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书生和高放,被阿虎一手一个擒拿了,仿佛老鹰捉小鸡一样拎着。

    燕赵歌坐在椅子上,抬头望着屋顶,两眼视线没有焦点,倒有些神游天外的感觉。

    突然,他神情微微一动:“哦,很多人么?”

    在燕赵歌的感知中,有大量武者正向着自己所在的宅院包围过来,气势雄壮的同时,更传出整齐肃穆的感觉。

    燕赵歌失笑摇头:“大军?这是拿我们当妖兽来围捕吗?”

    封云笙、徐飞等人面面相觑。

    此前已经知道,在这个浮生大世界,为了对付半妖武者,为了主动狩猎强大妖兽以获得血脉力量,妖血武者不乏结阵抱团的时候。

    不仅仅是扶然国,便是血云宗这样的大宗门,门下弟子也会专门演练大阵,在必要的时候结阵共同对敌。

    徐飞缓缓说道:“我八极大世界虽然也有阵势,但大部分都是依托地利而建,少有多人组成战阵。”

    燕赵歌言道:“修练方式不同带来的差异,这里的人组成战阵,大多是修练同一种妖兽血脉,又或者相近妖兽血脉,如此力量可以形成连携,以战阵导引。”

    “并不适合我们那边,大破灭之前倒是有些战阵流传,不过也各自有独特的布阵要求,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

    “想要获得超出寻常的力量,总要有些付出,有些限制的。”

    燕赵歌咂咂嘴,心中有些哭笑不得:“哥倒是知道一些不错的战阵,问题是,都太高端了……”

    阿虎在一旁问道:“公子,对方这是打算依多为胜吗?”

    “攒鸡毛凑胆子,想群殴呗。”燕赵歌耸耸肩膀,转头看向高放二人:“看来在贵国太子殿下心目中,你们也不是很重要啊。”

    鹰羽门门主高放面如死灰,而那中年书生感受到外面成群结队排山倒海的大军气势,不由脸色有些难看:“不是太子殿下来了,是赤戟军大统领带同赤戟军来了,此人向来独断专行,脾气又臭又硬。”

    “他肯定是认为尊驾在康河京里肆无忌惮,扣押我们的行为,如同挑衅我扶然国,所以便出手了。”

    燕赵歌饶有兴趣的问道:“怎么他可以自由调集大军,不用请示你们国主和太子吗?”

    中年书生和高放都有些尴尬:“国主正在闭关,对此人极为信任……”

    燕赵歌咧了咧嘴。

    死忠于国主,对太子却不是很感冒,这样的人……

    燕赵歌一笑:“也就是说,这人也不会在意你们的死活喽?”

    高放二人笑容都有些勉强,中年书生勉强打点起精神:“所以,尊驾扣着我们,也没有什么作用,倒不如放了我们,我们为你在赤戟军大统领面前转圜一二。”

    “赤戟军大统领对国主忠心耿耿,只是眼睛里不揉沙子,我们完全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尊驾实力出众,赤戟军大统领肯定也不想为扶然国树下如此强敌,在康河京大战,更是有失体统……”

    燕赵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两个,笑着问道:“会不会我刚放你们出去,你们反而在那赤戟军大统领面前火上浇油,撺掇大军立刻攻进来?如你们所言,反正这位大统领和你们身后的太子很不对路子。”

    “他能不能杀我,另算。我要是宰了他,对扶然太子来说,似乎是乐见其成的好事?”

    高放和那中年书生,都连忙说道:“绝对不会,绝对不会!”

    外面传来几乎凝结为实质的肃杀之气,高放二人额头都开始有冷汗低落。

    燕赵歌笑着摆摆手:“放轻松一点,我只是奇怪,这个时候,你们的太子殿下在哪里?按你们所说,你们在他跟前,地位还是挺重要的。”

    高放和那中年书生对视一眼,犹豫片刻后说道:“太子殿下可能正在接待血云宗的使者,接到消息会稍慢一些,不好怠慢了贵客……”

    燕赵歌点点头:“那赤戟军大统领敢动手,不怕他吃不下我们,其实也是因为血云宗来了人的关系吧?”

    高放两人点头。

    他们却乐观不起来,毕竟已经落在燕赵歌手里,随时可能被杀了,哪怕血云宗的高人能为自己报仇,可谁又愿意丢了性命?

    燕赵歌感兴趣的问道:“三妖四宗之名我听说过,不过血云宗到底比你们强多少?让那赤戟军大统领这么有信心?”

    高放和那中年书生,都有些奇怪的看向燕赵歌。

    燕赵歌淡淡一笑:“我祖上驰骋浮生的时候,还没三妖四宗这回事呢,只不过往事如过眼云烟,不提也罢,我这人更重视现在和未来。”

    高放叹息一声:“如果说国主震怒,旦夕之间就可以让我鹰羽门覆灭的话,那么血云宗如果要出手对付扶然国,也该是一样的情况,甚至可能更重要。”

    中年书生说道:“包括扶然国在内,周围共计三十六国,尽皆是血云宗统御之地。”

    “这次血云宗在扶然国召开大会,吸纳弟子,其实只是包括扶然在内的六国,这样的大会,还在其他五个地方举行,面对其他三十国。”

    “妖兽九品,上三品的妖兽血脉,只有血云宗等四宗才有,中三品的妖兽血脉,对扶然国来说已经是极为珍贵,犹如国宝,但在血云宗,也不过等闲平常而已。”

    燕赵歌听得津津有味,听到这里,突然问道:“六足闪电飞豹,在你们这里算几品?”

    高放答道:“上三品中的第三品。”

    燕赵歌貌似无意的问道:“有没有修练六足闪电飞豹血脉的成名武者?”

    高放二人彼此对视一眼:“六足闪电飞豹血脉,只在血云宗才有,比较出名的高手有两个,一个是宗中宿老‘豹王’凌刚,还有一个是他的弟子‘小豹王’何泰成。”

    中年书生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燕赵歌:“你们该不会跟凌刚、何泰成师徒起过冲突吧?何泰成便已经是成名多年的强者,就算你们能胜过他,惹出他师父凌刚,决计要吃不了兜着走,更别说他们身后站着整个血云宗!”

    燕赵歌笑了笑,若有所思。

    几人谈话期间,外面赤戟军的战阵已经彻底形成,虽然没有冲进来,但海潮一般的妖力使得宅院由外向内垮塌。(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