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5.眼界开阔心自宽

    “两家外道激战正酣,西方极乐净土和妖族也都牵扯其中,对我辈道门正宗而言,活动宽泛许多,难得之行动良机。”凌清言道:“但对九幽来说,也是相同的便利。”

    高寒行走在无尽虚空里,目光幽深:“所以他们现在这么安静,除了乙木之魔当年惊鸿一现以外少有其他动作,才更显得反常。”

    “陈道友那边怎么样了?”凌清问的是陈玄宗。

    高寒叹息一声:“当年若非少天尊横插一手,事情已经解决了,碧游天高道友、李道友在,癸水之魔即便重生也会当场被再次送入灭。”

    凌清淡然说道:“当年若非你插一手,癸水之魔也不会那么容易在陈道友弟子身上获得重生机会。”

    “那计都就可能要提前暴露了。”高寒一脸无辜的说道:“我也很无奈啊,更何况……”

    他神色变得认真一些:“更何况,事情拖着终归不是办法,迟早要走这一遭的,陈玄宗自己才是癸水之魔最梦寐以求的凭体,便是九幽,也更希望癸水之魔以陈玄宗为凭体重生。”

    “当年南极长生陛下和勾陈陛下本授意简瞬华谋取庚金之魔的权柄,不曾想她自作主张,行蛇吞象之事。”凌清徐徐说道:“庚金之魔那里便放下了,这许多年来,也没听过其他动静。”

    “殷千炀之后数千年过去了,再没出过合适庚金之魔重生的凭体吗?”她看向高寒问道。

    高寒言道:“八百年前外道那边出过一个比较勉强的,不过庚金之魔一直没有动静,当初还以为是简瞬华的缘故,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他笑了一声:“九幽那边也是宁缺毋滥呢。”

    “南极长生陛下将那黑玉瓶给了封道友,未免……”凌清脸上少有的出现欲言又止的神情。

    “未免有点早了,要不然这次我也不至于栽跟头。”高寒接着她的话说了下去,满脸无奈:“仅以当前实力算,这位封道友只要她敢发力,实打实是少天尊呢,便是真正的天尊都未必能拿下她。”

    凌清蹙眉:“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高寒正了正神色:“不管是她本人还是燕赵歌,都是有分寸的人,纵使得了南极长生陛下的黑玉瓶,也不会得意忘形,早早去冲击元天,他们没那么傻。”

    “只是双花聚顶,已经很容易惹起九幽注意了。”凌清漠然说道。

    高寒重新笑起来:“刚刚好,九幽关注她多一些,关注陈玄宗还有其他人那里就相应少一些。”

    凌清神色恢复平静无波,只是轻轻摇头:“如果简瞬华没死的话,她那里也会少一些。”

    “是啊。”高寒没有否认,悠然叹息:“不过确实有些早了,不晓得南极长生陛下是否还有其他考虑?”

    凌清没有应答,神情淡然,平静的在虚空中前行。

    高寒对此早已习惯:“我去找找陈道友他们,外道那边劳烦你盯着了。”

    “好。”凌清应了一声,两人如往常一般各散东西,一齐消失在无尽虚空里。

    而与此同时,燕赵歌、封云笙二人也在虚空里穿行,返回天苏宇宙。

    “开山祖师所传镇山之宝,如今终于得以重回广乘,老夫终于可以告慰历代祖师。”元正峰手里托着那枚番天印碎片,一脸感慨。

    燕赵歌微笑说道:“不仅仅历代祖师,对本门上上下下来说,都是喜事。”

    元正峰看着手**天印碎片,同样笑起来:“当年从阎浮大世界刚刚返回八极大世界,后来到了界上界在皇笳海站稳脚跟后,老夫心中所想,生平唯一憾事,便是这失踪的镇山之宝。”

    “那时老夫常想,若是有朝一日能寻回宝物,日后九泉之下,总算有面目去见先师,去见历代列祖列宗。”

    老者呵呵一笑:“但及至后来,这牵挂依旧是牵挂,却不再是唯一心心念念的遗憾了。”

    燕赵歌大致明白元正峰的心境变化,当即笑道:“以师祖您的年纪,对照您现在的修为境界和应该有的寿数,可年轻得很,放在如今的大环境里,您也是后起之秀,年轻俊彦呢。”

    “你却来打趣老夫了?”元正峰莞尔,先点头,后摇头:“你所言不无道理,修为增进是一切的基础不假,不过另一方面,却是近些年来,所见所闻,让老夫也着实有恍若隔世,脱胎换骨的感觉。”

    眼界宽了,心境自然不同。

    燕赵歌微笑着重复了一遍:“曾经的一切,也是为了宗门,为了同门师兄弟,为门人弟子,为在武道路上不断前行,师祖您一直精诚所至,从不懈怠。”

    “如果没有从井口跳出,一直坐井观天,就不知道真正的天地是多么广阔,但是往日种种,也不应该以无知苟且庸碌来形容。”他轻声笑道。

    元正峰闻言,手指点了点他,笑道:“往日是精彩,如今也是另一种精彩,焉知未来不是更精彩?”

    燕赵歌乐呵呵说道:“就像刚才说的,如今这时代,大家都是大破灭后道门重兴的一份子。”

    “是啊。”元正峰悠然神往,然后又正色说道:“吃水不忘挖井人,若有把握寻回通明大帝遗骸,自然是最好,不仅仅因为她是初晴的师祖。”

    虽然因为仙庭的缘故,燕赵歌不能详述事情经过,但幽明大帝尹天下和通明大帝胡悦心有大功于所有道门传人这一点,元正峰还是知道的。

    “师祖放心,我省得。”燕赵歌同样端正神色,向元正峰拱了拱手后,告辞离开。

    带回来的妖猴血脉,他的北冥分身,和盼盼已经开始着手吞噬炼化,不过短时间内还见不到成效,需要慢慢适应。

    毕竟那是一头猴族小圣的妖血,想要让未成仙的北冥分身与盼盼吞噬,本就需要不少准备和处理。

    另一方面,三光神水经过燕赵歌的操作,已经开始渐渐派上用场。

    用一部分,留一部分,燕赵歌仍旧自己带着,此宝妙用多多,就是可惜这次得到的神水总量,多少还是有限。

    再辞别母亲雪初晴和一众同门后,燕赵歌与封云笙再次离开天外天,出了天苏宇宙,重返无尽域外虚空。183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