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张树仁此刻的心境,燕赵歌可就不照顾了。

    凶狠一斧上去,差点就将那参天梧桐直接伐倒!

    张树仁气得几乎要喷血,此刻也只能咬紧牙关。

    他陡然发力,凭借短暂爆发暂时震开太阳印。

    然后双掌交错间,招式变化,不再攻击,而是全力防守。

    顶天立地的梧桐宝树,这一刻形体更加真实,宝光冲天而起。

    这位武圣九重,仙桥后期境界强者,在这一刻仿佛整个人都化身为一株参天大树。

    功德厚土在脚下呈现,覆盖整座浩灵山,与大地相连,承天载物。

    圣德水波,在大树脚下绕行,流转不休,隽永源长。

    福德紫光于枝叶上闪烁,而茂密的枝叶间,一缕缕阴德白气飘荡,似有还无。

    张树仁将自身防御力在这一刻提升到了极致。

    他的梧桐神掌放弃进攻用来全力防守,本就是凤仪山梧桐坡第一防守绝学。

    此刻四德加身,更是彰显一位梧桐坡嫡传武圣九重强者,防御力所能达到的最高程度。

    燕赵歌一斧头抡上去,梧桐宝树岿然不动!

    “确实不俗。”燕赵歌眼睛发亮,索性收了逆乾坤斧,手里却多出一只似短剑似印章的存在。

    张树仁见了,气极反笑:“又一件上品圣兵?”

    正是光阴剑印。

    燕赵歌手持光阴剑印,以之为剑,便又是一式斩青龙向张树仁刺来。

    剑印落在张树仁化身的梧桐宝树上,凶戾剑芒闪烁,参天巨树顿时一颤。

    那华光闪耀的树干表面,赫然出现枯萎的痕迹。

    下方功德厚土浮动,仿佛供给无数养分上来,让树干上枯萎的痕迹渐渐又重新焕发勃勃生机。

    但紧接着,在剑光攻击下,就再次枯萎。

    双方隐隐呈现拉锯之势。

    燕赵歌并不着急,张树仁却心中一沉。

    因为,先前被他勉强震退的太阳印,再次当头砸落!

    金色大日落下,目标正是那高耸入云的梧桐宝树。

    凤凰栖梧桐,世人皆知。

    但这一刻,却仿佛有一头大日金乌从天而降,要落在那梧桐树上。

    不管凤凰乐不乐意,也不管梧桐乐不乐意。

    虽然整株宝树上下,都火焰缭绕,不仅不惧烈火,甚至自身就生出火焰。

    可是此刻在熊熊大日炙烤下,生机勃勃的梧桐枝叶,也隐现干枯之象!

    袁显成终于按捺不住,身化火凤,来到梧桐树巅。

    凤凰这一刻开始驱赶那意图占据自己凤巢的金乌,双方斗得不亦乐乎。

    袁显成将自己的五凰扇一甩,落在枝叶间,将这件上品圣兵暂借给张树仁。

    张树仁却没有使用,这时候他只能全力防守,持了五凰扇,也只能是白白给燕赵歌的墨绿竹杖敲打。

    这位梧桐坡宿老,这一刻静下心来,专心防御燕赵歌攻势的同时,更多在观察燕赵歌。

    经历了和东泉道人、赵真、袁显成的大战之后,再和他张树仁交手。

    便是很多与他同境界的武圣九重、仙桥后期境界强者,就算没有力竭,消耗也不会小。

    燕赵歌神色如常,一呼一吸之间,比之先前粗重许多,更着痕迹。

    阴阳二气显化为黑白两色,被他不停吞吐。

    但是燕赵歌的呼吸,哪怕同张树仁这样的武圣九重大佬交手,也不见丝毫错乱或急促,始终保持平缓而又稳定的节奏。

    他胸腹之间,赤白青红黑五色光华闪耀,并且在不停转动。

    额头上更是有一个太极图纹若隐若现,不断转动。

    张树仁见状,心中更惊:“难怪有这么强的实力!这年轻人到底身兼多少种绝学?”

    “张师叔,这燕赵歌至少通晓玉清嫡传先天三书之一的番天书,和后天六书中的阴阳天书与生生造化天书。”袁显成看出自家师叔是想试图和燕赵歌打持久战,他连忙提醒。

    张树仁言道:“老朽知道,除此以外,还很可能有宙光天书,而且不知是否和妙飞峰有关,他还会太清一脉先天五太之一的太极阴阳掌!”

    “此子今年到底多大年纪?”说着,张树仁倒抽一口凉气。

    越顶尖的绝学,包含道理越玄奥曼妙,想要修练到一定高度,武者便需花费大量精力。

    番天书、阴阳天书、太极阴阳掌这样的绝学,随便某一种,换一个人来练,绝大多数人,恐怕都要穷尽一生心血。

    当然,花费的功夫时间,也足以造就一位顶尖强者。

    这么多绝学兼于一身,眼前的青年能有如此恐怖的实力,似乎也不是那么让人难以置信。

    只是,说来容易做来难。

    怎么做到的?

    这更令人难以置信。

    张树仁在界上界闯荡多年且先不提,便是袁显成,年纪在同境界武者中虽然很年轻,但放在大众的时间观念里,也成名多年。

    各式各样的天才见过无数,但眼前的燕赵歌仍然让他们隐隐有种三观被颠覆的感觉。

    为什么就连敌对的东南阳天境都对袁显成的实力颇为称许?

    因为不管什么原因,他是目前凤仪山梧桐坡唯一一个修为没到武圣九重,仙桥后期境界,就已经同时身负四德的人。

    这为袁显成铺平了通往武圣九重的道路,只要积累足够深厚,武圣九重,仙桥后期境界十拿九稳。

    像其师庄深一样登临人间至尊之位,希望也非常大。

    其他梧桐坡武者不想跟他一样吗?

    当然想,然而,做不到。

    想要学会跑之前,只能一步步向前稳稳的走。

    袁显成天才绝伦,但也是因为机缘,方才能远超常理,走到现如今的高度。

    可是跟燕赵歌此刻一比,差距大到让梧桐坡武者膛目结舌的程度。

    别说燕赵歌年纪比袁显成年轻太多,就算两人同龄,差距也太大了。

    “番天书,竟然有玉清先天三书之一的番天书,这样一来他真元之雄浑厚重,远远不是见神武圣的层次。”张树仁嘴里一阵发苦:“阴阳天书,太极阴阳掌,玉清、太清两大绝学同修?那他回气速度比老夫还强。”

    “如果还修练生生造化天书,那还会进一步增强他真元积累与恢复。”

    梧桐坡长老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向燕赵歌。

    照这么拖延下去,还真不一定谁先被耗死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