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暴风雨前的宁静,结束!

    燕赵歌周身光辉熠熠,罡气滚动间,使他看上去仿佛被一团祥云包围。

    全身穴窍一起开阖间,震撼性的力量从燕赵歌体内散发出来。

    渐渐地,仿佛有一条条真龙,在祥云中起伏,神龙见首不见尾,齐声发出高亢霸道的龙吟声。

    寒冷与炽热两种气息,此刻不再分明,能感受到唯有雄浑的力量感。

    燕赵歌闭着的双眼,这时睁开。

    身周闪动光辉的祥云,这一刻光彩开始渐渐收敛,那一道道仿佛如龙一样的罡气,也平静下去。

    耀眼的祥云,逐渐变得沉静,最后显得浑浑噩噩。

    燕赵歌置身之处,让人隐约感到难以描述,明明人就在那里,却仿佛无法确定其方位,不分前后,不辨上下。

    时间和空间在这一刻仿佛失去了意义,徒留一片混沌。

    燕赵歌这时身体周围的气团,赫然同他丹田气海中的景象一样。

    此刻,燕赵歌头顶灵光彻底消失不见,而他双目之中,光华也尽数收敛,看起来平平无奇,内敛温润。

    身体周围罡气所化之混沌气团,也渐渐收归燕赵歌全身穴窍中。

    从地上站起身来,燕赵歌就仿佛一柄锋芒毕露的绝世名剑,这时收剑入鞘。

    剑锋不仅不钝拙,反而更加锐利,只是暂时收敛起来,有需要时才会再次显露,爆发出比从前更加强大的力量。

    燕赵歌微微一笑,只感觉自身富含灵性的罡气,,更加内敛,更加凝练,更加雄浑,更加厚重。

    他隐隐感觉自身对于武道修练,更多了些认识。

    自己的感悟,所学所得。同自己修行的武道相结合,一条升华的道路,已经在眼前若隐若现。

    燕赵歌知道,那就是自己的武道真灵。如今已经有了孕育的基础,只待不断积累揣摩,最终领悟升华。

    而此刻,他已经成功步入大宗师境界!

    眼前仿佛推开一扇大门,自己迈步进入全新的天地。

    大宗师境界。蕴灵初期。

    罡气灵性返璞归真,拳意天地进一步转虚为实,开始形成灵壤。

    这正是大宗师武者的基础所在,燕赵歌拳意罡气所化之灵壤,便如自己丹田气海中的混沌一般模样,玄奥莫测。

    燕赵歌又温养调息片刻,起身推开房门走出去。

    阿虎正等在外面,一眼就看见燕赵歌头顶那束通天灵光消失。

    按照燕赵歌的性格,除了少数特殊情况以外,从来不收敛头顶灵光。

    此刻灵光消失。阿虎仔细打量燕赵歌,就感到燕赵歌全身上下穴窍翕动开阖,如有真神,沟通体内体外两重天地。

    阿虎自己是经历过一次的人,见状先是微微错愕,进而大喜:“公子,你成功进阶大宗师了!”

    燕赵歌笑道:“新起点,新开始。”

    阿虎由衷的赞叹道:“公子,你差一点就破了家主最年轻大宗师的记录了。”

    “如果从外罡初期宗师的时候开始算,到晋升大宗师。你用时比家主还要更短!”

    往日里,阿虎说这样的话,还多少有些拍马屁的意思,但此刻。却是由衷的叹服,只感到不可思议。

    别看大块头平日里大大咧咧,跟在燕赵歌身边鞍前马后,一副狗腿子模样。

    但那唯有在对着燕赵歌、燕狄父子二人时,才是这幅模样。

    冲着其他人,虽然表面嘻嘻哈哈。但是绝大多数时候,他阿虎,黄虎庭,心中其实也有自己的骄傲,仿佛山中猛虎一般。

    不过,此刻看着燕赵歌如此年轻,便登临大宗师之境,阿虎也感到叹为观止。

    这完全和燕赵歌的身份无关,而是纯粹佩服燕赵歌个人的出色。

    燕赵歌微笑说道:“老爹二十二岁就成大宗师,想破这个记录可不容易,目前已知的人里,只能看憨龙儿有没有希望了。”

    他看向阿虎:“对了,看你模样,是专门在这里等我,有什么要紧事吗?”

    阿虎点点头,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隐约有些狰狞。

    “公子,家里面,似乎有些不稳当。”

    燕赵歌闻言,眉梢轻轻一挑:“哦?家里面……”

    阿虎所言的家里,自然不是指雷域赵洲燕家,而是指燕赵歌出身的天域天中洲燕家。

    昔年从雷域赵洲燕家分裂出来后,躲避雷域赵洲燕家的迫害,一路长途跋涉,迁徙来到天域,最终在天域重新落脚生根的天中洲燕家。

    天中洲,是广乘山山门所在,在这里,约定俗成,不允许其他一流势力存在,想在天中洲发展,最多就是一些二流势力。

    其中唯二的两个例外,便是燕赵歌、燕狄父子出身的燕氏家族,和太上长老张长老出身的张氏家族。

    这两家,因为燕狄和张长老的缘故,扎根于天中洲,不过相对来说,都很低调。

    大树底下好乘凉,随着燕狄的修为和地位一路走高,天中洲燕家也成为八极大世界如今闻名遐迩的名门。

    当然了,雷域赵洲燕家对此是拒绝承认的,不过天中洲燕家也不在乎对方是否承认。

    燕家如今的族长,便是燕赵歌之父,燕狄。

    不过燕狄多数时候,都待在广乘山,他身上广乘山长老的标签痕迹,也要远远重过燕家家主。

    燕狄是燕家的掌舵人,不过,平时族里的日常事务,则大多由几位族老处理,然后向燕狄汇报。

    “家里面怎么个不稳当法?”燕赵歌似笑非笑的问道。

    阿虎神色狰狞的答道:“有些人嚼舌,质疑家主并非老太爷的亲子,连带着也对公子你出言不逊,期间更辱及夫人。”

    燕赵歌呵呵冷笑一声,倒是没有动怒:“这倒有意思了,眼看着老爹在圣地广乘山进一步上升,登临掌门之位有望,不想着牢牢抱紧大腿,反而这时候捣乱?”

    “先不提那些污七糟八的谣言有几分可信,哪怕是真的,这时候明智的选择,也该是站到老爹一边,甚至帮着销毁证据,平息纷争。”

    “老爹越强,地位越稳,天中洲燕家的地位也就越稳,水涨船高,利益越多,这时候跳出来捣乱,你说他们是不是傻?”

    燕赵歌自言自语:“他们一点都不傻,那就说明另有原因了。”

    “老爹暂代广乘掌门之位,日理万机,抽不出时间,可是这种后院起火的事情,不管又不行,自己家里都不太平的人,如何执掌广乘山?”

    “其他人又不适合弹压,我身为族主嫡子,回家去处理,再合适不过了。”

    燕赵歌冷冷一笑,视线看向远方:“果然,暴风雨前的宁静结束了,对方准备动手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