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练一年等于别人练好几年

    立在九鼎之上,龙蝶谷半空中,燕赵歌手一挥,道道氤氲流转。

    瞬间茫茫紫气弥漫山谷,不过都被局限在山谷内。

    而在紫色氤氲里,一尊巨大的三足宝炉出现,赫然是玄霄紫金炉。

    这具宝炉,乃是丹炉,因为太过神异,层次太高,燕赵歌目前也无法驾驭。

    但他可以设法借用宝炉的神妙,来完成自己一些其他设想。

    下方九尊内晶炉,呈九宫之形确立方位,然后共同承载接引玄霄紫金炉中涌出的道道紫金华光。

    一大九小,十尊鼎炉,一大在上,九小在下。

    道道光华虚空构建,竟然隐约形成一个更加庞大,通体透明的虚幻宝炉。

    燕赵歌手指轻点,紫色氤氲尽数充入其中。

    原本透明的虚幻宝炉,这一刻变作紫色。

    伴随那些紫色氤氲一齐进入炉中的还有燕赵歌这次开炉炼器准备的各式原材料。

    虚幻的宝炉化作纯紫,然后紫金光雾丛生。

    一道道曼妙符纹镌刻在虚空中,向着四周延伸,渐渐形成阵势,覆盖龙蝶谷,与先前烙印在地面上的阵纹呼应。

    燕赵歌自半空落下,盘膝坐于仿佛山峰一般的宝炉顶上。

    阿虎站在宝炉下方,一边整理其他原材料,一边回头看向宝炉顶上的燕赵歌。

    光雾在龙蝶谷内弥漫,但是并不散逸,反而引聚周遭天地的灵气到此地聚集。

    不管炼器,还是炼丹,从来都是耗时良久的功夫活儿,却不得耐心、细心与时间。

    燕赵歌手段齐出,大大节约时间。

    不过,一些最基础的消耗,仍然必不可少。

    山中不知日月长,全神贯注于一件事,时间总是过得飞快。

    近一个月时间过去后,端坐于宝炉顶上的燕赵歌,忽然睁开眼睛,曼声吟道:“开!”

    他本人身形上升,随着他的上升,紫色宝炉开始轰然解体!

    漫天紫气向着四周围席卷吹散,变作厚厚云层。

    原地重现一大九小,十尊鼎炉的格局。

    而在半空中,却有道道紫金光华流转,包裹着一些东西。

    那便是燕赵歌这一次开炉的成果。

    早得过燕赵歌吩咐,知道今日开炉的阿虎兴冲冲凑上前去,就见紫金光华包裹下的东西,乃是七根半弯曲形成一定弧度的长条状金属。

    每根仿佛新月一样的金属长条表面,刻录着一道道符纹。

    每一道符纹,都是一座蕴含独特玄妙道理的符阵。

    一座座符阵连在一起,别具玄奥。

    七根金属长条彼此之间,更仿佛存在联系。

    “公子,这东西究竟起何作用?”阿虎绕着七根金属长条转了几圈后,好奇的问道。

    燕赵歌伸出手,冲着七根金属长条轻挥。

    七根弯曲的金属长条一同落下,反而将阿虎围在中间,然后合拢,仿佛一个扁长的牢笼。

    “公子,这该不会是什么刑罚吧?”阿虎见状,不由打了个冷颤。

    燕赵歌打趣说道:“是啊,你最近练功太不勤勉,需要给你点教训。”

    金属长条上齐齐有光辉呈现,然后构建成一个法仪。

    身处其中的阿虎眨巴眨巴眼睛,并没有感受到危险。

    反而是长笼之中的灵气,变得更加浓郁精炼!

    昆仑山本就已经是界上界中灵气最为充沛浓厚之地,甚至因为过犹不及的缘故,让修为境界较低的武者难以适应。

    龙蝶谷的灵气浓度虽然不如北高峰、南高峰、逸仙谷这样的地方,也算上乘。

    但阿虎现在身处法仪内,却分明感觉这里的灵气,更加精纯。

    更妙的地方在于,以他合相武圣的修为境界,也没有感到任何不适。

    如此的环境,阿虎有生以来别说见所未见,连听说都不曾听过。

    “公子,这别是什么揠苗助长的法门吧?”阿虎没有欣喜若狂,反而一阵阵心惊肉跳。

    燕赵歌没好气的说道:“你能不能想点好的?”

    他屈指在一根弯曲的金属长条上轻轻一弹:“此法,名为七轨枢仪,乃是大破灭前的古法,源于……天庭神宫。”

    昔年天庭,强者云集,但终有减损。

    为了弥补,一方面接引吸纳,选拔天庭之外的强者登上九重天,另一方面,内部也会自行培养。

    占据大量资源,除了丰厚的绝学典籍和灵丹妙药外,天庭神宫培养武者,也自有许多妙法。

    只是,绝大多数法门,需求条件都很苛刻。

    在大破灭后的今时今日,很多法门已经很难再现于世。

    不过,有一部分,还是有些办法可想的。

    比方说这个七轨枢仪,燕赵歌就一直惦念。

    其作用说来也简单,就是精炼提纯灵气,助人修练。

    但效果,却骇人听闻。

    同一个人,常年身处七轨枢仪内修练,比在七轨枢仪外,效果要足足强出数倍!

    不涉及参悟道理,而是单纯积累打磨的情况下,真正堪称事半功倍。

    几乎在最大程度上,缩减修炼过程中一些必不可少的水磨工夫所占据耗费的时间。

    俗话所说的练一年等于别人练好几年,说的便是这种情况了。

    “公子,你和家主修练速度本就快于常人,如此一来,那岂不是更快了?”阿虎大喜过望。

    燕赵歌手指摩挲半弯的金属长条:“以前手头缺乏原材料,现在好不容易有料子了,自然要捣鼓出来,唯一可惜之处在于,材料还是太稀缺了,难以量产。”

    他手掌一拢,仪轨解体,化作并排的七根半弯金属长条,收在一起。

    “时间能抓紧,就尽量抓紧。”燕赵歌将那些金属长条交到阿虎手上:“我接下来炼第二副,你且先将这第一副仪轨,送往南方,交给我爹。”

    阿虎连忙接过:“是,公子,俺速去速回。”

    目送阿虎离去,燕赵歌盘膝静坐,闭目养神。

    借助玄霄紫金炉之力,颇为耗费精神。

    手头材料稀缺,半点浪费不得,万一炼制失败,未免太让人心疼。

    过得片刻,燕赵歌睁开双目,再次飞身而起,开炉炼器。

    昆仑山里,远远望去,龙蝶谷似乎平静依旧。

    少有人知,正有波澜,从这里掀起。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