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一败(下)

    厨房。

    “你是不是对自己的刀功志得意满了呢?”

    老头子喝问,并抬手指桌上的汽蒸锅。

    锅里,是一份呈深邃蓝色的清汤,主要由「大蒜鸡」、「蓝星藻」这两样食材熬制而成,汤汁颜色是奇怪,不过也正好衬出食材的不普通。

    什么意思?

    夏羽直皱眉。

    他花掉差不多一个小时,刚熬煮出拉面的汤底,掉头打算揉制荞麦面的时候,就被老头子强行阻止并有这么一番争吵。

    “如果你对《魔王拉面》食谱的研究,只有这种程度的话,那太让我失望了!”老头子抱臂,不留情面地批评,“我已经不用尝完成品,就能够断定你的作品,在我这里是——不合格!”

    夏羽额角青筋暴跳。

    “你吃都没吃,也敢说不合格?!”夏羽非常不爽。

    “而且,你说我对自己的刀功志得意满,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对我的刀功开嘲讽吗,老头子?”

    一老一少,视线在半空碰撞,彼此毫不退让。

    “不服气是吗?”

    “那是肯定的,我最讨厌嘴强王者!”

    “要详细的点评是吗?那我……”

    在这,夏羽挥挥手,直视老头子的棺材脸,目光锐利,“不要嘴巴上的点评!我听总帅说,《魔王拉面》食谱,是他和你联合创作的,那么,老头子你就拿出实际的作品,让我心服口服!”

    “哦——”

    夏擎面庞动了动,“这算是挑战吧?”

    夏羽颔首,“当然!”

    他目中写着蠢蠢欲动,脸上怒色倏然收敛得干干净净,“老头子,你总得让我明白,如今的我,与龙之境到底有多少差距吧?”

    闻言,夏擎脸上也露出淡淡笑容,“我懂了。”

    厨房剑拔弩张的争吵气氛,突然间消失干净,好似从没发生过,一老一少互相投以玩味的目光,心中都有各自的小小算盘。

    兰凤贤在门口,看得目瞪口呆。

    撕逼呢?

    简直雷声大、雨点小嘛,这对爷孙的相处方式叫人难以理解。

    “夏兄!”

    门口的喊声,让夏擎、夏羽回过头,其实他们早察觉到门口有外人了。

    “兰凤贤?”

    夏擎眉头皱了皱,直呼其名,显然对这个人不太感冒。

    “夏兄,久违了!”

    兰凤贤处事倒是圆滑,对夏擎直呼他名字,没表露出一丝一毫的异样,哈哈笑着:“这是闲来无事,给你上门拜年来了,夏兄不要嫌愚兄多事就好。”

    一声愚兄自称是走心了。

    论年龄,兰凤贤年长一大圈,没听与朱青同辈的兰初寒都称呼他为爷爷么,活脱脱的一个老妖怪。

    “坐——”

    可是,夏擎的招呼显得冷淡,指了指刚刚坐着的条凳,便披了一件围裙,迈步到厨台前。

    由刀架取出一把方头桑刀,侧头对孙子意味深长地道:“好好看,好好学。”

    夏羽撇嘴。

    啪!

    一只已经解冻且身体完整的「大蒜鸡」,被老家伙甩在砧板上。

    薄而锋利的刀刃,对着鸡的脊骨,悬而不落,夏擎突然沉声道:“孔圣人曾说——割不正,不食!”

    “所谓的割与切,对食材的分解,处处体现出刀功。”

    话锋蓦地一转,夏擎问:“斩鸡很简单是吧?”

    夏羽点点头。

    呵!

    见孙子如此回应,老头子嘴角噙着一丝讥诮,手起刀落,鸡的头部被去掉,接着,整只鸡从中线剖开,成对称均等的两半,然后是切鸡翅膀,薄而锋利的刀刃顺着肉里一块圆形骨头切下,整个肉翅便脱离。

    翅和腿都切下,鸡身体平摊在砧板上,老头子却停住了。

    “然后呢?”他掉头看夏羽。

    夏羽皱眉不解地道:“老头子你用的,都是平平常常的斩鸡刀功啊,刚刚我也是这么斩的,有问题?”

    老头子脸色一沉,“你是不是以为,只有切刺身才容易体现出刀功?”

    他回头,手上厨刃一阵起落。

    梆梆梆!

    几个眨眼,鸡的肉身就在变小,变成一块块大小均等的鸡肉块。

    刀的锋利、老头子的刀功毋庸置疑,夏羽看得眉眼直跳,视野中,铺在砧板上的肉块,块块精致,摆起来就是好看,有难以描述的气质。

    到底是哪里不同了?

    夏羽咬手指,纠结了,目光砧板和汽蒸锅,来回移动。

    大小吗?视线移向还在冒热气的汽蒸锅,汤水里的鸡肉块,与老头子切出来的,一般无二。

    很显然,在肉块大小的尺度把握上,夏羽和老头子是无差别的。

    “刀功”从另一个角度讲,就是分解食材,将食材变小,而大小毫无疑问是关键!

    以人体工学讲,一般食物最合适的大小,就是「一口」!

    因此,如果有人拿尺子给老头子、夏羽所斩的鸡肉量取大小,就能发现惊人的数字密码——

    一寸,3.5厘米。

    “夏兄,你这份刀功让愚兄自愧弗如!”

    兰凤贤在这开口。

    他见厨房陷入沉默,不失时机冒泡表明存在感,接着他对夏羽说:“刀功,简单来讲,就是把食材的组织切断,所以为了最大鲜度留下食材的鲜美,应尽可能避免下刀时破坏食材组织。”

    “破坏,完整。”

    “除开刀具的影响不谈,名家刀功的差距,就在切与割的技术上体现。”

    兰凤贤如此说。

    老头子面色平静,把切好的鸡肉,整齐放进汽蒸锅。

    食材么,有鸡肉,有蓝藻,有其它辅料。

    一个小时后,另一份汽蒸锅鸡汤端上桌子,夏擎指指桌上两份鸡汤,“吃吃看吧!”

    夏羽足足纠结了一个小时。

    斩鸡真有什么玄机?

    他刚刚开了超视觉,也没觉得哪里有满满的技术含量,“特么的,我就不信了,大家都是斩鸡,且用一模一样的食材熬煮鸡汤,凭什么我就不如老头子?”

    带着这份不服输的心气,夏羽取两个勺子,先是吃一勺自己的,再尝尝老头子的鸡汤。

    嗯?

    怎么回事!

    汤品进口,不谈其它味道,夏羽紧紧关注舌头上的鸡肉之鲜美。

    “轰!”

    似惊涛骇浪一下冲垮舌头的海岸线堡垒。

    “仅就鸡汤这点而言,比我的……强出一截,为什么差距这么明显?”夏羽深呼吸,勉强维系一丝冷静,换了筷子,去夹老头子汽蒸锅里的鸡肉。

    牙齿咬下,肉质纤维一根根绷断,俨如弓弦齐鸣,耳朵听见美妙的音乐。

    肉的弹性,肉的口感,令人头皮发麻。

    我的天……这还是鸡肉?

    夏羽仿佛看见一个持刀的高僧,这高僧慈眉善目,颂唱佛号,对砧板上光溜溜的鸡挥刀。

    梆梆梆!

    无一丝血迹,反而佛光绽放。

    隐隐约约,鸡的形影在砧板上浮现,啼鸣声传出,高亢而喜悦,无一丝痛楚。

    夏羽心神震动。

    这、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善良之刀术!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