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名号不能随便取

    看着情绪微微有些低落的高晴,燕赵歌也不由叹气。

    高晴的二姑奶奶,便是玄皇高清漩和泉帝龙星泉的第二女。

    高雪泊的二妹,龙雪寂的二姐。

    相较于这些年代替经常闭关的父母主持大局的高雪泊,和名声在外的龙雪寂,高晴的这位二姑奶奶,显得低调许多。

    燕赵歌在界上界几乎都没怎么听说过。

    一方面人本来就低调,一方面又已经亡故,流传出来的消息就更少了。

    “九霄飞独鹤,芳华满神州……”燕赵歌有心岔开话题,便问道:“就是传闻中,碧游天近年来的绝代双骄吧?”

    高晴平稳情绪,收敛心思,点头说道:“是啊,小师叔你也听过吗?”

    燕赵歌言道:“界上界那边也有一些碧游天的传闻,不过大多很简略。”

    “他们两位,是小叔祖之后我碧游天涌现出最出色的人物。”高晴点点头,便即解释道:“这句话中,后半句‘芳华满神州’指的便是小表姑,而前半句‘九霄飞独鹤’,乃是指灰灵谷云帝陛下的弟子,剑动九霄贺勉,尊号圣庭至尊,也有人称他‘八霄至尊’。”

    燕赵歌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八霄至尊?这算什么说法,不是九霄至尊?”

    “要么就索性狂一点,九霄当尊号,现在九霄不敢当,却称八霄至尊,不成笑话了吗?”

    九霄,素来代指天穹。

    九霄称尊,那几乎就等于是被称为天至尊。

    这个名头可就重了。

    传说大能,与世同君的镇元大仙,自诩只敬天地,不拜三清。

    又说只敬天地,但其实是只敬天道,加上“地”,是取个天地和谐之意。

    天与地的分别,由此可见。

    界上界武圣第一人,能以人身正面对抗真仙的陈乾华,昔年号天公子,如今也是称上方至尊,而不会是天至尊。

    这固然有界上界十方至尊分立的传统,却也是因为,天至尊这个称谓,太重了,不是人间之人能承受。

    当然,这都是别人对他的称谓,陈乾华本人对此并不在意。

    昔年八极大世界广乘山历代掌门的称号,依传统都要含一个“天”字。

    在那样的一方下界,反而无妨,便是为人所知也不会太当回事,大都一笑而过。

    但到了界上界,情况就不同了。

    并且是修为境界越高,这方面的忌讳越要注意。

    陈乾华的性格,对这一类事情不太感兴趣。

    但换了其他人身为界上界的上方至尊,碰上有其他武圣以“天至尊”为号,怕是多半要来主动称量一下对方的斤两。

    名号太尊贵,不是谁都能扛得起的。

    就如同未登仙境者,却自号帝皇,那不仅仅是惹人笑话的问题。

    如果被脾气不好或者较真的真正仙境强者得知,那是很可能打上门来的。

    而且,打了你都是白打,被真正的帝皇干掉,大众都不会可怜你,只会认为你活该。

    大破灭前,类似事情,不是没有过,妄称帝号者,被一个真仙大帝直接灭了满门。

    “倒不是贺九霄自己提出来的,而是确实有别人在他当初成就武圣十重,人间至尊境界时,尊称他九霄至尊。”高晴也笑起来:“虽然是因为他原先的尊号“剑动九霄”直接改的,算是取巧,但也惹了很多人质疑。”

    “不说别的,小叔祖当时可还驻足人间呢。”

    高晴言道:“虽然是别人尊称,但贺前辈自己也没有坚拒不受,所以小叔祖就去找他啦。”

    “啧啧……”燕赵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九霄变八霄,就是这么来的吧?”

    “是啊,两人比剑,小叔祖赢了。”高晴先点头,然后又摇头:“不过,这‘八霄至尊’的名号,也不全是笑话贬低。”

    那一战,龙雪寂虽胜,但也只是略胜一筹。

    事后,龙雪寂对贺勉颇多赞誉,曾经直承是自己近年来与武圣交手,最艰难的一战。

    虽然九霄变八霄,但贺勉也可以算是虽败犹荣。

    考虑到贺勉年龄较龙雪寂更小,当时不过初入至尊之境,其人实力,堪称惊艳。

    “呵……”燕赵歌轻笑一声:“碧游天这里也是卧虎藏龙呢。”

    这贺勉,看来也是高傲之人,留着八霄至尊的称呼不以为耻,那肯定是怀着再挑战龙雪寂的念头,胜利后八霄改回九霄。

    其人的坚定与自信,由此可见一斑。

    “是啊,小叔祖推开仙门后,碧游天武圣之境,圣庭至尊怕是首屈一指的强者了。”高晴干脆的说道:“小表姑天赋才情与之并称,但因为年纪关系,如今还是武圣九重境界的修为,自然胜不得圣庭至尊。”

    “除了小表姑以外,便是爷爷,对上圣庭至尊,也没有足够把握。”

    高晴一时说的痛快,说完之后才觉不妥,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仿佛祖父高雪泊就在身边。

    她讨好的看向燕赵歌:“小师叔,刚才我那最后一句话,你可不可以当没听到啊?”

    “那就说不准了,我这人,有时候记性很差,有时候记性却又很好。”燕赵歌故意打趣,高晴顿时苦了脸,后悔不迭。

    两人说说笑笑,一路向北,穿越千山万水,朝幽州方向而去。

    临到要出豫州边境的时候,燕赵歌若有意若无意的回头看了青萍山方向一眼。

    离开青萍山后,那令人惊心动魄的锋锐凌冽之气,便淡了许多,不再给人一种仿佛身处剑锋上的感觉。

    而在彻底出了豫州后,便几乎感觉不到那凌厉气息。

    燕赵歌若有所思,收回注意力,同高晴结伴而行,前往幽州天廓山朝航谷。

    一路上,倒没有遇到什么麻烦,或者文代洪拦路挑战那样的事情。

    虽然只是高晴带路过来,但相信龙雪寂和高雪泊并没有真的闲着。

    经过蛮长时间的跋涉,此行目的地终于出现在燕赵歌视线里。

    北地虽然冰冷,但此刻并无风雪,阳光照射,雪水不足以结冰。

    但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座冰封的峡谷,整条峡谷冻封在冰川内。

    而当燕赵歌和高晴靠近后,不等通传,那冰川便无声裂开缝隙,仿佛打开的门户,欢迎二人入内。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