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古怪道士

    年轻女子和火麒麟交流了许久才停了下来,眼中满是震惊之色。

    张墨和余羽两人虽然不知道年轻女子从火麒麟哪里得知了什么消息,可是也能觉察到一丝异样。

    “好了,你先回去吧,以你现在的实力出去了也是被那些人类修士抓走炼丹或者充当坐骑。”年轻女子轻轻的拍了拍火麒麟说道。

    原本暴躁无比的火麒麟此时倒显得有些小女儿情怀,有些依依不舍的蹭了蹭年轻女子的手,最终回头凝视了一眼年轻女子这才转身跳入大厅中间的那个地火孔洞。

    轰!

    一道火焰窜出之后,传来一声响亮的吼叫声,是火麒麟和年轻女子道别的声音。

    “你们两位过来。”年轻女子对张墨他们说道。“我有一桩天大的好处要给你们两个。”

    听到年轻女子的话之后,张墨不但没有露出兴奋的神色,反而有些戒备的看了一眼年轻女子,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张墨自然明白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不会有,当下便神色一凛问道:“阁下是想让我们两位为你去探路吧?”

    年轻女子轻笑一声道:“是又如何?难道你还有选择的余地么?如果你们帮我去探路,那么里面的丹方我任你们两位选取,而且这遗迹中除去丹方之外,就只剩下一颗丹药,其他的东西都因为时间过久化为乌有了。”

    一颗丹药?听到年轻女子的话,张墨心里忽然一跳,仿佛抓到什么灵感了一样,只是一时间却又想不到是什么。

    “你们两位去艮位,打开那道石室的大门。”年轻女子伸手一指其中一扇石门道。

    张墨和余羽对视了一眼,张墨传音给余羽道:“待会如果有机会,我们就分头跑,我估计艮位的石门中有什么危险的存在。”

    “嗯,这里有一颗影遁丹,在危机时刻吞服之后可以瞬间遁出百里开外的地方,并且还能隐匿气息,不过一旦使用此丹之后,必然会在使用后陷入功力尽失,无法动弹的状态。”余羽不动声色的将一颗丹药塞到张墨的手里回应道。

    “你呢?”张墨接过丹药问道。

    “我当然还有了,你不用担心。”余羽这时已经轻拍张墨的肩膀走到前面了。

    年轻女子自然也将张墨和余羽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不过她自认为实力远超这两人,即使是张墨使用毒之领域也威胁不到她,自然无须过多担心张墨他们耍什么计谋了。

    她所关心的是石门之后的东西,那是她想要的丹药,据火麒麟说的这上古炼丹师最终炼成了一颗丹药,虽然火麒麟不知道这颗丹药是何等级,不过据说那名炼丹师最后是因为抵挡这颗丹药所引来的雷劫丧生的。

    年轻女子虽然身为异类,可是却颇通人类修士的一些常识,也明白能引来雷劫的丹药定然是非比寻常,所以她也十分的期待石室内的丹药能给自己带来一些惊喜,使得自己的实力更上一层楼,因为她困在现在这个境界也有几千年的时间,若是再不突破,即使以她们族群的寿命之长,卡在这一境界时间太多,大限也快到了。

    张墨和余羽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同时动手张墨用那把火云剑直接朝石门斩出一道暗红色的剑芒,而余羽则操纵新得来的铜锤砸向石室的大门。

    轰!轰!

    两声轰鸣过后,石室的大门被轰成碎片。

    张墨和余羽两人同时往后退了一步,不过年轻女子在后面闷哼一声,随即一道磅礴的灵压涌动压向张墨和余羽。

    两人只好站在原地不再后退,随着石室内的灰尘散尽,露出了石室的内部结构,内壁由洁白的玉石构筑而成,在正前方放了一副道士的画像,这道士看上去仙风道骨,颇具仙人风范,画中的道士正神情专注的炼制面前的一炉丹药,画像非常的写实,看上去就好像真的有一名道士在你面前炼丹一样。

    在这幅画的下面有一个几寸大的小瓶,年轻女子一看到小瓶便按耐不住了,一个闪身整个人就犹如鬼魅的穿过张墨他们附近,瞬息而至,来到小瓶的前面。

    年轻女子用强大的神识扫了一遍面前的小瓶,确认没有危险之后,才伸手捏住小瓶。

    “嘿嘿,小女娃儿,你莫要贪嘴哦。”一个怪异的声音响起,随后整个石室内忽然弥漫着一股奇特的香味。

    这股香味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就连处在石室外的张墨和余羽也闻到了,每一个闻到香味的人都有一种错觉,仿佛自己一下子就能飞升神界一般。

    这种飘飘然的感觉让张墨他们和年轻女子三人都有些痴迷于其中,片刻之后,张墨眼底忽然闪过一丝淡金色光芒,低喝一声:“破!”

    这一切都又消散无影,从那种感觉里清醒过来的余羽和年轻女子不但没有感激张墨,反而露出埋怨的神色,埋怨张墨不该这么早把他们的美梦给打破。

    “好强的幻术。”张墨有些心惊的看了一眼石室。

    “无胆鼠辈,竟敢暗算奴家!”年轻女子怒斥一声,随后伸手一挥,一道紫红色火球直接砸向面前的道人画像,她不知道对方身在何处,只能拿这幅画出气了。

    就在紫红色火球将要砸中道士的画像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画像中原本还在炼丹的道士忽然露出一抹笑容,伸手往前一抓,竟然把紫红色火球徒手抓住,并且在手里把玩了一番,这才轻轻一捏,这紫红色火球竟然被捏爆开。

    随后这道士便从画纸中一跃而出,落在地面上。

    “你的火不错,不过还不够精纯。”道士开口说道。“而且你的火好像是妖火,我想你应该是一名妖修吧。”

    “臭道士,快把丹药交出来!”年轻女子此时已经查看了一下小瓶,里面没有任何的丹药,空空如也。

    张墨见此情况立即对余羽使了一个眼色,两人心领神会的准备开溜,熟料到两人还没动身,那道士竟然冲张墨喊道:“两位应该也是炼丹师,何不进来一叙?”

    听到道士的话,张墨叫苦不迭,这种节骨眼上,年轻女子本来都已经忘记他们两位的存在,只要待会儿年轻女子和道士发生冲突,他们两个就可以趁机逃跑了,比起自己的小命来说,丹方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再好的丹方也要有命拿才行。

    不过道士这一嗓子喊出来,年轻女子立即就注意到张墨他们,不过她倒是没有其他想法,只是看了一眼张墨说道:“在巽位上有丹方,你们两个自行去取吧。”

    “哼,没有老夫的准许,谁敢去!”道士大喝一声,犹如炸雷般的声响让所有人都觉察到耳膜震得生疼。

    年轻女子想也不想的抬手甩出一根火红色的九节鞭,这九节鞭只有拇指般粗细,丈许长短,每一节上面都有一层厚厚的火红色皮毛覆盖。

    这九节鞭在空中肆意挥舞,发出啪啪声响,同时猛的往前一卷,竟然直接将道士卷住。

    这九节鞭一卷住道士就开始释放紫红色的火焰,一时间竟然道士淹没在紫红色的火焰当中,将他变成了一个人形的火柱子。

    “轰!”一声轰鸣。

    道士身上的火焰忽然涨大了一倍,随后直接炸开。

    年轻女子的那根九节鞭竟然被道士直接撑碎,再看道士竟然毫发无损,正笑嘻嘻的对年轻女子说道:“你的火对老夫没用,老夫的身体可是结实的很。”

    说完之后,道士便挥起拳头砸向年轻女子,没用丝毫怜香惜玉的想法。

    这一拳砸出,身在远处已经放弃逃跑念头的张墨看得心惊肉跳,他的眼底淡金色光芒闪烁,正是珍珠灵目在极力运用的征兆。

    道士的拳头砸过之处,空间都出现了细小的裂痕,这说明他的力量已经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单凭肉身都能撕裂空间。

    这是什么概念?张墨只记得有书籍记载,拥有地仙神通的人,除去神通异常强大之外,往往身躯也凝练成堪比法宝一样的存在,撕裂空间也是毫不费力。

    可是眼前这道士的灵压却只比年轻女子强上几分而已,为何能拥有如此强悍的肉体?

    这也是一个令人费解的地方。

    眼见着道士的拳头砸向自己,年轻女子也没有坐以待毙,而是手上捏一个古怪的印决,随后一声颇为拗口的咒语从她的嘴里念出。

    最后在她的身后竟然凝结出一头高大无比的法相虚影,不过这法相虚影可比张墨那个要清楚多了,不但清晰可见,而且凝若实质,是一头毛色火红的九尾妖狐。

    这头九尾妖狐一出现就伸出爪子往前一抓,正好迎上了道士的拳头。

    碰!

    一声闷响。

    道士的拳头和九尾妖狐的爪子两相交接,在交接处的空间竟然硬生生的被撕裂开来,地面上被轰出一个几丈深的大坑,那股力量的余波直接将整座石室震成粉末。

    就连身处石室外面的张墨和余羽都不得不往后退了几十丈才幸免于难。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