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6.说打回去,就必然一路打回去

    自当初在东南阳天境皇笳海留下见神武圣追杀仙桥武圣的传说后,今日在南方炎天境,燕赵歌再次惊艳世人。

    以一介见神武圣之身,追着张树仁和袁显成两大仙桥武圣一顿胖揍,从宣宁山脉一路追杀到方圆山。

    如果说被追杀的对象是一般人的话也就罢了。

    但张树仁和袁显成自然远非一般人可比。

    一个武圣九重,仙桥后期境界,南方炎天境在南方至尊庄深以下最杰出的强者之一,凤仪山梧桐坡屈指可数的耆宿长老。

    一个武圣八重,仙桥中期境界,天赋奇才,便是其他许多武圣九重境界强者都做不到追着他跑。

    凤仪山梧桐坡作为南方炎天境之主,在这里自然是传奇似的存在。

    但今天,注定他们声望大跌,名誉扫地。

    燕赵歌通晓大荒鲲鹏法与北冥神枪,修练宙光天书和陷仙剑皆有所成。

    论速度,张树仁和袁显成无法摆脱他的追击,只能憋屈的被燕赵歌一路撵着打。

    万幸二人修练凤凰真形卷,防御力惊人,这才得以一路退回方圆山。

    燕赵歌衔尾追杀,进入方圆山地面,心中突然一动。

    下一刻,眼前有万丈光辉亮起,弥漫天地。

    恐怖光华之中,仿佛有一株又一株全身缠绕烈火的梧桐树拔地而起,遮天蔽日,形成一片巨大的梧桐林。

    梧桐林中,声声凤鸣回响,并不刺耳,但是震撼。

    张树仁和袁显成进入梧桐林范围后,气势顿时一变。

    滚滚烈火向四周围扩散,海浪一般席卷燕赵歌。

    燕赵歌停步,收了光阴剑印,抄起太阳印,迎着眼前火海硬碰一击。

    他定睛看去,就见回到落在梧桐树上的张树仁,肩头伤势竟然开始缓慢愈合。

    燕赵歌的斩青龙之剑至凶至厉,乃是话蓬勃生机为极致的死灭之气,对凤仪山梧桐坡武者克制极为明显。

    以张树仁的修为实力,被燕赵歌一剑刺伤后,伤口都无法自愈。

    若是能静下心来调息,那伤口至少不会恶化。

    随着时间慢慢推移,伤口才有愈合的可能。

    可是被燕赵歌一路追杀,不给丝毫喘息机会,张树仁所受的剑伤,不仅没有缓解,反而还在渐渐加重。

    不过,此刻入了梧桐林,张树仁的伤势,顿时开始快速恢复。

    其伤口处,燕赵歌斩青龙之剑残留的凶戾剑意剑气,在不断被拔除化解。

    燕赵歌看眼前阵法,放眼望去,一望无际的梧桐树,个个高大,顶天立地,炽热如火傲岸高洁的同时,弥漫旺盛的生命力。

    自己的斩青龙剑式,在一定程度上克制凤仪山梧桐坡的凤凰真形卷,能以弱胜强。

    但水火之势,水势大了可以灭火,火势大了则蒸干水分。

    境界实力差距超过一定限度后,所谓克制也就变得不复存在了。

    “唔,这阵势非常不俗。”燕赵歌观察之后,微微点头。

    “宝梧镇岳”张树仁,除了一套梧桐神掌名动天下以外,同样广为流传的便是其阵法造诣。

    之所以由张树仁坐镇两境边界,防备东南武者,除了其老成持重的性格以外,精擅阵法,也是重要因素。

    方圆山边境,这两年也确实被他打造的固若金汤。

    燕赵歌看着梧桐林里的张树仁和袁显成问道:“此地生蕴之力浓烈,你们的伤势该很快便可以养好,可要重整旗鼓与我再战一场?”

    “东南那边的传闻,偶然提过一句,阁下年纪虽轻,阵法造诣却高。”张树仁不动神色的答道:“不知有无兴趣入老朽梧桐栖凤阵一游?”

    燕赵歌失笑:“二位好歹也是名门传承,又是仙桥武圣中的顶尖人物,不至于就这样待里面不出来了吧?”

    袁显成默不作声,张树仁此刻表情如常,只是微微一笑,不见尴尬恼怒之色。

    先前不明燕赵歌底细,接到袁显成消息知道燕赵歌现身后,他便飞速赶去浩灵山。

    为的是在东南武者反应过来前,先一步将燕赵歌拿下,然后再尽快返回方圆山,不给对面的东南强者机会。

    某种角度来说,因为本来镇守这里的职守,不管拿不拿得住燕赵歌,他都要尽快回来。

    张树仁先前的估计,最坏结果,是在浩灵山没能抓住燕赵歌,让燕赵歌跑了。

    那样的话,追击的事情也是袁显成等人的,他张树仁仍然回第一时间重返方圆山。

    当然,那时候他可没想到,居然会是他和袁显成被燕赵歌一路赶着打回来。

    不过,从结果上来说是一样的。

    张树仁现在所要做的事情,仍然如预期,稳守方圆山,盯死东南和南方的交界处,不让燕赵歌与东南强者汇合。

    接下来他只要耐心等待“燚王”彭鹤等人追上来就行。

    只是燕赵歌的实力着实超乎他的预料,这让他固守待援的难度增加。

    这种情况下,张树仁更加不会冒险了。

    哪怕任由燕赵歌在外面将他祖宗十八代都骂遍,张树仁也不会离开大阵去和他较量。

    有本事你就破我的阵,那我没办法。

    你破不了我的阵,那等“燚王”彭鹤等其他南方顶尖强者赶到,咱们再算总账,到时候任你本事齐天,也只有死路一条。

    虽然之前被燕赵歌打得异常憋屈窝火,但张树仁这时候心气已经完全平复。

    这位梧桐坡宿老,武圣九重境界的强者,现在对燕赵歌不存一点轻视之心,完全当成一个同层次的强者来对待。

    甚至,张树仁现在把自己放在较低的位置上,只求自己做到最好,不要犯错。

    燕赵歌见了,大致明白张树仁心中所想。

    他笑着摇摇头,视线环顾四周围。

    阿虎在一旁说道:“公子,对方这做派,咱们老虎咬龟,无处下嘴啊。”

    “那可不一定。”燕赵歌嘴角一扬:“说了一路打回去,怎可能一点准备都没有。”

    随着他身形渐渐上升,视野越发辽阔,将周遭天地环境,尽收眼底。

    方圆山一带,地势起伏较为平缓,群山峻岭之间,不似宣宁山脉那么险恶。

    除了山峦以外,这里最引人注目的乃是一条大河。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