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1.饮不尽我杯中酒,却散尽我离别愁

    徐飞胸口的岩石中,传出一个声音:“值得吗?”

    “此女不过宗师,你早已是武圣,更是见神武圣,距离仙桥一步之遥,以你的天赋才情,成仙可期,你居然拿自己的命换她的命?”

    “你若是救你徒弟也就罢了,这女子与你,其实并无真正要害关联。”

    “所以,值得吗?”

    徐飞跌坐在地上,从腰间取下酒囊,饮了几口。

    “徐某行事,只问心安与否,不问值与不值。”

    “师父!”石钧跌跌撞撞冲向徐飞,重伤之下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他右手右腿无法动弹,左腿蹬地,左手向前,匍匐着向徐飞靠近:“师父……”

    “痴儿,莫要如此。”徐飞叹息一声。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此刻石钧泪如雨下。

    自成年后便刚强勇猛的他,当年沧海大世界里被人冤枉追杀的他,从来不在人前示弱的他,这一刻哭的像个孩子。

    脸上泪水和血迹,交织在一起,磅礴落下,难以抑制。

    “师父啊!”石钧爬到徐飞身前,艰难的伸手抓向他。

    徐飞自嘲的笑道:“听说辰皇陛下使用禁魔反咒的时候,瞬间快速发作,我因为有劈地珠的关系,速度慢一下,反而能唠叨两句。”

    他取出酒囊,又饮了两口,却呛了一下。

    低头看去,胸口化为岩石的部位,越来越大,并且在越来越快扩张。

    想必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整个人变成岩石雕像。

    “最后一壶酒都不给喝完。”徐飞洒然一笑,将酒囊抛开。

    “不过无妨,饮不尽我杯中酒,却散尽我离别愁。钧儿莫要为我悲伤,为师是求仁得仁。”

    徐飞轻轻拍了拍石钧的肩头:“你能一直坚守自身信念,不为困苦所磨,不为邪魔所惑,这很好。”

    “只是可惜我终究还是没能照拂你,以至于你受了如此重伤。”

    石钧拼命摇头,泣不成声。

    “我唯一挂怀于心的是,这一去,对不起你师娘。”徐飞微微有些怅然:“我们彼此相托一生,可我如今要失约了。”

    石钧拼命摇头:“师父,不会的!不会的!”

    “师父你撑住,多撑一会儿,燕师叔他们应该快到了,燕师叔一定有办法的!”

    徐飞微笑:“禁魔反咒,便是赵歌同封师妹还有辰皇陛下所创,你我当初也有一起参详,我们都知道这门秘法的详细情况。”

    “辰皇陛下之前,情况是很特殊的,咱们这次行事前,赵歌也专门提醒过我,同样方法,难以复制。”

    他莞尔:“我可找不出两个武道传承跟我一脉相承的真仙来陪我一起变石像。”

    广乘山现如今,一个元仙,一个玄仙,一个真仙。

    然而,就算燕赵歌、封云笙、燕狄三人愿意牺牲,也没可能。

    徐飞是石铁的弟子,与石铁所学一脉相承。

    石铁同燕狄虽然同出一师门下,但武学意境和领悟相差甚多。

    燕赵歌的广乘武学,与燕狄是同一路数。

    封云笙能成五气朝元,源于当年神魔灌顶,就算论广乘武学渊源,也是跟傅恩书一脉,同样和徐飞不同。

    似解明空和楚黎黎同出陈玄宗门下,并且都推开仙门的情况,终究是少数。

    这个道理,石钧其实也懂。

    正因此如此,他此刻满脸绝望。

    在他的视线中,徐飞整个身体,眼看就要全部渐渐变成石像,周身上下的肌肤,都蒙上一层全无生命光泽的青灰色。

    外界呼啸间,突然有极为强大的气息降临于此。

    徐飞艰难抬头望去,就见封云笙协同宁帝还有弘帝一起从天而降。

    见状,徐飞放下最后一份顾虑,神情彻底变得轻松。

    “封师叔,你快看看我师父。”石钧叫道。

    封云笙见了徐飞的模样,神情顿时凝重。

    “具体怎么回事?”她一边查看徐飞的状况,一边朝石钧问道。

    石钧连忙说了,封云笙愁容不展。

    “戊土之魔终究还是在同我们的角力拉锯中获胜,成功重生复活于这个世上。”她轻叹一声:“要么纵虎归山,要么送她入灭。”

    “唯一另外的选择,便是徐师兄这样,可是……”封云笙面现无奈之色。

    她看向徐飞:“徐师兄,这个针对禁魔反咒的改良,是你自己私下,一早就有准备的吧?”

    “让封师妹见笑。”徐飞虚弱的笑道。

    石钧看向自己的师父,鼻子更是发酸。

    被逼到要动禁魔反咒的地步,便等同于大魔成功复活后不愿叫魔头得逞而自戕。

    这已经是万不得已的最后一招。

    但徐飞却更多想深了一层。

    只是谁也没料到,他竟然会作此打算,作此选择。

    “吞下劈地珠……”宁帝坤宁子这时在一旁说道:“有此法,不一定非要自己来,你且稍候片刻,封道友已经擒了那陈乾华,让他来承受这一灾厄,方才是罪有应得,再好不过。”

    “借助劈地珠,把戊土之魔暂时的牵引转移到自身体内,这一步骤,必须本人自愿才行。”徐飞轻声道:“若非如此,赵歌和我们之前做计划的时候,不会不考虑这个法子。”

    石钧左目独眼注视封云笙:“封师叔,宁帝陛下方才是说,你们擒下那狗贼了?”

    他愤怒欲狂:“若非那姓陈的狗贼,又怎会让那两大魔头重生复活?我们当时距离成功镇封他们,只差半步啊!”

    “擒住了。”封云笙颔首。

    她方才赶回来,就见弘帝、宁帝正联手同陈乾华缠斗。

    不及细想,封云笙直接出手先擒了陈乾华,然后带着弘帝、宁帝赶忙来看石钧三人,可惜已经无力回天。

    石钧也想到这一点,满腔怒火,顿时化为悲愤。

    只感觉就算杀了陈乾华,也无法挽回眼前一切。

    远方天际,再现波澜,一个身影破开虚空冲出。

    来人赫然正是燕赵歌!

    诛仙阵破,众人齐坠混洞,搅入不同的时空乱流里。

    燕赵歌有主持阵法之便利护持,稳定自身不难。

    刚从时空乱流里挣脱,他便十万火急全速赶来这边。

    先前高涨的魔气趋于暗弱,并没能让燕赵歌放松,反而心中更添隐忧。

    到了残破的异域空间里,视线一扫,他顿时感觉寒气直冲头顶,毛发几乎要根根竖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