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刚一到家,飞来横福

    (PS:唔,不知不觉间,一千章了,撒花庆祝一下。

    感谢一直陪伴师兄走到今天的诸位朋友们。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将继续努力,谢谢大家。)

    自家老爹天资卓绝,燕赵歌一向都是知道的。

    不过,因为荧惑戟的关系,在小离恨道场失散,燕狄刚一返回界上界就立刻闭关潜修,还是让燕赵歌感到颇不寻常。

    如今燕狄功德圆满破关而出,更臻至武圣七重,仙桥初期境界,似乎也在印证这一点。

    “确实有些收获。”燕狄看向燕赵歌:“之前你说,你这次到的宗元观,并非太清传承,而是上清传承?”

    燕赵歌颔首:“不错。”

    一边说着,他双瞳里,陡然有黑光闪现。

    燕赵歌捏了一个剑诀,指尖丝丝黑色剑气涌出。

    以燕狄的修为实力,都能感受到那慑人的杀气和死意。

    那是一种仿佛要屠戮苍生,诛杀世间一切生命的力量意境,残酷冰冷之中,却显得平静自然。

    似乎在昭示一个道理。

    死亡,是一切生命的归宿。

    不论古今,不论远近,终有这一劫。

    只要是有生命的存在,就可以斩杀。

    燕狄对这剑气,感受分外清晰,因为他有参研修练生生造化天书。

    这门玉清嫡传绝学,和燕赵歌此刻施展的剑道,仿佛一体两面,生死相对,但彼此之间,却互通有无,存在关联。

    道理上,相克却又相生。

    不过在实战中,燕狄不用交手便可以大致看出,这门剑道,一定程度上正好克制生生造化天书。

    准确说来,不仅仅是生生造化天书。

    类似钻研生蕴之力的绝学,都可能受到此剑克制。

    如南方炎天境凤仪山梧桐坡一脉的凤凰真形卷,又或者东方苍天境云渺山清华观传承的长生武典等等。

    当然,对上修练其他武学的武者,这凶戾至极,杀意决绝的剑道,同样都是可怕的杀星。

    八极大世界魔道武学低迷,但沧海大世界魔道武学却曾繁盛一时。

    界上界,其实同样有少量魔道武学流传。

    修炼者本身善恶不论,但魔道武学修炼起来,往往比较血腥,多造杀戮。

    但如果要在世间找一门杀意最强的武学,诸多魔道绝学,都比不过燕赵歌眼下正催动的这门剑道。

    而这门剑道,并无邪恶狂躁之感。

    只因为,其本身,便意味着生命的终结。

    “上清嫡传剑道……莫非是灵宝四剑之一,那传说中的戮仙剑?”燕狄很快明白过来。

    他没见过人施展戮仙剑,但却也有所耳闻,毕竟这剑法太出名。

    “诛仙利,戮仙亡,陷仙四处起红光。”燕赵歌徐徐点头:“我在宗元观得到的上清嫡传,正是戮仙剑。”

    若说陷仙剑诛灭时空,绝仙剑斩杀万物,那么戮仙剑便是屠戮众生之剑。

    燕赵歌言道:“方圆山就不提了,浩灵山上一战,张树仁、袁显成他们败得不冤,我新自创的剑法斩青龙,其实许多道理,便得益于这戮仙剑。”

    “我记得你说过,你到了尝试登仙桥的时候,除了玉清嫡传元始天书以外,太清嫡传和上清嫡传绝学,也都各需要一门。”

    燕狄说道:“你这次前往宗元观,本也是以为那里是太清嫡系传人的洞府,希望能在那里收获太清前辈遗泽。”

    “是这样没错。”燕赵歌摊了摊手:“谁曾想,却是上清嫡传,这也好,反正我手头正好也缺上清绝学,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就是接下来再去哪里搞一门太清绝学,我还在考虑。”

    “不过,我这次去宗元观,总算没有白跑一趟。”

    他嘿嘿笑道:“三足山和梧桐坡的人,怕是要大失所望……”

    说到这里,燕赵歌心里忽然微动,看向自家老爹。

    燕狄见状,淡淡一笑:“你猜对了。”

    说话间,燕狄头顶突然有道道气流喷涌而出。

    那气流看起来混混沌沌,幽幽暗暗,仿佛一片黯淡的云团。

    云团里,有点点细碎的光辉闪烁,不明亮,不耀眼,不璀璨,不夺目。

    可是玄奥无比,令人难以揣摩,难以形容,难以言说,难以描述。

    云气舒展变化之间,如莲花般盛放。

    花瓣边界处,模模糊糊,同周遭虚空分别并不明显。

    但周遭虚空,乃至于世界,似乎都在一起以那星云一般的莲花为中心,向里塌缩。

    “混沌元始无极庆云?!”燕赵歌差点脱口而出,嘴巴都张开了,却没发出声音,最后关头止住了。

    他定一下神,仔细看了半晌,心底才长出一口气。

    那并非玉清元始天尊显化的混沌元始无极庆云,元始天书第一书,无极天书大成所得之无上神通。

    虽然也秉承天地未生,广大无垠的原始宇宙之意境,但和混沌元始无极庆云仍有分别。

    若非如此,燕赵歌简直要怀疑自己练了假的无极天书。

    元始无极,独一无二,世间只得一人修练。

    元始天尊未超脱前,他占了那个位子,没第二个人能修练。

    所以乍一看那星云,燕赵歌着实诧异。

    不过现在,他心里有数了。

    不是玉清的混沌元始无极庆云。

    而是太清一脉,先天五太之首的太易!

    燕赵歌现在有种想大声歌唱的冲动。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虽然不是现成的太易之拳,但凭这团星云,凭自己无极天书的底子,凭自己三清同修的便利,太易之拳已经在向他招手!

    寻找太清绝学,结果找到一门上清绝学。

    谁知回到家来,家里竟然就有一门太清绝学在等着他!

    这感觉当真妙极了。

    但高兴之余,燕赵歌没有失去冷静。

    眼前景象和他熟知的太易,还有些差别。

    太易,先天五太之首,象征宇宙最初之原始形态,没有光明没有形状,寂静无形。

    眼前燕狄头顶,这仿佛莲花又仿佛星云一样的存在,似乎又并非单纯的太易。

    “老爹,这力量意境有些像太易,但似乎又有衍生变化,但不是太易化太初,倒像是从先天五太之首,一步跨到了后天。”

    燕赵歌将自己心中疑惑说了,燕狄言道:“你修练太极阴阳掌,自有独到体会,这确实是太易之象,但也确实有了后天变化,我称之为,太易华云,或者太易华莲。”

    “哦?”燕赵歌似乎捕捉到了什么不同寻常之处:“您怎么得到这太易华云的?”

    燕狄神色古怪起来,这在他身上很是少见。

    “如果我说,并非我找到这太易华云,而是它找到我,你怎么想?”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