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1.走前人没走过的路

    北冥分身成功登临武圣三重,合相后期境界。

    炼化大量龙气洗练身体,吸收部分幽月之力,修练绝世武学大荒鲲鹏法,都使得北冥分身实力一进再进。

    终于在今日,再得地海肺晶这样的大机缘后,成功踏出最后一步。

    厚积薄发之下,对许多人来说艰难无比的关卡,北冥分身跨过,却有轻松之感。

    一切水到渠成。

    那老者虽然也是武圣三重境界的强者,更修练宙光天书这样的绝学,实力脱俗。

    但面对燕赵歌那墨绿竹杖,他的圣兵辉虹剑难以发挥作用。

    燕赵歌直接卸了傲寒武衣,也给北冥分身穿上。

    本就凶威滔天的北冥分身更加威猛,接下来这一战的结果,也就注定。

    群龙殿中道道龙气化作锁链,将那老者退路完全封死。

    打,打不过,跑,也跑不了。

    燕赵歌尝试生擒这老者,对方既然肩负运送承天礼香、地海肺晶这些宝物的重担,那么对于承天效法阵的情形,多半有所了解。

    虽然都是武圣三重,合相后期境界,但这人知道的事情,显然比那纨绔子弟康锦源更多。

    但这老者却烈性的很,不似那康锦源一般畏死。

    到了最后眼见逃生无望,燕赵歌更有生擒活捉的打算,他自己一咬牙,竟然主动撞在北冥分身的枪锋上。

    北冥分身力量手法随心,果断收力。

    那老者却摆出与敌协亡的架势,全然不顾自身,趁机猛攻。

    燕赵歌微微摇头,北冥分身一枪递出,将这对手胸口刺了个通透。

    生命的色彩在这老者双目中飞速逝去,整个人归于腐朽。

    临死前,他目光中充满不甘,却不是为了自己的败亡:“小贼,你坏我等大事,必不与你善罢甘休!”

    燕赵歌看着他,突然一笑:“老鬼,你们则是成全了我的大事,谢谢呦。”

    北冥分身收缴了那老者手里的辉虹剑。

    燕赵歌本尊则伸出手掌,印在那老者丹田上,混沌般的气流,侵入其中。

    弥留将死之际的对手,艰难的呢喃:“你想窥探本派绝学?没用的,怎么可能给你那么容易勘破?你……”

    他突然瞪大眼睛:“这……”

    燕赵歌神色淡然,掌心混沌般的真元侵入老者体内,渐渐形成无极之象。

    对方体内将散未散的真元,仿佛化作时光长河,奔流不息。

    但这一刻,时光似乎在逆转,一切都重新倒退回最初的起点,天地未分,鸿蒙未开之时。

    燕赵歌脑海中,渐渐有一道道光纹亮起,凌乱排列,不成章法。

    但所有一切,都别具神妙。

    自己仿佛再一次站到时间长河之上,抽身出来,俯瞰沧海桑田,世事变迁。

    “虽然不完整,但也让人受益无穷了。”燕赵歌嘴角微微勾起,心情非常愉快。

    看着那老者脸上难以置信的神情,燕赵歌轻笑道:“你对你修行的岁月流光剑,有多少了解?知道其根底是什么吗?”

    “宙光……天……书……”老者艰难的说道,出气比进气多,眼看就要不活。

    燕赵歌轻轻颔首:“宙光天书,玉清嫡传,元始天书后天六书之一。”

    “你既然知道宙光天书的名头,那应该也知道元始天书十卷,无极天书乃是十书之首,万法之源。”

    那老者膛目结舌,一口气没接上来,就此死不瞑目。

    燕赵歌收回手掌,摇了摇头,北冥分身将这老者尸首拎了下去,燕赵歌自己则看着手中的辉虹剑沉思起来。

    “此前还念叨自己手里不曾有一件圣兵剑器,如今就来了。”

    燕赵歌失笑,屈指轻弹手中长剑。

    这长剑所蕴含的力量意境,并不完全同宙光天书与岁月流光剑相契合。

    燕赵歌刚刚同那老者交过手,揣摩其武道真意,此剑应该不是他自身炼制。

    或是他人赠予,或是自身机缘得自外界。

    不过,这辉虹剑的品质,却是极高,在下品圣兵中,是佼佼者。

    “群龙殿和幽日凛月祭礼等机缘之下,我积累之丰厚远超常人,不用像其他超凡大宗师一样苦心经营,慢慢前进。”燕赵歌心中思索:“有无极天书打底,肉身体魄同武道灵相结合这一关,对旁人来说艰难无比,甚至危险重重,但对我来说却不难。”

    “只是,仅仅这样便够了吗?”

    燕赵歌喃喃自语,突然笑了起来:“人心不足蛇吞象,古人诚不我欺。”

    “志存高远和好高骛远之间,往往只有一步之遥啊。”

    燕赵歌屈指,轻弹辉虹剑剑刃,激得这件圣兵剑气滚滚,不停反抗。

    他的目光渐渐变得坚定:“大破灭前,满天仙神,一场浩劫,如今还剩多少?他们尚且如此,何况凡人?”

    “想要跳出井外,需要试试前人没走过,或者很少走的道路……”

    …………

    在燕赵歌同那老者交手的同时,皇笳海北部的战局,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

    全凌洲漫天雷火,牵引整个天火劫雷阵皆为之变动。

    北海一带灵气流动都变得紊乱,自然也惊动了磨庐洲剑界里的反玄大军一众强者。

    趁着大玄王朝阵脚不稳的机会,反玄大军果断发动一波反冲锋,让大玄王朝更加焦头烂额,双方战成一团。

    而对于全凌洲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不管是大玄王朝还是反玄一方,都颇为诧异。

    农宇轩等光明宗武者避开光柱最终的爆炸,也同当地大玄王朝武者发生冲突。

    甩掉追兵之后,农宇轩一行人出人意料的又返回全凌洲北部海域。

    望着仍然仿佛被煮沸一般的大海,农宇轩沉思不语。

    他身旁的光明宗武者百思不得其解:“一个大宗师,怎么做到的?”

    “宇轩,你是本宗对天火劫雷阵研究最深入的人,大玄王朝在这方面能比你强的人都屈指可数,你能看明白那个下界小子是怎么做到的吗?”

    农宇轩闻言不答,身形下沉,直接入了大海中,落到海底,靠近地壳。

    那里,仍然时不时有熊熊地火喷发。(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