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四章 【第一阵】

    其实岳飞擒得郭安国的消息,黄杰早在车阵布设完成之前便也知道,只不过当时太乱,帅帐没有布设,楼车也没升起,便也权当不知道罢了。

    如今一切就绪,自然命人叫岳飞把郭安国拿来相见。

    却也说这郭安国上得楼车,还没开口说话便身子一软,幸亏岳飞臂力奇大,也才托着他没让他软到,待得将他提到黄杰面前之时,便也见得气喘如牛,双眼泛白,岳飞很是惊讶,忙道:“喂!你这厮……却是如何这般?”

    见得郭安国如此模样,大伙也是纳闷,倒是黄杰一瞧就明白,忙也与折月美道:“速与他扎人中、耳后、十指,他这恐怕是恐高症。”

    闻言折月美忙也过来将郭安国放倒,取了银针与他扎血,又与他推拿了一番后,也才见他喘过气来,瞪着一双大眼瞧着周围众人,满脸不可思议。

    的确,黄杰所料不差,这刚刚郭安国坐的是人力升降梯上来,晕晕乎乎一下来到如此的高度,只是四下一望顿时就发了病,毕竟对这个时代的人而言,如此高的建筑物世间都是少有,更何况还是在战场之上。

    待得郭安国歇息的喘匀了气后,黄杰也才示意岳飞将他扶起,便也笑道:“你便是郭安国,郭药师之子?”

    论说起来,郭安国倒也跟黄杰在战场上见过,不过那时他跟在郭药师的身后,哪有什么机会跟黄杰通名报姓,只是如今这般相见未免有些丢份儿,郭安国虽然有些气恼,但也正色答道:“不错!末将便是郭安国!”

    黄杰哈哈一笑,道:“好!本王常与人言,辽东汉人当中,乃父可称英雄,想来虎父必无犬子之理,来人!且与郭小将军松绑,赐酒一爵,先压压惊!”

    听得黄杰当面夸耀郭药师,郭安国虽然神色不动,不过心中却是有些松动,便也任由黄杰亲随与他解了绑,接过递来的酒爵也不道谢,便仰头一饮而尽。

    不过,这酒一下喉,郭安国便也色变,因为这酒入口虽是香甜甘辣,可过喉入腹后竟是生生腾起了一股热气来,顿时也就叫他觉得四肢百骸无不舒坦,不由情不自禁道了一句:“好酒!霸道!”

    “哦!此酒不过是我黄州粗酿,旁人饮了都嫌辣喉、烧腹,郭小将军却是能饮出好来?”黄杰听得一笑,干脆与身边的黄玉娘做了个手势,便也见得黄玉娘转身从一具食盒中取了一只白玉瓶来,又与郭安国倒了一爵。

    郭安国也不客气,接过后便也直接来饮,只不过这次不是一饮而尽,而是先喝了一小口,慢慢品味了一下后,这才把剩余的一饮而尽,道:“此酒亦是好酒,比之前更为醇和、中正,末将不才,若之前那酒可称霸道的话,此酒堪称王道之酒!”

    听得郭安国这话,黄杰顿时觉得这人有点意思了,刚刚拿给他喝的酒,后一种乃是黄杰按照奇梦中见得的秘方,以五粮酿造所得的醇和酒液,还经过三年窖藏柔化,喝起来自然中正平和。而前一种乃是用高粱按照烧锅子(也就是高温蒸馏酒)的方法制作的烈酒,自然辣喉烧腹。

    当然了,五粮液金贵,高粱酒便宜军中多备的肯定是高粱酒,所以这第一爵肯定没给他上五粮液,如今听得郭安国既懂得品酒又极会说话,黄杰顿时大手一挥,又让黄玉娘与他倒了一杯五粮液。

    而郭安国再将这一爵五粮液下肚,也就瞧得他面色渐红、鼻头扩张,双目瞳孔微微放大,竟是有些微醺了。

    喝了三爵酒,见也见过了,加上郭安国这厮还恐高,因此黄杰便也名人将他带了下去,好生看顾起来。

    待得将郭安国一送走,便也听杨可世笑道:“两军为战,岳将军便先擒得一员敌将,当计首功一件!”

    众人闻言都是附议,只有黄杰道:“昨日阵斩敌将,首功本王已经讨得,如何再于?再说这郭安国又非金国名将,报计首功于制不合,还是算三等战功一件便是了!”

    听得黄杰没给杨可世面子,众人倒也不好多说什么,便是岳飞也忙以军礼谢过,并无什么不满,毕竟昨日的阵仗那么大,黄杰也才报了个“末捷”,如今这般严苛也是为了给三军做个表率,有道是功不轻许、过不轻罪,方乃是治军强军之道。

    叙完战功,瞧着金军这边还没派人来议战,众人乘着空闲便也料起了今日的战斗。

    却说今日,出得辽阳的宋军当真只有三万,乃是黄杰与金军约定好的人数。

    而三万人马当中,御车军只有五千,却携带战车整整一百八十辆,辎重车二百二十辆,虽是辅军,但当之无愧算是三军主力。其次是三千神武军射手,全是最精锐的神臂弓大师,作为御车军的辅助远程打击力量。再来就是一万宋军精锐重甲步卒和一万折家骑兵,都是从北伐军中精挑细选的人马,作为今日与金军约战的拳头部队

    至于最后两千人,便是黄杰的亲兵黄州卫,而且其中八百还是黄州女卫,虽然这两千亲卫在装甲、兵器上跟宋军精锐重甲步卒制式相通,不过他们手中却操持着整整共计一百零八门火炮,并且雷火手炮这种杀器也是人手一支,掌心雷更是人手三枚。

    却也说,待到日晷上的指针越过了辰时末刻的时候,也就听得金军阵中鼓声大作,便有骑士拿着金军战旗来到战场中线示意可以开战。于是宋军阵中也是鼓声雷动,便有车垒依鼓声次第解开,就瞧着十二骑人马从车阵之内走了出来。

    十二人在战场中线停步之后,其中两人便也举着战旗奔至金军阵前,扬声道:“我军第一阵为斗将,阵中十人皆为军中百夫长,金军可敢派人来战?”

    这一听宋军前来叫阵,邀斗的第一阵是斗将倒也不算奇怪,可是一次斗十个还是相当少见,听得宋军摆明身份都是百夫长一级的,宗望这边也不好意思再派出什么铁乌鲁、金乌鲁这等级别的人出战,便也传令全军允许谋克(百夫长)一级的队将报名出战。

    只是,待得金军这边应战的十个谋克也来到战场中线时,却是有个谋克突然哇啦啦的用女真语大喊了起来,阵前的金军士兵们听得叫喊,也都跟着喧哗起来,仔细一瞧也才发现这宋军派出的十人当中,竟有两人是女子!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