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8.不像大帝的大帝

    燕赵歌看了看冰川,感觉其中灵气波动,心中若有所悟:“真的和女帝解明空同出一源,只是细节处有差异……”

    “小师叔,我们进去吧。”高晴看向他,燕赵歌点点头:“好啊。”

    两人一同进入冰谷里,穿越重重寒冰后,迎面却扑来一股暖意。

    因为冰封隔绝天日而显得黑暗的山谷里,竟然有阳光透出。

    燕赵歌向里走去,出现在眼前的景象,竟然是一派春意盎然,草长莺飞的情景。

    这里的日光,并非自然日光,而是有人凝聚太阳光华而形成,相当于人造。

    “此地主人,性情怕是同女帝陛下不同。”燕赵歌脑海中飞快闪过念头。

    谷外的冰封世界,是属于隐蔽的需要。

    谷内温暖如春,才是此地主人钟意的生活环境。

    两人深入山谷之中,里面也不见迎客的童子或者仆从。

    “黎婆婆一个人在此地定居,膝下也无弟子,只有一头异兽腓腓在身旁。”高晴见惯不怪的说道。

    燕赵歌了然的点点头,到了山谷中央,可见花丛碧草之间,坐落着一间小院。

    到了院门外,高晴提高声音叫道:“黎婆婆,我们来了。”

    院子中传出笑声:“早知道啦,自己进来吧,你也熟门熟路了。”

    “是,婆婆。”高晴笑嘻嘻的推开门,转头看向燕赵歌:“小师叔,来吧,婆婆这里我熟得很。”

    燕赵歌耸耸肩膀,同高晴一起步入其中。

    推门瞬间,淡淡白气涌现。

    接触到那白气,就感觉刺骨冰寒,以燕赵歌现如今的修为都能感觉到寒冷。

    但这些白气,却对周围山谷温暖如春的环境,不造成丝毫影响,壁垒分明。

    以高晴的修为境界,虽然早已打破虚空见得真神,但若是直接在白色冰雾里行走,怕是瞬间就会被冻僵。

    但她脖子上挂着一枚红玉吊坠,这时散发一圈红光,将白色冰雾隔绝在外,保护她不受极寒所伤。

    “黎婆婆送给我的。”高晴边走边说道:“小师叔,这边请。”

    眼前茫茫冰雾,伸手不见五指。

    便是武圣强者入内,也看不清任何景象。

    却是此间主人布置,形成的护法禁制,既有自身仙气所化,又有阵法奥妙融于其中。

    燕赵歌何等眼力,刚刚步入冰雾里,就能感觉到,自身时间仿佛陷于停滞。

    他精修陷仙剑、宙光天书等绝学,对时间奥妙领会颇深,这才能察觉端倪。

    换了其他人来,怕是就在无知无觉中,时间静止,如同安眠。

    就像燕赵歌以前催动永夜之雷对付别人一样。

    失去知觉,人哪怕不被冻死,也永远留在冰雾里了。

    到时候随着时间慢慢推移,终究会油尽灯枯,真的变成没有生命的冰雕。

    不过,布置这重护法禁制的人特意留出了一线生机。

    寻找这生机和过关的法门,她显然都传给了高晴,高晴对这里确实熟门熟路,领着燕赵歌有留穿过禁制。

    当眼前冰雾消失之后,燕赵歌二人方才算真正进入这件小院。

    刚一进来,耳边就传来一阵刺耳的尖叫声:“我不要!黎黎你快放开我!我不……”

    话未说完,就被打断,传出一阵含糊的声音。

    燕赵歌定睛看去,就见一个女子,双手抓着一只仿佛小狐狸模样的异兽,将之一头按进水盆里。

    小兽不停扑腾挣扎:“黎黎我告诉你!有仇不报非君子,我……唔呜呜……”

    说话的人声赫然是那狐狸模样的小兽发出,音调尖锐,像是小孩儿一样。

    这小兽,外貌似狐,通体雪白,四肢粗短,正是传说中的异兽腓腓。

    此兽数量稀少,能解忧,不好斗。

    但是燕赵歌却一眼看出,面前这头腓腓,个头虽然小,但是一身潜藏的妖气之雄浑,比他见过的绝大多数妖兽都要强得多。

    这头异兽若是去外面疯起来,除了至尊武圣强者以外,怕是少有人能抵挡。

    但就这样一头腓腓,此刻被人按小猫一样按在水盆里,不停搓揉,被强迫洗澡。

    按住它的女子,少女模样,外观看上去才不过二八年华,和外观同样年少的高晴看起来年纪相仿。

    “你老实点吧,都多久没有洗身了?平时不爱干净也就罢了,现在是要见客人啊。”女子一边按着那头腓腓搓洗,一边抬头看向院门口,笑道:“晴儿你们来了?自己进屋找地方坐吧,我给萍萍洗完就来。”

    高晴喜孜孜的叫道:“黎婆婆。”

    她又看那头腓腓,笑眯眯说道:“萍萍你又逃洗身了。”

    “小高晴别看热闹,快来救我……呜呜呜……”那腓腓挣扎说了一句话,便又被淋了一头的水。

    燕赵歌看着这一幕,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唔,我家里那个惫懒的胖墩,我是不是对它太纵容溺爱了?”

    女子视线看向他,笑道:“你是越老大的师侄?”

    听见这个称呼,燕赵歌稍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指剑皇越震北……

    “前辈当面,燕赵歌有礼了。”燕赵歌回答的同时,心中念头转动。

    剑皇越震北,看来也知道辰皇昔年不止女帝一个徒弟,而是还有另一个传人。

    不过,他对此似乎也守口如瓶,连王普、聂惊神、白涛等人都没有告知。

    “这个,不知前辈怎么称呼?”燕赵歌斟酌了一下措辞。

    高晴称呼对方黎婆婆,燕赵歌肯定不这样跟着叫。

    “我叫楚黎黎,我师父同令先祖是至交,不过老实说,我生得太晚,没见过令先祖的风采,倒是跟越老大比较熟。”女子笑道:“从越老大那里算的话,你可以称我一声姑姑,要不然各论各的交情也行,我不介意。”

    她说话语气随意,但燕赵歌能隐约感觉到其体内澎拜的力量。

    虽然,她可能看起来有些不着调,没有大帝风范。

    但却是一位货真价实,同锦帝、罗帝、龙雪寂他们一样的真仙大帝!

    对方没有帝号和尊号,燕赵歌便拱了拱手:“楚前辈似乎是想燕某带一封信回界上界?却不知是带给哪位?”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