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浩生目光沉凝:“时光之剑……岁月流光剑!你是升灵子的传人?!”

    大玄王朝昔年开国之时,太祖玄文王神功盖世,威压皇笳海,同时还有人与他一起打下日后大玄王朝的江山。

    彼时玄文王与这些师兄弟相称,升灵子便是其中一人。

    后来大玄王朝在皇笳海的天下鼎定,玄文王开国称王,升灵子等人却没有留下来,而是消失无踪。

    这给后人留下许多猜测,例如鸟尽弓藏,诛杀功臣等等可能。

    但看今日模样,周浩生便知道之前大家都猜错了。

    升灵子一脉是真的不在乎皇笳海的统治权,当年大玄王朝立国便功成身退。

    如今大玄王朝局势不稳,他们竟然便再次出现,助一臂之力。

    眼前这人看着年轻,但辈分年龄恐怕比他周浩生和玄穆王都还要更高,一身修为更是达到武圣七重境界,已经踏上仙桥。

    对方向着幽暗宗总坛走来,一步步迈出,便仿佛踏在一座无形之桥上,越走越“高”。

    所谓“高”,并非单纯空间距离上来到幽暗宗总坛上方,而是仿佛步入更高层次,俯瞰下方的周浩生等人。

    周浩生神情严肃,同大阵之力化为一体,仿若千暗之渊,承受上方犹如瀑布一般落下的如水剑光冲击。

    吞噬包容万物的黑暗,此刻却抗拒一切于外。

    那仿佛瀑布一样落下的剑光,撞击黑暗,竟然碎裂弹起,飞散开来,化于无形。

    就像是真正的流水撞击在下方黑色岩石上,飞溅起朵朵水花。

    上空的“年轻人”低头看了幽暗宗总坛一眼,徐徐点头,双目中沧桑感更加浓郁,而五官面容却似乎更年轻了几分。

    他手中多出一柄长剑,锈迹斑斑,腐朽不堪,仿佛随时都可能自己断裂似的。

    但随着他一剑挥出,那如水剑光,变得更加飘忽不定。

    被剑光沾染的天地,其时间流速仿佛变得忽快忽慢起来,形成一种扭曲的力量。

    那犹如凝固的黑暗,在这样的剑光攻击下,也渐渐被洞开,仿佛水滴石穿一样。

    周浩生身上长袍,密密麻麻的黑光咒文已经练成一片,形成黑色光幕,同他自己的武道拳意不分彼此。

    但周浩生此刻心情沉重。

    平日里,依托原暗洪荒阵,自己尚可与对手之一战,可是现在一来正在进行幽日凛月祭礼,二来还有玄穆王在旁攻打,周浩生顿时感觉压力巨大。

    幽暗宗其他还在总坛的强者都来助战,但大玄王朝也强者如云。

    周浩生更发现,除了那武圣七重的强者以外,更还有其他升灵子一脉的顶尖好手助阵。

    幽暗宗面临的局势,顿时极为恶劣,原暗洪荒阵眼看就要被攻破。

    一杆恐怖的枪锋,自虚空中探出,枪锋所及之处,虚空直接开裂。

    尖锋一点燃烧熊熊火焰,火光落出,这界上界皇笳海一隅的天地,似乎都被焚烧殆尽,留下一道空白。

    玄穆王面无表情,以五火真功和七禽宝枪的绝学,催动手中长枪,向着幽暗宗总坛杀去。

    “玄王枪!”看见那杆长枪,周浩生比看见武圣六重、见神后期境界的玄穆王本人还要更加重视。

    可是他已经被上方的岁月流光剑牵扯全部精力,此刻却是无力再抵挡这恐怖的一枪。

    幽暗宗总坛内,有其他幽暗宗强者迎上,但是面对玄王枪的枪锋,却无力抵御。

    此刻玄王枪在手的玄穆王,丝毫不比那施展岁月流光剑的武者稍弱。

    恐怖的枪锋,终于破开原暗洪荒阵!

    仿佛黑夜之后,黎明破晓,光亮重回大地,熊熊火光,瞬间照亮城池和半边山崖。

    周浩生面沉如水,双掌徐徐一合,然后猛然向着两边用力一分。

    漆黑的天幕仿佛被撕裂,迸发出前所未见的强光,甚至遮蔽了熊熊火光和岁月流光。

    暗极生光,黑暗到了极致,孕育出无比纯粹,无比耀眼的光辉。

    虽然转瞬即逝,却绚烂无双。

    璀璨光辉化为恐怖刀光,斩向玄穆王。

    玄穆王沉着的收回手中玄王枪,在天空中一横,拦住周浩生恐怖的暗极华光刀。

    双方碰撞,天空亮成白茫茫一片,火雨和光雨一起向下散落,下方大海被打得千疮百孔,海水几乎全部蒸发干净。

    但在茫茫白光之中,那看似不急不缓的岁月流光剑再次向周浩生斩来。

    周浩生沉着应对,将明暗交错,晦明变化之意境演绎,明亮刀光一转,瞬间又化作一片黑暗,卷住如水剑光。

    可是剑光快慢变化之间,陡然避开周浩生的防御,向另一个方向袭去。

    周浩生心叫不好,醒悟对方是声东击西。

    他欲要变招,但玄穆王挺着玄王枪再次攻上。

    左支右绌间,周浩生难以兼顾,就见那时光长河一般的剑光,斩在他头顶的幽日凛月之上!

    被那剑光一卷,漆黑大日和幽蓝满月,一起自周浩生头顶坠落,化作流光,纠缠着向远方落去。

    幽日和凛月交缠之间所形成的独特奇异空间里,这一刻也天翻地覆。

    燕赵歌置身其中,稳定住自己的身形,可不想再经历一次刚才过山车一样的感觉。

    看着眼前升落开始变得紊乱的幽日和凛月,感受这方空间同外界原暗洪荒阵的联系中断,燕赵歌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目光开始变得锐利:“虽然和预想的有差别,不过仍然有办法可想。”

    而在同一时间,远方天际飞来一道雄浑剑光,波澜壮阔,大气磅礴。

    玄穆王目光微微一凛:“北海剑阁?来得真快。”

    剑光惊天,目标指向那正攻击幽暗宗总坛的剑客。

    双方剑光在半空中交击,掀起万里狂澜,席卷四方。

    周浩生的压力为之一松,连忙挡下玄穆王和玄王枪。

    双方阵营中,各冲出几个人影,飞速向着幽日凛月坠落的方向追去。

    而在另一个方向,却也有光华亮起,目标同样指向幽日凛月。

    光芒起落间,仿佛日月交替,分明是光明宗一脉日月交泰法的传承。

    虽然被幽日凛月笼罩,但是对方离得近了,燕赵歌还是立即起了感应:“光明宗的人……”(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