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歌平静的看着月光世界。

    方才和莫长老交谈,有个情况,燕赵歌其实没有告诉莫长老。

    目前的封云笙,因为修习的太阴绝技尚需磨练的缘故,与其他太阴之女通过太阴冠冕实战动手,其实有短板存在。

    那就是不耐久战。

    这件事,只有少数几人才知道,燕赵歌等人都守口如瓶。

    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阴绝技渐渐完善并熟练,这个问题就不再是问题。

    但对于现在的封云笙来说,最好速战速决,持久战会让她渐渐后力不济。

    偏偏她眼下的对手,浊浪阁的樊秋,不管是所修习的武学,还是个人战斗风格,都是慢慢磨的类型。

    樊秋不知道封云笙的问题,但她所采取的战斗方式,却在无意中正好针对封云笙的短板。

    而以双方目前同太阴冠冕的共鸣来说,樊秋甚至还要略胜几分。

    如此一来,封云笙想要获胜,也就更加艰难了。

    燕赵歌倒不急切,成功闯入第二轮,封云笙已经达成预期目标,他也很想看看,在这种不利的局面下,封云笙会如何做。

    场中的战斗,此刻还在僵持中。

    纸伞下的光龙,仍然威武刚猛,撞击得纸伞不停摇动,在纸伞上留下一道又一道裂痕。

    但纸伞旋转间,将光龙的力量大半卸去,上方月光洒落,裂痕飞速弥补。

    双方鏖战多时,光龙的力量终于开始渐渐衰落。

    伞下无边黑暗,极寒寂静湮灭万物,在光龙强盛之时难以进犯,但现在也开始不断消磨光龙的力量。

    闪动黑白二色的光龙,强自振奋,打起精神,再掀波澜,猛冲纸伞。

    纸伞转动速度加快,努力卸去光龙的力量。

    几波攻势之后,光龙的气息再次低落下去。

    但封云笙意志坚定,韧性极强,即便如此,仍然强行催谷自身力量,不肯服输。

    低沉,奋起,不可抑制的再次滑落,然后再努力奋起。

    光龙起起落落,仿佛风中烛火,坚持着不肯熄灭。

    但所有人都能看出,在樊秋的拖字诀和磨字诀应对下,温吞水似的,渐渐耗尽封云笙的力量。

    不停催发自己的力量,但是短暂的爆发之后,便是陷入更深的低谷。

    虽然一路不停起伏,但从总体趋势来说,那黑白光龙的力量,是在缓缓的走下坡路。

    樊秋的情况其实也很不妙,消耗巨大。

    虽然现在的战斗方式,正是她本人的特长,也是她太阴绝技的特点,但封云笙爆发力强的同时,韧性也极强。

    不停的纠缠碰撞中,樊秋的力量也在飞速跌落,不复之前全盛时候。

    到了最后,那纸伞的转动速度,已经变得很慢,被撕开的裂痕想要复原,也不再那么迅捷。

    双方这场持久战,将精力都渐渐耗尽。

    樊秋仗着根底更厚,自身也擅长这种打法,始终稳稳占据上风,但即便胜利,也只会是一场惨胜。

    莫长老看着黑暗中始终不屈的光龙,面现忧色:“她不要闹得像大日圣宗那个姓云的小姑娘一样了。”

    燕赵歌目光同样看着光龙:“不会的,莫长老请宽心。”

    莫长老看了看封云笙,又看了看同样疲惫的樊秋,一时间欲言又止。

    “长老是担心,不管是谁胜谁负,消耗巨大的情况下,都难以应对上一场轻松胜出的孟婉?”燕赵歌似乎知道莫长老心中所想:“如此一来,等于我们和并无矛盾的浊浪阁两败俱伤,最后便宜了敌人大日圣宗,对吗?”

    莫长老闻言,叹息一声:“身为武者,努力争胜是必然的,别管是策略还是利益,搏杀之间相让,生死胜败先不论,只要生了这个念头,多少都会对自身武道信念与意志的损害。”

    “这个道理,老朽当然明白,也无心要那孩子让赛,只是眼下的局面,实在让人感到遗憾。”

    燕赵歌言道:“我明白,您老心中或许还有考虑,既然赢不了,不如索性保存实力,不让其他人看出深浅,如此一来,下次竞争,可能还更有利一些。”

    莫长老叹息不语。

    燕赵歌静静说道:“前一个问题,嗯,坦白说吧,今年这一次太阴之试,其实看了方才孟婉与碧海城陈素婷陈师妹一战后,在我眼里,太阴冠冕的归属就已经有结果了。”

    莫长老转头看燕赵歌,燕赵歌点头:“除非孟婉现在像当初那样,自身出现大问题,否则不管是封师妹还是浊浪阁的樊师妹,即便处于全盛状态,今年也敌不过孟婉。”

    “流水的对手,铁打的孟婉。”燕赵歌咂摸了一下嘴:“诚如莫长老您之前所言,孟婉在太阴之试上,真的有几分我爹当初年轻时在武道路上的风范。”

    “如果按你这样说的话……”莫长老微微蹙眉,燕赵歌目视月光世界,轻声说道:“但有些路,必须要走,有些事情,必须要做,这些都是必经之路。”

    燕赵歌突然微微一笑:“一场战斗的具体过程中,可以灵活多变,暂时避敌锋芒,然后奇兵突出克敌制胜。但一场战斗,打还是不打,有些时候是不需要选择的,明知不敌,也要敢于一战。”

    莫长老闻言,目光微微一闪,转头向月光世界看去。

    然后就见那本已经渐渐衰弱,显得穷途末路的黑白光龙,突然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比刚刚开战时,还要更加强盛的力量,超越此前自身巅峰!

    樊秋一时之间有些愕然。

    她此前也一直在防备封云笙留有余力,做最后反扑。

    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封云笙虽然始终不肯放弃,不断发起反击冲锋,一刻都不曾停止,但整体持续走低的势头,预示着她渐渐油尽灯枯,无形中压低了樊秋对她最后爆发力度的预期。

    那纸伞,经历无数冲击,虽然屹立不倒,但此刻也已经非常脆弱,不复一开始的强盛。

    此刻封云笙却爆发出远超寻常的力量,黑白光龙咆哮间,直接撕裂纸伞!

    沐浴在月光之下,遨游在天穹之上,光龙傲啸九霄,来到樊秋面前。

    封云笙的身影出现,脸色苍白如纸,不见点滴血色,但是神情平静,目光坚毅如常,没有半分波动。

    “樊师妹,承让。”

    樊秋此刻同样脸色苍白,但还是由衷的说道:“封师姐,佩服,这若不是太阴之试,我已经没命了。”

    战局瞬息之间的变化,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惊叹。

    众人一起注视着封云笙,久久无法移开目光。

    莫长老也是如此,燕赵歌则说道:“这也是封师妹的最后一击,不成功就成仁,接下来她恐怕没有余力再战孟婉了,不过,这最后一场,该比还是要比的。”

    莫长老目光看过来,燕赵歌轻声言道:“有些事情很重要,封师妹要亲身验证。”(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