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3章 我不怪你

    桓王姬骜的府邸书房内,大皇子姬骜正在与他的军师涂嵩议事。

    他们接管海原侯国上古挪移阵、海原港口这两大摇钱树的计划因为叶真而夭折不说,而且让叶真将他在海原侯国的势力直接给端了个底朝天。

    这对已经参与夺嫡的桓王姬骜而言,影响比较大。

    之前就算没有彻底的接管海原港口,但是,大皇子的商行,在海原港口的收益还是很高的。

    大多数商人行商,都要依附贵族,不然就是待宰的肥猪。

    主要原因就是行商时会碰到各种各样的勒索和名目正常的税费。

    但是这个税费,大周各级税吏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

    一宗货物,根据种种因素,最低可以三十税一,最高却可以十税一甚至八税一,这当中的差距高达三倍甚至更多。

    而那些依附贵族的商队,一是为了不被税吏横征暴敛,以最高税率征税,二是为了避免各种各样的勒索。

    但就是如此,也得看各自身后贵族的能量。

    若是某个商队背后站着一位国公,那么按这位国公的权势和影响力,税率可能是十五税一,也可能是三十税一。

    但是,若凭着桓王姬骜的这张金字招牌,无论哪里,都会最低的三十税一。

    而海原港口是直接将货物运往北海各大墟市,出货量巨大,利润奇高。

    自从海原港口兴盛以来,这里的商队,一直是桓王姬骜的重要财源之一。

    这也是桓王姬骜一直想彻底的霸占海原侯国上古挪移阵与海原侯国港口的原因。

    这两处地方,可是摇钱树一般的最佳组合。

    可是谁知道,不仅没接管成功,连原本能够贡献巨大利益的商队,也彻底的被一锅端了。

    这一块收入没了,立时就令桓王姬骜的财源有些周转不开了。

    此刻,正在与青衣军师涂嵩紧商议着对策。

    “殿下,海原侯国这一块,我们是暂时别想恢复了。为今之计,只能是开源节流。

    开源一条,首先是与太蒙妖界的交易量,可以增加两成以上,有属下关说,太蒙妖界那边可以消耗掉这批货物.......”

    正商议着,桓王府的大总管赵鱼就脸色古怪的上前,给桓王姬骜递上了一张名刺。

    仅仅看了一眼名刺,桓王姬骜就猛地一拍桌子,“好大的贼胆,这个时候还敢上门,是欺本王当真没有办法治他了吗?”

    “殿下,那叶真,不仅递了名刺侯在门外,还带了两辆大车要送给殿下。只是那两辆大车上,全是.......”接下来的话,桓王府大总管赵鱼就不敢说了。

    “全是什么?”桓王姬骜的脸色陡地一沉。

    “全是.......”大总管赵鱼抬头看了一眼姬骜,然后用极低的声音说道,“京观!”

    “全是用在海原侯国斩杀的殿下的武士与家奴的人头搭成了京观!”

    下一刹那,桓王姬骜猛地起身,杀气盈反冲天,“反了他了!”

    “将京观搭到一位皇子王爵府前,他这是要造反吗?”

    “去,请府内的供奉出手,当场将这敢冲撞王府威严的狂徒格杀。告诉他们,所有的事情,本王一力承担!”

    “一个小小的巡风使,就算有点关系,但是本王乃是天皇贵胄,杀他,如杀一条狗!

    就算父皇知道了,顶天了也就是训斥我几句罢了。”

    说着,桓王姬骜就冷笑起来,“不知死活的东西,你自己作死送上门来,可就别怪本王心狠手辣。”

    桓王姬骜的命令是下了,可是桓王府的大总管赵鱼,却是一动不动。

    这让桓王姬骜的眼皮子猛地一抬,“还不去传令,楞着干什么?”

    赵鱼的脸色此时有些惨白,弯着腰在那里慢吞吞的说道,“殿下,来之前,那叶真已经向巡天司、军部备案。

    说是这些谋反攻占上古挪移阵的叛逆,竟然一个个攀咬桓王殿下,所以特地带着这些家伙的人头,来向殿下作一个说明!”

    桓王姬骜眉毛一挑,“这有什么?”

    “拼着受挂落,斩了他就是,还能如何?”

    “可是殿下,就在刚刚,宫里传来了消息,你这次派往海原侯国与海原侯国国君郭彰商议要事的王府副总管严边,已经被叶真送到了内监慎刑司。”

    “没到一个时辰,副总管严边就慎刑司处以极刑,据说,这里边有着鱼大总管的首肯。”

    闻言,桓王姬桀勃然大怒,“鱼朝恩这个老东西,他的屁股竟然敢坐歪到叶真这里?

    什么时候内监也敢在皇子与外臣的争斗中,偏向外臣了?”

    “殿下,被处死的副总管严边的先天神魂,随后就被送到了祖神殿蛮灵殿内制器,据说是长乐公主殿下亲自开口的。”

    桓王府大总管赵鱼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恐惧。

    对他们内监来说,别看跟在桓王姬骜身后可以呼风唤雨,但是,内监慎刑司却是悬在他们头顶的一柄随时可以要去他们性命的利刃,这一点,就是桓王姬骜都不管用。

    而长乐公主,与内监大总管鱼朝恩关系极为亲近,叶真与长乐公主关系又非同一般。

    这种情况下,这个组合,对他们这些太监的威慑力,就非常恐怖了。

    “长乐?”

    桓王姬骜的瞳孔骤地一缩,“这个胳膊肘向外拐的贱人!竟然帮着外人来对付我这个大哥了。”

    “听说这个叶真,乃是这个贱人的意中人。”冷笑一声,桓王姬骜再次下令,“既然如此,那本王索性就成全你们。”

    “无妨,继续去传令,令供奉们即刻出府,击杀叶真,取他首级给本王做酒器!长乐这贱人,既然已经开始与本王做对,那索性就撕破脸来算了。”

    对于桓王姬骜的这个命令,青衣军师涂嵩给出了赞成的意见。

    “殿下杀伐果绝,有雄主之资!没错,反正长乐公主殿下已经站到了我们的对立面,那就索性杀了这个叶真,先除去这个祸患,反倒更有利一点。”

    可令二人意外的是,总管赵鱼依旧站在那里不去传令,反而一脸的苦色。

    “怎么回事?”看出了不对劲的青衣军师涂嵩问道。

    “回先生,此刻长乐公主殿下的车架,就在王府外街道的拐角处,我们若是动手.......”

    “长乐这个贱人,欺人太甚!”桓王姬骜陡地拍桌怒喝,名贵的由生长了千年的紫龙彩木制成的桌子,立时尽成粉碎。

    “殿下,如今之计,长乐公主在场,当场斩杀叶真,是不可能的了。毕竟长乐公主实力和身份摆在那里。

    那叶真,还是让人打发了事,以后再行寻找机会对付!”涂嵩建议道。

    沉吟半晌,桓王姬骜最终还是颓然坐回了椅子,无奈道,“就劳先生先打发了此贼吧。”

    随着青衣军师涂嵩匆匆离去,桓王姬骜的书房内,再次传来了茶杯摔碎的声音。

    短短两天的功夫,桓王姬骜就遭遇了两次憋屈无比的挫败,这在此前,是从未来有过的事情。

    那感觉,让桓王姬骜郁闷的直欲出血。

    叶真送到桓王府门前的两辆装满了人头搭就的京观的大车,在被涂嵩接收打发了叶真之后,瞬息间就消失了。

    前前后后,出现在桓王府门口,不过是一刻钟不到的功夫。

    但是,大周的洛邑是什么地方?

    天下机枢!

    某位军机大臣多吃了两碗饭都能成为小道消息的地方。

    更别说是人头搭就的京观大车,出现在桓王府门口这种爆炸式的新闻,瞬间就传遍了整个洛邑。

    起初,许多官员都觉的叶真会倒霉。

    但随着叶真安全离去,无数官员和关注者的神情,再次变得惊奇无比。

    一时间,许多猜测纷纷。

    如此打脸的事情,桓王府都能忍受下来?

    这让嗅觉敏锐无比的人,又或者是有着长远目光的人,看到了一个隐约的信号。

    而这件事,在后来,被称为桓王姬骜走上毁灭之路的标志性事件。

    也是大周夺嫡的里程碑事件。

    .......

    “你怎么来了?”

    在人前,叶真尽着一个臣子的本份,走在长乐公主车架的一侧,但是暗地里,却与长乐公主神魂传音起来。

    “我有些担心,我这个大哥,做起来事,可是有些不顾一切,所以就来接你。”长乐公说道。

    这话,让叶真的脸色有些无奈,“想杀我可没那么容易。但你这样做,可就与桓王彻底的撕破脸了。”

    “那又如何?”

    车架内的长乐公主一脸的无所谓,“当年,你为了保护我,也不是不顾一切吗?”

    “那不一样,我那是职责所在?”

    “仅仅是职责所在吗?”

    叶真再次无言,就在两人间的气氛陷入沉默之后,长乐公主的神魂传音再次响起,“这次离开这么久,有没有给我准备什么礼物?”

    “这个......”叶真再次陷入了尴尬,“你知道的,这一次出去步步杀机,所以我没有......”

    “我知道,所以,我不怪你,但是你得补偿我。”长乐公主轻笑起来。

    “那你想我怎么补偿你?”

    “还记得你我在魔族地盘的时候,我吃不了那里的饭菜,你给我亲手做的那些饭菜吗?”

    “我要你再次做给我吃。”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