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4.燕赵歌的超远程闷棍

    (PS:首先感谢大家的热情,书评区的踊跃发言我都看到了。

    不过多数人似乎陷入了一个误区,“某天某”这样的尊号,是一个广乘山武者,当且仅当他成为掌门的时候,才会加持的尊称。

    在此之前,就算燕赵歌碾压了同辈人,也不会有这样一个尊号。

    同时“某天某”这样的称号,是广乘山武者自家内部提出,然后对外公布。

    主角现在要有一个新称号,是广乘山以外,八极大世界其他武者对他的尊称,或者说给他起的外号。

    大家不要被局限,思路不妨放开一点。)

    在燕赵歌开始离开极北雪原,重新进入北海的时候,远在火域南疆,开始渐渐变得不太平起来。

    火域南部,南疆十万大山,连绵不绝,气候本就炎热。

    而在山中,通往地下,则是更加酷热的世界。

    在那里,大地之下,是一片完全属于火焰和岩浆的世界。

    南荒火海地宫,是同极北冰原和西极大漠等地方并称的大凶之地,而且危害更加直观,更加暴虐,当真是一片火海的地下世界。

    便是大日圣宗,这里既是圣地,也是禁地。

    只有修为达到大宗师境界的武者,经过宗门允许,才能进入其中。

    这里虽然环境恶劣至极,但也出产一些珍稀资源宝物,很多东西是独产于此地。

    同时,这里对于大日圣宗武者而言,也是修练和历练的好去处。

    可就在近日,南荒火海地宫,开始变得比以往更加狂暴。

    最一开始,虽然猝不及防之下,大日圣宗修为较低的武者在里面险些遇难,但大日圣宗上下并没有太过在意。

    虽然不像大海潮起潮落一样明显且规律稳定,但南荒火海地宫中的火力,往年也时有起伏。

    只不过让大日圣宗在意的是,这一次火力突然暴涨,毫无征兆可言,让他们一点准备都没有。

    如果只是如此,那也就罢了。

    可是接下来,就让大日圣宗无法继续淡定。

    火海地宫中的力量,越发肆虐,越发狂暴,那毁灭性的力量,仿佛要摧毁一切敢于踏入其中的人。

    随着时间推移,不仅仅是修为境界较低的元灵大宗师和蕴灵大宗师承受不住,到了后来,连元符层次的大宗师,也渐渐难以抵挡。

    大日圣宗为了开采地宫中一些特产资源,所布置的器械,阵法等等东西,开辟经营的少数安全区域,全部遭受毁灭,片瓦不留。

    最后,一位已经超凡境界,早就不问世事,在南荒火海地宫闭关多年的太上长老,也被惊动。

    这位大宗师境界的顶尖强者,已经踏入超凡之境,向着圣境冲击的大日圣宗宿老,渐渐也感觉地宫火力之强,让他有难以承受之感,最后只得狼狈的从地宫中退出来。

    南荒火海地宫对大日圣宗来说,极为重要。

    事情直接惊动了大日圣宗目前第一强者,“大日东来”黄光烈。

    武圣之尊的黄光烈亲自前往南荒火海地宫,探查究竟。

    但结果让东来武圣非常郁闷。

    没有外敌入侵的痕迹,没有内部作乱的痕迹,也没有大日圣宗自家弟子失手犯下错误,引爆火海地宫的迹象。

    一切都显得毫无征兆,毫无缘由,让人摸不清头脑,似乎老天发飙,突然给了大日圣宗一个难堪。

    这让大日圣宗上下都感到一阵憋闷,满腔紧张和怒火,找不到地方发泄。

    仿佛家中安坐,却飞来横祸。

    燕赵歌这远在八极大世界另一端打来的一记闷棍,让整个大日圣宗一时间都有些发懵的感觉。

    随着时间推移,南荒火海地宫变得极度狂暴,地下的无穷火焰和岩浆,渐渐都要冲出地表。

    大日圣宗上下,唯有黄光烈眼下还能在地宫中活动。

    他强势出手,总算没有让危机再进一步扩大化。

    但也只能勉强之主地宫中火力进一步上涨的趋势,想要让地宫内肆虐的力量平息下去,只能靠时光来慢慢消磨。

    当燕赵歌抵达碣石城的时候,南荒火海地宫外围,一群大日圣宗顶尖强者聚集于此。

    上到现任宗主黄旭,下到黄光烈之孙,黄旭之子黄杰,尽皆到场。

    众人都神色严肃盯着地宫入口,那里现在可以清晰看见道道火光在其中闪烁,不时有火焰从入口处喷出,冲天而起。

    良久,一个白衣老者仿佛大日东升,从火海中走出,正是黄光烈。

    黄旭、黄杰父子还有其他人一起迎上前,向黄光烈行礼。

    黄光烈面无表情:“根源是地脉火髓突然异变,方才造成这一切,想要恢复,只能靠时间慢慢磨,至少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

    闻听此言,大日圣宗上下全都黑了脸,满嘴苦涩。

    黄光烈目光扫视全场:“除非,能找到事情的根源起因,对症下药。”

    “如此异变,老夫不相信是天降横祸,必然有原因在。”

    “自身没有问题,那就必然是外部作祟。”

    黄光烈看向黄旭:“外界最近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消息?”

    黄旭说道:“有一件事,或许值得注意,只不过有些太过匪夷所思。”

    “之前有消息,广乘山的燕赵歌,在极北雪原大闹一场,同天雷殿发生冲突,杀了天雷殿几个人,抢走天雷殿上品灵兵惊穹弓,同时进入过昔年冰龙武圣的遗迹,从中取走什么,还不好确定。”

    “这个消息早已知晓,但之前遗漏了一些细节,这次又特意找天雷殿的人查证询问了一下,方才知道,燕赵歌设伏杀死他们多人,所使用的陷阱机关,是触动了极北之地一条地脉冰髓分支。”

    黄旭眉头微微蹙起:“都是地脉,虽然一南一北,一冰一火,但这其中,感觉有些玄机存在。”

    周围的大日圣宗高层强者都陷入沉思:“虽然如此,但是距离也太远了吧?真的有关系吗?”

    一直沉默不语,仿佛黄旭影子似的黄杰,这时轻声说道:“有个事情,是大破灭前流传下来的,到了现如今仿佛传说故事一样。”

    “武道巨擘雪仙宫有一口灵秀的天霜冰泉,毫无征兆、毫无缘由的枯竭,令当时的人百思不得其解,成为一桩悬案。”

    黄杰言道:“虽然是一个是增强,一个是衰竭,但那天霜冰泉的经历,与今日南荒火海地宫的情况何其相似?”

    黄光烈仰头望天,半晌之后说道:“冰火相济,相生相克,两极对立……不是没有可能。”

    一个老者看了眼前在地下,不知多么辽阔庞大的火海地宫,有些迟疑的说道:“元正峰去干,也就算了,那燕赵歌初入大宗师的修为,能引动地脉?而且还是冰火对立,在极北影响南荒?”

    其他大日圣宗武者都微微点头。

    黄光烈、黄旭、黄杰祖孙三代也是一脸凝重之色,感到荒谬难以置信。(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