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6.你们不敢杀,我敢

    北冥分身双手成爪,强行将那青年僧人真元所化护体佛光撕裂。

    那青年僧人在最初的震惊后,却飞速冷静下来。

    他双手一起向上举,十指张开,仿佛莲花盛放。

    佛光化作金莲,然后向着北冥分身当头轰落!

    这僧人护体佛光可以硬挡北冥分身一击而不立刻被攻破,便说明他也同样具有武圣六重境界相近的修为实力。

    能达到这个修为境界的佛门武者,不论性格如何,不论天资悟性如何,至少意志都异常坚定。

    虽然震惊于北冥分身的突然现身和强大实力,更面对生死难关,但这和尚还是瞬间做出最合适的应对。

    速度不如北冥分身,想要拉开距离完全痴心妄想。

    护身佛光在北冥分身攻击下难以长时间坚守。

    既然如此,那就索性以攻对攻,迫使对手自动收招回救,否则就拼个两败俱伤!

    北冥分身破他的佛光,身形停滞,在这一瞬间,速度优势等于不复存在。

    这一瞬间,也是这青年僧人出手的唯一机会,把握不可谓不准。

    呼啸而至的佛顶金莲,带动沉重的压迫力,犹如须弥山倒塌一样,朝北冥分身砸落。

    那威势比之山峦般的巨大白象整个身体跃到空中再四足齐踏的落下,还要恐怖得多,沉重得多!

    北冥分身头顶的虚空,都扭曲坍塌,不断溃灭。

    他抬眼看了一眼金莲,冷笑声中,左手收回,向上凌空一翻,恍若真龙出海,冲上九霄。

    龙影和金莲对撞在一起,龙影破碎,金莲也完全崩灭。

    北冥分身的右手重新由爪变拳,仿佛大枪的枪锋一样,继续捣向对手的心窝。

    青年僧人双掌齐齐给北冥分身的左手架住,再无法拍落。

    他脸色微变,深吸口气,身上袈裟亮起金光,构成他身上最后一道屏障,帮他挡住北冥分身这一拳。

    金光骤然摇晃,仿佛风雨中的灯火一般飘摇。

    要不是这件佛门中品圣兵及时替他抵挡,北冥分身以拳代枪的这一击,就可能洞开他的胸口。

    青年僧人硬接北冥分身这一拳,身形趁机向后飘退。

    但北冥分身脚踏连环,跟身进步,立即又是一拳打来。

    这青年僧人只能一退再退,收回双手苦苦抵挡。

    此刻他便是想要还手,都没有余力。

    北冥分身连出数拳,打得对方全无招架之功,身形一闪间,忽地闪到那青年僧人身后。

    他双手齐出,从身后抓住那僧人背心要穴。

    双掌掌心仿佛各出现一个黑洞,牢牢吸摄住对手身体,强行吞噬对方力量。

    青年僧人背心一麻,顿时感觉身体渐渐变得无力,真元佛光飞速流失。

    他虽惊不乱:“佛光乃佛祖所赐,失之不祥,但佛光入你体内,正可让你皈依我佛!”

    他转头望去,却见北冥分身神色如常,体表并没有佛光涌现。

    但在北冥分身头顶,武道真意升腾,汇聚成具体影像,显现者并非鲲鹏或真龙,而是一头饕餮!

    那青年僧人一颗心猛地沉下去。

    饕餮吞天噬地之能特异,并不似某些魔道绝学那样直接吸纳他人真元,掠夺精华。

    这佛光让北冥分身以饕餮之法吞噬,很难造成足够影响。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此刻将那白象踩在脚底的盼盼。

    青年僧人身上袈裟佛光闪耀,为他阻隔北冥分身的力量。

    但北冥分身的身上同样呈现中品圣兵崭金铠的光辉,同那袈裟纠缠,将其力量牵制压了下去。

    这青年僧人只能强行催谷自身力量,尝试挣脱北冥分身的擒拿,以避免自己被生擒活捉的下场。

    其他佛门武者并没有旁观,而是也一起向燕赵歌、北冥分身和盼盼冲上来。

    北冥分身与盼盼都没有理会,专心处理自己的对手。

    燕赵歌驱动身前黑色金属长匣,化身黑洞,显露吞天噬地之威能,将对方的攻击力吞噬。

    先前围攻高晴等人的佛门武者见状,连忙舍了高晴他们,也向燕赵歌这边扑来。

    燕赵歌目含煞气,再次轻轻一拍吞天噬地匣,顿时无数剑气再次迸发出来,铺天盖地朝佛门武者射去,阻住他们的去路。

    “既然已经有你了,其他人就没必要留了。”

    燕赵歌看着那青年僧人,笑着说道。

    一旁的上清弟子却连忙说道:“不要在这里杀他们!”

    燕赵歌微微扬眉,脑海中闪过当初孙仲达所说的一句话。

    “遇上佛门中人,我要么立刻退走,要么直接动手诛杀,若是真的杀了对方的人,则要尽快退回碧游天,否则对方的大能强者会在极短时间内知道是我动的手,并且瞬间赶到。”

    眼前的上清传人,显然也是相同的顾虑。

    先前燕赵歌便留心到了。

    包括高晴在内,不止一个上清弟子,方才一边跑,手里还拎着些个佛门武者。

    似乎是之前就和佛门武者交过一次手,将对方打成重伤后,生擒活捉了。

    接下来在这里被又一批敌人追上,于是缠斗起来。

    高晴等人实力不俗,只是一边带着俘虏,一边面对一群佛门武者围攻,才会显得有些左支右绌。

    到了后来,他们将手里抓着的佛门武者摔了出去,放开手脚,立刻就重新占据上风。

    但先前被他们重创后擒拿的佛门武者,他们仍然没有下杀手。

    这却不是一众上清弟子于心不忍,而是他们担心无法尽快返回碧游天的话,立即有极为强大的佛门顶尖高手追杀过来。

    对方向燕赵歌劝道:“你莫要不信邪,这是本派先辈无数次经验总结的教训。”

    他指了指那些僧人:“未来佛祖高高在上,或许不管这些他们,但除了未来佛祖,也还有其他佛门大能强者,一旦他们死亡,对方可以清楚知道杀人者是谁,更能确定地点,迅速降临。”

    “若是修为足够高的佛门大能,瞬间就到!”

    那让北冥分身制住的青年僧人,神情虽然有些晦暗,但仍一片安然,静静说道:“施主三思,莫要继续执迷不悟。”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施主现在只是身处外道,但若一错再错,则难免沉入魔道。”

    “那时难免悔之晚矣,我佛有慈悲度人之手段,却也有伏魔灭魔之怒火。”

    燕赵歌呵呵笑道:“你言下之意,许你们度化我,我却杀不得你们喽?”

    有上清弟子飞速说道:“界上界不乐意沾染麻烦,你若实在不忿,擒了他随我们回碧游天,到时候随意你把他千刀万剐都行……”

    话未说完,燕赵歌一笑:“哪用那么麻烦?”

    说罢,他直接抬起手掌,向一个持戒刀劈向自己的佛门武者头顶打下!(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