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3.战场的焦点

    如果幽明大帝的遗产,乃是一件已经炼制成功的仙兵,而燕赵歌又能催动那仙兵,虽然希望仍然渺茫,但或许还有几分机会也说不定。

    至少,不再是完全的绝望。

    但其实,多数人仍然不看好。

    经历最初消息刚刚传出时群情激荡的亢奋之后,这么些年过来,人们渐渐冷静。

    最初始于光明宗的消息,很可能有偏差。

    或许燕赵歌确实得到幽明大帝的遗产,但却未必是仙兵。

    至少,是一件已经彻底祭炼成功的真正仙兵的可能性,并不大。

    一方面是因为幽明大帝自己生前一直不曾祭炼出仙兵随身。

    一方面也是因为燕赵歌与广乘山这么多年来行走天下,从来不见那仙兵踪影。

    若说从前广乘山武者实力虽强,但修为境界尚低,那么今日一战打到现在,若是真有仙兵,燕赵歌施展开来,完全不需等到乾帝降临,就已经先结束当前的战斗。

    一想到这一点,广乘山上众人,就都心中沉重,隐隐然感到绝望。

    成为全场瞩目焦点的燕赵歌神色如常。

    他放开对南方至尊庄深的压制,向上举起手。

    群龙殿出现,大门打开,一道道晦暗的气流从中出现。

    大殿内无边的虚空里,一只巨大的黑铁轮悄然转动。

    黑铁轮从群龙殿内飞出,立即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

    大幽明轮!

    这件源自昔年幽明大帝尹天下的至宝,终于在界上界重新现世。

    随着大幽明轮冉冉升起,眼前因为大地取代天空,本就晦暗的世界,更是变得一片漆黑,光辉泯灭。

    但在那无边原始黑暗中,却有一点光明骤然亮起,璀璨纯粹。

    大幽明轮,此刻就存在于光与暗之间。

    徐徐旋转的黑铁轮,仿佛被一条无形分界线一分为二。

    一半映照璀璨光明,熠熠生辉,一半融于幽幽黑暗,难见踪影。

    但当人们定睛看去,大幽明轮上又似乎整体蒙着一层昏暗的光辉,不明亮,不耀眼,一片迷蒙。

    明暗对立,泾渭分明。

    混沌模糊,一片迷蒙。

    两种看似矛盾的景象,同时在大幽明轮上体现,令人禁不住要怀疑,是否其中一种是假象错觉。

    但它们此刻完美统一共存,昭示玄奥的道理意境。

    黑铁轮上十二个孔洞里,这一刻有九个孔洞,闪动莫名的光辉。

    转动的大幽明轮忽然静止,然后其中一个孔洞里,光辉放射而出,落在下方的广乘山上。

    逆向的力量,阻止广乘山沉海的进程。

    燕赵歌本人同时一式番天印向下方拍去。

    两股力量共同作用下,以拔山之势,令广乘群山不再下降,反而向上徐徐升起。

    无数人注视大幽明轮,心中喃喃自语:“那就是幽明大帝留下的宝物……”

    心境震动的同时,看着大幽明轮上十二个孔洞,只有九个亮起光辉,很多人却都在心中叹息:“终究,还没有真正炼成啊!”

    仙兵,顾名思义,乃是推开仙门的强者炼制的兵器。

    幽明大帝没有彻底祭炼完成的话,武圣境界的燕赵歌得到,自然也无法使其功德圆满。

    可是仙凡有别,天堑难越。

    不成仙兵,如何对抗已经推开仙门多年的真仙大帝?

    “幽明十二法,第二法,返照。”

    虚空之中,一个声音传来,声音清朗悦耳,如击钟磬,仿若大道伦音。

    “许多年不曾见过如此正宗的幽明十二法了。”倒悬于上方大地的参天巨树消失,半空中出现一个道人。

    一身杏黄道袍,头戴金冠,身披鹤氅,面如冠玉,三缕长髯,虽然不若锦帝傅云驰一般俊逸,却也飘然出尘。

    正是界上界五帝之一,乾元大帝!

    虽然是第一次见到真人,但这位界上界有数大能强者的图像,燕赵歌早已烂熟于心。

    其他人,也都认出这位真仙大帝。

    随着乾元大帝真正现身,笼罩全场的恐怖压力,反而诡异的消失。

    不管是半空中的燕赵歌、曹捷等人,还是下方广乘山上的人,都全身一松。

    可是众人的心情,却更加紧张。

    郎青、庄深、天一道人、练祖琳四大至尊强者,见乾元大帝真正现身,也都一起停手。

    他们齐齐向着乾元大帝行礼:“乾帝陛下。”

    乾元大帝颔首说道:“贫道一时技痒,诸位让贫道一让。”

    郎青言道:“自无不可。”

    庄深盘膝坐在虚空里,静静调息吐纳,治疗燕赵歌和太阳印带给他的伤势。

    不过,他的视线仍然紧盯着燕赵歌,盯着大幽明轮,目光痛恨之余,也有些复杂。

    大幽明轮确实还不是真正的仙兵,但其中威势,也自惊人。

    燕赵歌自身的实力,更是远不能用一般的仙桥武圣来衡量。

    他再有太阳印和大幽明轮在手,庄深心中再多不甘,也必须承认,仅凭他自己,怕是报不得大仇。

    而更重要的是,以燕赵歌表现出来的潜力和实力,越往后,庄深想要亲手报仇,越没有希望!

    只是,既然大幽明轮未成仙兵,那么今日之战的结局,便没可能改变。

    “锦帝,注定不可能及时赶到。”庄深冷冷看着燕赵歌等人。

    乾元大帝脚踏虚空迈步而行,不急不缓来到燕赵歌等人面前。

    东南至尊曹捷漠然以对,站在原地。

    东北至尊刘铮谷平静的冲乾元大帝行了一礼:“乾帝陛下当面,老夫刘铮谷有礼了。”

    “刘道友客气了。”乾元大帝微微点头,然后说道:“道友此刻可以离开,也可以旁观,贫道都不介意。”

    刘铮谷面不改色的说道:“刘某此次来助拳,不因对手是谁而改变,问良心,不问结果,不自量力之处,让乾帝陛下见笑。”

    “无妨。”乾元大帝摇摇头:“既如此,稍后再同刘道友叙话。”

    说罢,他一抬手,宽大的道袍袖口张开。

    时空流转,乾坤挪移间,刘铮谷忽的变小,直接就被乾元大帝收起袖子里!

    一位人间至尊,无声无息,不见踪影,仿佛从来没有来过广乘山。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