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1.先尽人事,后安天命

    “具体什么时候,我现在也不好肯定,虽然令人有些懊恼,但对方确实占据半分先手。”燕赵歌神情也变得郑重:“不过,确实越来越近了,不管是我,还是云笙和辰皇陛下,都持相同看法。”

    徐飞默默点头,从腰间解下一个皮囊,拔掉塞子,囊中传出阵阵酒香。

    他仰头咕咕灌了几口后,随手递给身旁的燕赵歌。

    燕赵歌习惯成自然的接过,也是一阵牛饮,然后递还给徐飞。

    徐飞重新接回酒囊后,将剩余残酒一饮而尽,长长吐出一口气。

    他脸上原有几分郁结之色消失不见,洒然笑道:“从原先的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到现在对方只领先半分,已经追回来很多了,我们未尝没有机会。”

    “现在的机会,一半对一半,不过对方占先手,我们需要后发制人。”燕赵歌走了几步之后,脚步渐渐放缓,最后停了下来,驻足原地,沉吟半晌后说道:“其实,也未必没可能由我们抢先发难……”

    徐飞同样停步,看向燕赵歌:“那需要先找到辰皇陛下的弟子楚前辈才行吧?”

    “嗯,不错。”燕赵歌颔首:“之所以说落后半步,就是落后在这里。”

    “如果能在对方发动前我们先找到楚前辈下落,这最后半步我们就抢回来了,谁先下手为强,不再是九幽单方面可以决定。”

    燕赵歌抚掌叹息。

    “楚前辈,会否已经落入九幽之手,之所以癸水之魔一直没有动作,一方面是因为他还是更觊觎辰皇陛下作为凭体,一方面也是为了等待戊土之魔这里准备妥善后一起动手?”徐飞问道。

    燕赵歌徐徐答道:“不无可能。”

    燕狄同陈玄宗一道外出,虽然一直没有返回,但也不曾彻底断了音信。

    当然,为了天苏宇宙位置的保密,即便有联系,也极为简单隐蔽。

    他们眼下还正在为了寻找楚黎黎和解明空而努力。

    目前尚没有好消息传回,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并非全无收获。

    这让人精神不禁为之振奋。

    但与此同时,在这个双方最终恩怨了断已经迫在眉睫的时候传出消息,也令人暗自警醒,提防有诈,落入对方彀中。

    “对方,也在谋划扩大优势,一击成功呢。”燕赵歌“嘿”了一声。

    这次的劫数,便是燕赵歌等人能抢回先手,最终结果谁胜谁负,也在五五之间。

    不过不管是燕赵歌还是徐飞,都是胸有豪气之人,虽然忧虑在心,但斗志更高。

    “一如师祖他老人家昔日教诲,尽人事安天命,尽人事始终都在安天命前面。”徐飞虎目生光。

    燕赵歌同样笑道:“尽过自己最大努力了,才能平静面对天数命运,我们就先尽力同那些九幽里万古长存的大魔斗一斗。”

    师兄弟二人相视而笑,一起伸拳,拳面碰了碰,然后重新迈步而行。

    徐飞先前对石钧讲,还有宗门事务要处理,一方面是有话同燕赵歌详谈不当着石钧的面,另一方面也是他确实公务缠身。

    “咱们同辈师兄弟里,少有能给徐师兄你分忧的帮手,很多事情还要你亲自操劳。”燕赵歌唉声叹气。

    徐飞笑道:“我非事必躬亲之人,有能独当一面的同门,我亦从不吝放权,让他们放手去做。”

    广乘山第三代人里最出类拔萃的人物,燕赵歌情况特殊可以不论。

    其他人里,封云笙也算特殊之人,不过即便没有当年身入九幽之事,她在宗门事务署理上也不擅长且不热衷。

    司空晴眼下虽然执掌传功殿,但也到此为止,她本就热衷武道而懒管其他事,执掌传功殿已经是最大程度上的人尽其才,不可能指望她外放独当一面又或者接替徐飞执掌执事殿。

    夏光通过考核后,即将成为掌刑殿首座,其人虽然不似少年时那般暴躁,但激烈刚直不改,眼里揉不得沙子,坐镇掌刑殿没问题,但总揽全局的话有不小缺陷。

    尤其是他在宗门内部的人缘人望,比起方准、徐飞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阅历渐渐深厚,年龄进一步增长,以后夏光会否有进一步改观,还是不确定的事情。

    不过,目前来说,同辈弟子中,他已经成为徐飞的左右手。

    在宗门内坐镇,或者外放独当一面,都没有问题。

    公正的说,掌刑殿和传功殿或许有必要,但在执事殿,涉及宗门内部事务的管理,并不一定要和武者修为实力完全挂钩。

    毕竟术业有专攻,似燕狄、方准、徐飞这样文武全才的人是少数。

    不过这其中涉及到人的寿命问题和对紧急事态的应变能力,是以其中平衡还需斟酌。

    中下层的主事、执事可以灵活处置,但最上层,尤其是执事殿首座之位,仍然需要慎重。

    “夏师弟当年一直以来念念不忘两件事,其一是报仇,其二是寻亲。”燕赵歌说道:“三足山早已覆灭,他大仇得报,可惜亲人一直没有下落。”

    徐飞点头:“虽然咱们从界上界搬移走了,但我们也有暗中同留在界上界的一些宗门势力沟通,请他们代为寻找,可是没有收获,如今看来……”

    话未说尽,但言下之意,燕赵歌自然能听懂,于是也只能一声叹息。

    “夏师弟这些年来,虽然始终不曾放弃,但恐怕也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心态平稳许多了。”徐飞不再提令人丧气的事情,转而说道:“他身怀霹雳血,阳刚猛烈至极,一意躁进反而容易陷入瓶颈,能稳住心神,进步则可一日千里。”

    “他本来都已经被应师弟后来居上,落在应师弟身后,但近些年却又重新迎头赶上来了。”

    徐飞口中的应师弟,指的自然是憨龙儿,应龙图。

    如今憨龙儿心智已经可以算是成熟,并不似童年时那般憨傻。

    但其人性情仍然单纯敦厚,如赤子一般质朴。

    “憨龙儿的天罡之身,在他见神的时候,不像大多数人是一个穴窍一个穴窍的练,而是一次性就有三十六窍见得真神,第一个穴窍成神,便立即是一窍通,三十六窍齐通。”燕赵歌笑道:“这个旁人羡慕不来的。”183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