盒,再打开,就是正主了。

    孟子涛仔细观察,令他高兴的是,这只定窑洗和常洋辉的那只相差无几,有九成八的相似度。当然,这是一件真品,只是口沿处稍稍有些磕碰,不过这是正常情况,也无伤大雅。

    这样的器物,再让他加上一些修饰的话,用来骗过常洋辉应该是没有多少问题的,到时常洋辉到底是什么打算就能试探出来了。

    “孟老师,你们觉得如何?”戴光澜笑着问道。

    “非常好。”孟子涛非常满意:“请个价吧。”

    “就这个数吧。”戴光澜比划了一个六字,当然不是六十万,而是六百万。

    孟子涛连忙说道:“这多不好意思!”

    就像先前说的,常洋辉的那件定窑洗哪怕有过修补,都价值六百多万,而这件还是完整器,六百万这个价钱已经非常便宜了。

    戴光澜笑道:“孟老师,您不用这么客气,你刚才帮我解决了货源的难题,我总要表示一下,况且,这件定窑洗我当初买下来就没有花多少钱,已经大赚了。”

    孟子涛又推辞了一会,最后还是答应了,正当他准备付钱的时候,有人敲门,戴光澜起身去开门,却是一位三十多岁的青年,以及一位五六十岁的老人。

    青年朝屋里看看,笑道:“戴哥,有客人啊?”

    戴光澜对着那位老人点了点头,这才对青年说:“既然知道,就别来的打扰我了。”

    从戴光澜的态度来看,他对这个青年应该并不待见,直接下了逐客令。

    不过青年却不管不顾,脸皮厚的不行,笑着走进屋:“戴哥你就这么不欢迎我啊,况且,今天我找你有生意呢!”

    戴光澜也不好强行赶走青年,只得说道:“我不想和你谈生意。”

    “别这么无情啊,戴哥难道就这么不待见老弟?”

    青年突然表现出一幅幽怨的神色,看得孟子涛和程启恒都有些呆愣,也有些想要反胃。

    戴光澜也有些受不了他,直接说道:“别拿你这套出来,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青年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听说,你手里的那只定窑洗要出手了,你也知道我对它非常感兴趣,你能否给我一次机会?”

    戴光澜脸色一变:“你听谁说的?”

    “这种事情,我当然要替对方保密了。”青年哈哈一笑。

    戴光澜看了青年半响,呵呵一笑道:“可惜你来晚了,我已经把东西让给朋友了。”

    青年笑道:“哦,那就更好了,说实在的,我还真没有把握从你手里买下那件定窑洗呢。”

    说到这里,青年老大不客气地便向孟子涛他们走去,礼貌地说道:“本人玉兴颜,不知道两位高姓大名啊?”

    两人简单介绍了自己,孟子涛便说道:“玉先生,很抱歉,这件定窑洗对我们来说有急用,并不能转让给你。”

    玉兴颜笑道:“朋友别急着拒绝,咱们大可商量一下,方老,麻烦把我刚刚得到的东西拿出来吧。”

    孟子涛见他这么说,没有开口,准备先看看他能拿出什么东西。

    跟着玉兴颜的那位老人,拿出了两只锦盒,打开其中一只,却是一件玉壁。

    此件透空雕螭龙纹璧,璧肉如环,其上雕琢谷纹。璧中部透空雕琢一只螭龙,昂首阔步,四足前后张扬,除了线条的优美,龙四足还体现出十足的肌肉体量感,动态十足。龙首双目圆睁,张口露齿,简单线条即展现出生动的形态。龙尾后翘并卷起,其上琢刻精美弦纹。

    观雕工,玉器应该是战国时期的作品,每一个细节都展现出战国玉器的最高工艺的精美。无论设计造型还是雕琢工艺都精美绝伦,加之整件美玉玻璃光辉耀炳现,大小盈掌一握,堪称珍品。

    然而,孟子涛只是看了几眼,便把玉璧还了回去:“抱歉,我对此物不感兴趣。”

    玉兴颜微微一怔:“朋友,你能看出这是什么吗?”

    戴光澜斥道:“别这么无理,他是郑老的高徒,会不懂这个吗?”

    “哪位郑老?”玉兴颜一脸懵懂。

    那位方老则是脸色一变:“您是孟老师?”

    孟子涛点头道:“我就是孟子涛。”

    方老确认了孟子涛的身份,便对玉兴颜做了解释,之后对着孟子涛作揖道:“孟老师,想必您应该是看出了这件玉璧的问题,但恕我眼拙没有看出问题的地方,因此想向您请教一二!”

    玉兴颜接过话道:“就是啊,这块玉璧连我也看出神韵在内,难道神韵也有假吗?”

    孟子涛知道玉兴颜这人有些难缠,因此还是浪费一点口舌解释一下吧,免得被他惦记上。

    “一般来说,古代玉器的雕工,凭现在的技术还是能够模仿的八九不离十的,但神韵是不易仿的,简单来说就是形制易仿、神韵不易仿。这是因为做仿件的人用错工具所以仿得无法像,战汉以上的玉器都是手刻工,做仿件的人用砣具转动来雕玉,自然无法雕出神韵。”

    “这就要用到一个词,“相由心生”,如果相是玉器的外观型制,那心就是刻工,刻工决定了玉器的外观神韵。”

    “汉以上手刻工是一种神韵和刀路,宋到清的砣具工又是另一种神韵和刀路,现代的钻器也是一种不同的神韵和刀路,只是现代人是刻意的使用钻器去仿古而已。手刻工与砣具工是两种不同的作工,不同的工具自然面相就有所不同。”

    “但如果也用手刻工仿呢?确实能够达到非常想象的程度,神韵也是能够表达出来的,但时间的作用却非常难以模仿了……”

    玉兴颜听到这里插话道:“那上面的玻璃光呢?”

    孟子涛笑着说:“这就是工艺的问题了,据实验的结果,战国、汉代玉器表面的‘玻璃光’是在高速抛光时加入赤铁矿粉形成的。“玻璃光”表面十分致密,不易受侵蚀,如许多汉墓出土带有‘玻璃光’的玉器,光可鉴人,如同刚制作的一般。”

    “而作旧就可以从这方面下手,现在老玻璃光的问题,现代人也能仿得狠像,你可以去京城看看,一些国宝级刻工漂亮完整又钙化的仿古件,很多都是很类似老玻璃光的,这一些仿古件如果再过几年或几十年,那种玻璃光就会和老件没两样了。”

    玉兴颜又说:“那你总得说一下,我这玉璧到底有什么问题吧?”

    孟子涛说:“谷纹是战汉代玉璧上常见的纹饰。一般这种纹饰为浅浮雕状,手摸有明显的突起、圆滑之感,排列整齐不乱,即使近玉璧边缘处也以阴线出半个圆表示谷纹,以示整齐;每个谷纹尾部收刀干净,无晦涩生硬之感。你看看这个谷纹,有没有觉得很突兀?”

    玉兴颜和方老顺着孟子涛的手看去,确实有些突兀。

    方老十分懊恼,这种谷纹肯定是有问题的,说什么理由都跳不过去:“颜少,对不起,是我看错了。”

    玉兴颜摆摆手,笑道:“人有失足,这件玉璧仿的这么逼真,我不也没看出来吗?你把另一件东西拿出来吧。”

    方老自责点了点头,接着拿出了一件玉瓶。

    这是一个六寸,也就是二十公分不到的玉瓶,玉质白中泛青,细腻晶莹,温润而通透,玉料完整无暇。模仿自青铜器纹饰铸造的效果,更添古韵。

    瓶颈左右两侧雕成兽首式样,向下连接于瓶身,圈绕圆形活环为耳,此件辅以瓶身浅雕,夔龙纹为饰。如意纹琢于瓶颈部,腹部刻琢典雅的螭龙纹为饰。

    此件玉瓶选材大料,布局工整,显示出精妙绝伦的玉雕工艺,其大形大势融合精巧意趣,实为玉料与人工完美结合,相得益彰。

    玉瓶有一个配套的和田玉盖子,严丝合缝,孟子涛小心的扭动了几下就打开来,发现玉瓶内部居然被凿空了,可以用来盛装液体,但这种情况可十分少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