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3.甘霖浇宝树(5更求月票!)

    燕赵歌领着石钧,两人一路来到广乘八峰之一的艮山峰。

    广乘八峰中,最高峰乃是主峰乾天峰。

    但此刻看上去,乾天峰却显得不突出。

    因为在艮山峰上,栽着一株参天巨树。

    巨树枝叶闪动淡淡青光,树干笔直参天,显得极为雄壮。

    事实上,其真实体型比现在看见的,还应该要更大,真正顶天立地的一株巨树。

    经过燕狄处理艮山峰周遭空间距离的缘故,所以这大树看上去才不显得那么突兀。

    饶是如此,也仍然巨大无比,令人一见难忘。

    不过,此刻这株参天巨树,给人一种并不繁茂的感觉。

    虽然没有枯萎,可是看上去生机寥寥。

    不难看出,如果任由这样发展下去,长此以往,终究会有枯萎的一天。

    “乾帝陛下有大破灭前五庄观传下的秘法,种植此树不难,其他人嘛,就要费点心思了。”

    燕赵歌上下打量大树。

    目前可以确定,并非燕狄压缩空间导致宝树无法正常生长。

    同移植,换了环境,关系也不大。

    广乘山专门寻找,抓了一个当初燕赵歌破门时逃离虚来峰的乾帝门下弟子,从其口中得知,他们也不明白宝树的培育方法。

    从来都是乾帝怎么吩咐怎么做。

    彼时,乾帝会交给他们一些泉水,用来浇灌宝树。

    但那泉水,他们也不知何处寻找。

    “掌门师叔祖召了风师叔从八极大世界上来,专门研究这株宝树的栽培事宜。”石钧看着那参天巨树,露出头疼的表情:“不过,目前也没收获。”

    “嘿,我就猜到老爹会叫风师弟上来。”燕赵歌不由笑起来。

    他视线扫过艮山峰峰顶,果然就见宝树下方,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却是燕赵歌的世交好友,风墨阳。

    其人虽然年轻,但在炼丹术一道上,颇有建树,广乘山年轻一代中仅次于燕赵歌。

    如果不看修为境界,只看炼丹手法造诣,他在整个宗门上下,也是排名前几的炼丹好手。

    除此以外,为了采药,其人在草木培育上也做了许多钻研。

    本就在这方面天赋惊人,之后也就更加擅长。

    修为境界虽然不高,在界上界也名声不显,但风墨阳现在于广乘山内,已经是颇有名望的专家长老。

    他此刻正专注的看着那株嫁接出来的人参果树。

    燕赵歌拍了拍风墨阳的肩膀,对方一惊,转过身来,视线有些没焦点。

    下个瞬间,风墨阳才回过神来:“居然是你回来了?”

    “回山来看看,很快便要动身再离开。”燕赵歌笑道:“听说这树出了问题,自然要来一趟,我弄回来的东西,总不能让它放着浪费。”

    风墨阳闻言,无奈的说道:“难为你还记得这树是你让人送回山来。”

    他转头看向眼前的参天宝树:“宗门里专门跑了好几趟昆仑山,将虚来峰旧址附近的水源全都采了个遍,但都没有见效,不明白乾元大帝到底从哪里搞来的泉水。”

    “范围太大的话,水源太多,就算有精力一个个去找来尝试,时间怕也不够。”

    周围还有一些广乘弟子,此刻都聚集过来,但却不敢靠近。

    众人窃窃私语:“那个……那个是不是谪仙燕师兄啊?”

    “好像是,我以前见过光影图像。”

    “什么叫好像,本来就是,旁人谁有那样的气度?”

    “看起来,也很普通嘛……”

    “你懂什么,那是返璞归真之象,真要是普通凡人,靠近宝树,被树叶上的宝光一照,就直接昏厥了,便是我们,若不运功抵御,谁能靠近?你运转玄功了,能像个普通人似的让人看不出端倪?”

    “那倒确实,这么说来,燕师兄果然好厉害……”

    “简直是废话,那可是谪仙人啊!武圣九重境界,传说中真正的仙人都敌不过燕师兄!”

    “燕师叔来这里做什么?也是为了宝树而来吗?”

    “燕师叔也没办法吧……”

    “怎么可能?燕师叔怎么会没办法?”

    “不是,师兄你别急啊,我素来也对燕师叔崇拜的紧,但今天这事儿跟修为高低无关啊,实力高又不代表就能知道要用什么泉水浇灌宝树的。”

    “你这小子,简直皮痒欠打,我今天就替师父管教管教你!”

    一群人议论纷纷,却又不敢靠近。

    虽说按辈分论,燕赵歌也是广乘山三代弟子。

    可别说这些小辈了,现如今的广乘山,又有谁真拿他当个晚辈弟子来看?

    对于一群小辈们,尤其新入门的广乘弟子来说,燕赵歌,简直如同图腾神祗一般,跟他们完全不是一个层面上的存在。

    大家都羡慕的看着风墨阳和石钧,羡慕他们可以跟燕赵歌谈笑风生。

    众人心中向往,却无人敢越雷池一步。

    “我有个法子,不妨一试。”燕赵歌跟风墨阳说道。

    风墨阳好奇的看过来。

    燕赵歌取出了一个小玉壶。

    “这是何物?”风墨阳和石钧都好奇的看着玉壶。

    燕赵歌随手将玉壶抛起到半空,然后在其落下时接住:“这是之前在皇笳海第一次开山大典的时候,乾帝来犯,我借玉京岩越师伯的剑光将之重创,乾帝当时落下的。”

    “哦?”风墨阳目光顿时微微一闪:“莫非……”

    “试试不就知道了,也不需要特意用昆仑山的水。”燕赵歌对石钧说道:“钧儿,你那壶泉水给我。”

    石钧神情也兴奋起来,将瓷壶递过。

    燕赵歌接了,将瓷壶中水倒入那玉壶。

    石钧的瓷壶是特制的,有缩影囊之效,看似不大,盛装的水却是海量,如同五湖四海尽入其中。

    而燕赵歌手里的玉壶,分明也是同样,再多的水灌进去,始终不见满溢。

    燕赵歌没有特意倒空瓷壶,装了一部分水到玉壶里面,就停止,然后盖上壶盖摇了摇,接着静置片刻。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

    片刻之后,燕赵歌手一抛。

    玉壶在他遥控下,直飞上天,到了宝树顶上,然后洒落甘霖。

    泉水仿佛大于倾盆,打在枝叶上,然后又落在下方根系泥土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