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 无形示威3(求订阅!2)

    联美大厦楼底,不时有豪车停在门口,一个个衣着光鲜的男女明星被迎宾引领到VIP电梯前,轮着次序搭电梯上到位于大厦高层西面的宴会厅。

    不得不说,明星就是明星,有电视圈的,有音乐圈的,有电影圈的,有话剧圈的……虽然圈子各不相同,但各圈的领军人物那都是神交已久,常常瞅上一眼就能叫出对方名儿来。

    各自与熟人寒暄之后,明星们就自然而然形成了小圈子聊天,不过声音都压得极低,轻易不会影响到旁人,比中学课堂上的话唠学生韬光养晦得多。

    “诶~~你们说,今次米高媒跟派拉盟办这party几个意思啊?”

    “不大清楚……”

    “既然不清楚他们的目的,那何必来参加这宴会呢?”

    “咱也是有枣没枣打一杆子,万一能捞到什么合作机会呢?”

    “就是,人家可是美国的大公司,即或这两年咱们收入高了,跟人家那还是没法比的。”

    “说得对,就算美国佬不出钱寡出技术,他们那特效技术也够咱……”

    叮!!

    此时电梯门一开,一群洋鬼子,有男有女,鱼贯而出……头前几个,周遭的华夏艺人看着挺眼熟,所以原本的议论声一下子敛到了极致,几乎针落可闻。

    等洋鬼子过去了,才有女星掩着樱口出声:“哎~~那洋婆子不是米高媒的那个谁吗?”

    “没错,还有派拉盟的人!”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难道宴会不办啦?”

    “……”

    听着议论,有大胆者悄然缀上了米高媒派拉盟一行人,想看他们究竟搞什么名堂。

    与此同时,总算轮到杨棠的布加迪缓缓滑到大厦门口,杨棠跟陶妤妃联袂下车,自有车童把布加迪开去停好。

    杨棠和陶妤妃朝前走了几步就凑到了女迎宾身前,女迎宾当下微微欠身道:“先生女士,不好意思二位,烦请你们出示一下邀请卡!”

    这是题中应有之意。

    杨棠也带了邀请卡,不过就在他打算往外掏的时候,无意中瞥见了款款而来的琼斯(详见295),还有派拉盟一行人,于是他临时改了主意:“糟糕,邀请卡忘带了,请问……能否通融一下?”

    女迎宾闻言一呆,随即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没有邀请卡的话,您恐怕不能……你懂的。”话落,她身后两个彪形保安开始对杨棠虎视眈眈起来。

    杨棠见状耸耸肩:“既然不能通融,那我们只好打道回府了。”说罢,就欲挽着满头雾水的陶妤妃离开。

    女迎宾自然不会阻止他,反倒是已经走进的琼斯疾赶几步穿出大门,抻手拦住了杨棠:“既然已经来了,密斯杨你何必急着走呢?”

    杨棠道:“我没带邀请卡…”

    “邀请卡是什么东西?”琼斯装傻充愣道,“巴里,你听说过邀请卡吗?”

    派拉盟的负责人巴里同样一脸茫然:“邀请卡?有这种东东吗?”

    琼斯与巴里一唱一和,趁机拍板道:“密斯杨,你听到了,明明就没有邀请卡嘛,所以,你跟你这位女伴完全可以参加今天的宴会!”

    女迎宾和保安就在不远处杵着,听到琼斯和巴里的话俱都呆若木鸡,完全搞不懂杨棠是何方神圣。

    杨棠瞟了略显焦虑的陶妤妃一眼,见好就收道:“密斯琼斯,既然你盛情邀请,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然后他跟陶妤妃就在琼斯和巴里一行人的簇拥下,搭电梯往宴会厅而去。

    ………

    进了晚宴所在的西厅,杨陶二人顿时有种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之感。

    厅中男的一水儿西装笔挺,少有穿着似杨棠这般随意者。

    至于美女们则是百花斗艳,各式晚礼服能闪瞎一片狗眼,什么深V呀,露背呀,高叉呀……跟这些一比,陶妤妃身上的公主范儿礼服那是高贵有余性.感不足。

    不得不说,混在娱乐圈这样的名利场的人,对自己的形象不可谓不重视,而且打扮得再怎么正统,也总比穿着随意遭人口舌的好。况且今天的宴会是由米高媒和派拉盟两家著名的美国电影公司发起的,如果要是因为穿着上的失礼而丢人丢过太平洋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可惜杨棠浑不在意这些,他一身的手工休闲装,虽说价格不菲,但一般二般的人还真不识货,所以看向杨棠的目光中多少些疑惑和鄙视。

    更扯的是,杨棠和陶妤妃算是被琼斯一行人给拥进宴会厅的,但在场华人没人信洋鬼子能低三下四地环拱着杨棠,进门之时,只当杨棠恰巧走在了琼斯他们前面,看上去挤了点,实际上没啥关系。

    正因为这样的错误判断,所以没人愿意主动上来结交杨棠这位圈内“新人(没人认识)”,一个二个反倒是想往琼斯和巴里身边凑,最好是能敬酒,那就再好不过了。

    杨棠正好乐得轻松,挽着陶妤妃,利用人流,三下五除二摆脱了琼斯和巴里的死缠,游弋在人气较浓烈的地方,也不去细听人家小圈子在说些什么,只是希望陶妤妃能感受一下气氛。

    值得一提的是,别看陶妤妃是省.委书.记的千金,但由于母亲早亡的关系,她与父亲的关系一直不太融洽,最后长期在外租房独住,还真没跟在她父亲后面去各种酒会宴席上见见世面。

    等逛累了,杨陶二人便寻了个角落人少的地方坐下。

    “饿不饿?”

    陶妤妃迟疑了一下,点头道:“有点…”

    杨棠当即起身去长桌那里夹了两大餐盘水果和甜点过来。

    陶妤妃一见盘里那厚厚的奶油,不禁蹙眉道:“就没点肉食吗?这奶油吃了容易发胖啊!”

    “有肉食,火鸡,相信我,那个你肯定吃不惯,还不如甜点,顶饿!”杨棠劝道,“大不了你今晚这顿吃了,从明天开始加强锻炼一周,还怕消耗不了?”

    陶妤妃微微颔首,觉得有理,遂接过餐盘小口小口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杨棠同样在吃,不过他是狼吞虎咽,难免粗鲁了一些,嘴边下巴上糊的奶油自然也就多了些,被陶妤妃看在眼里,惹得她咯咯直笑。

    不多时,换了身衣服的琼斯戴着个假发套,也端着餐盘凑了过来:“嗨,两位,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

    陶妤妃跟杨棠很融洽,本有些反感突然插进来一个人,但定睛一看,愕然发现:“咦?你不就是刚才在楼下大门口……”

    “这位是密斯琼斯,米高媒影业集团公关部的。”杨棠向陶妤妃简略介绍了一下琼斯的来路,转过头,抬手撩了一下琼斯的假发,冷哂道:“你这算什么?”

    琼斯吃了口自己盘子里的水果沙拉,狡笑道:“你猜?”

    杨棠撇嘴道:“我猜不着,也懒得猜!”

    琼斯似乎早知道杨棠会是这么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当下道:“如果我不乔装,或者我现在取下头套,密斯特杨,你觉得等我走开后,会有多少人上来烦你?”

    杨棠愕然。

    琼斯却挥舞着手臂道:“不计其数……就算他们不当场与你结交,那么至少也会把你查个底儿掉,到时候你想低调都低调不起来!”

    “放肆!嘭!”杨棠听出了琼斯话里隐含的威胁之意,当即拍了桌子,吓了在场的人一跳。

    琼斯见杨棠有拍案而起的迹象,赶紧道歉:“密斯特杨,你们华夏不是有句话叫做‘买卖不成仁义在’嘛,放心吧,就算你不答应《达芬奇密码》的事,我们也做不出暴人隐私的事来!”

    杨棠闻言不置可否。

    “况且,我这几天听说你最近又有一本新书要上市?咱们在《达芬奇密码》上合作不成,总有一本能够合作吧?”说到这儿,她不禁瞟了眼杨棠手掌拍过的硬木扶手,发现那上面已凹下去一大块,心头被惊得可以,看向杨棠的眼神益发慎重,不敢再有轻鄙之色。

    “你们米高媒消息倒是蛮灵通的嘛,这么快就获悉了我新书即将上市的消息。”杨棠淡淡道,“可新书在我看来,它更有拍成电影的价值,只不过以你们米高媒当初的报价,我根本连考都不会考虑。”

    琼斯闻言一惊,眼神开始飘忽不定起来,显然是在盘算。半晌,她比出一个巴掌,用有点便秘的口吻道:“五个点,这是我拥有的最高权限了。”

    杨棠却不疾不徐道:“五个点?五个什么点?况且我并不知道你究竟想要哪本书。”

    琼斯道:“还是《达芬奇密码》,我们米高媒公司拍片上映后所获纯利的五个点,就当购买《达芬奇密码》的版权费用!”

    旁听的陶妤妃这时总算听出一点门道,被琼斯给出的五个点分红的条件吓了一跳。

    可杨棠听完琼斯的话后,却呡着嘴在那儿冷笑。

    琼斯被他笑得有点绷不住了,主动加码道:“另外再多加一百万美金,当你的签字费!”

    杨棠仍旧冷笑不已,在琼斯有点想拂袖而去之时,他倏然开口道:“纯利五个点,一百万现金?恐怕到时候我最多能拿到五十几万的签字费就算烧高香了。”

    “咦?”陶妤妃被杨棠的说词惊了一下,“为什么你只能拿到五十几万呢?这不科学啊,就算电影票房为零,你也该得一百万签字费啊!”她有点理解不能。

    “呵呵,陶班啊陶班,你把美国佬的电影公司想得太美好了,我原本以为你听过那个传闻,但现在看来,你并没有听过……”

    “什么传闻?”

    “很有趣的一则江湖传闻,几年前《铁达尼号》上映,全球票房大卖,你应该听说过吧?”

    “听过。”陶妤妃点头。

    “可后面的事情你一定没听过,发行《铁达尼号》的电影巨头公司请来了专业会计师队伍对《铁达尼号》影片的净利润进行核算,结果这帮黑心会计居然与影视公司沆瀣一气,算出来尽利润才三千万出头,结果税只交了三千万的百分之四十六,也就一千四百万的样子……”

    “啊?”陶妤妃被彻底惊住了。

    “密斯琼斯,你现在还想跟我聊纯利五个点吗?”杨棠一脸的不爽道,“真当我是白痴啊!”

    琼斯见状,连忙补救道:“我刚才是口误、口误,既然你提出来了,那就电影票房的五个点好了,签字费照旧,可以吗?”

    “可以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想让你们分期结账,比如北美上映一月,你们就需要立即划账给我,诸如此类,海外的票房也一样!”

    “月结?”这个结果令琼斯大敢意外,“这我做不了主,我需要请示一下上面。”

    杨棠道:“随便。”

    琼斯看了看四周,见没什么注意,便从容地怎么来怎么溜回了人丛里。

    杨棠见少了琼斯这洋婆子,正想跟陶妤妃说点别的,没想到陶妤妃反而对他的书起了兴趣:“喂,棠棠,你那本《达…达》,是什么书啊?”

    “《达芬奇密码》,有点偏悬疑,还带有宗.教.色彩,总之是很杂的一本书,不过它在美国那边销量还不错……”

    “那我怎么没在市面上见过这书?”陶妤妃奇道。

    “因为它暂时只发行了英文版和法文版,国内没有很正常!”杨棠道。

    “才不正常呢!”陶妤妃皱了皱琼鼻,“在美国都畅销的好书,你居然不出中文版本,这有点可恶了吧?”

    杨棠闻言一怔,随即苦笑摇头:“我哪里可恶了?是中外的读书品味不同好不好?《达芬奇密码》如果出了中文版,未必就会在国内畅销,扑不扑街还两说呢!”

    “是吗?可你没试过怎么知道?”

    “拜托小姐,这种事不能乱试的,你知道出版一本新书要话多少钱?而且不单单是钱的问题,还有发行渠道,这些都要人去跑关系,我在国内一点这方面的关系没有,你叫我怎么弄?”

    听到这话,陶妤妃呆了呆,道:“要不……我找个专业人士帮你弄?”

    .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