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沧浪河主

    只不过张墨只能看出一个模糊的光晕,并没有其他发现。

    这让张墨有些沮丧,一旁的敖宽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摇头叹息,同时有些绝望的看着周围的一片五色光团。

    右丞相有些悠哉的在一旁盘膝坐着,现在的他稳操胜券,自然轻松无比。

    冰尊者倒也没有表现的太过焦急,只是偶尔瞥向那五色光团的眼神出卖了她的想法。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张墨的心也开始略显急躁起来,他已经尝试过好几种方法了,只是并没有任何的进展。

    “这法阵难道真的无法破解?”张墨的心开始往下沉,先前他在擎天游神的笔记里看到相关的描述还有些不服输,认为如果他遇到了上古大阵也能轻易解开,可是这一下他才明白,上古大阵并非是浪得虚名。

    在上古可是有很多拥有通天本领的大能也被困在阵中,甚至还有一些大能被一些大阵困杀其中。

    擎天游神笔记里的各种破阵方法被张墨一一的在脑中回忆起来,最后张墨的眼中蓦然闪起一阵亮光。

    “以阵破阵!”

    擎天游神在他的笔记里曾经提过,如果实在找不到破阵之法,那就试试以阵破阵,前提是你用来破阵的阵法要比被破的阵法要强。

    这一个以阵破阵的方法其实并不是特别成熟,擎天游神记在笔记中也不过是为了提供一个思路而已。

    如今张墨已经没了方向,所以决定拼死一搏。

    因为他明显感觉到五色光团在收缩,若是再耗下去,恐怕他要一命呜呼了。

    “敖道友,待会我会试着破阵。”张墨在破阵前对敖宽说道。“若是这一次失败了,你我各自逃命吧!”

    听到张墨的话,敖宽眼中也闪过一丝精光,当即点头答应,同时他也从储物袋里取出几颗丹药吞服,既然张墨已经决定放手一搏,他若再守在阵中等死,恐怕就真的再也没有任何机会了。

    毕竟敖宽也是沧浪河的左丞相,除了沧浪河主之外的两大掌权人之一,行事也有些果断。

    张墨则深吸一口气,将气息调匀,同时把心态平复,最后才开始布置石头阵,不过这一次他布置的石头阵要比以往都要复杂和耗时。

    转眼间,张墨进入大五行阵已经一个时辰了,那五色光团也开始越缩越小,冰尊者也有些坐不住了,而右丞相则露出一抹欣然的笑容。

    所有人都没有发觉在他们的头顶上有一个黑影正注视着底下的一切,这黑影正是先前在左右丞相身边都安排了探子的沧浪河主。

    其实说起来,这沧浪河主并不是沧浪河的神兽,他数十万年前来到沧浪河,击杀了前任河主便成了新一任的沧浪河主。

    这左右丞相也是他从当时两个较为弱小的沧浪河水族神兽群中挑选出来,为的就是便于控制。

    最为诡异的是所有的沧浪河水族神兽都以为这位新来的河主要大干一番,却不曾想他自从成为河主以后就露过一次面。

    为了镇压那些反对两位丞相的水族神兽,一出手就灭杀了九方沧浪河水族神兽势力,震惊了所有人。

    即使是在神人当中也有些威名,而后这位神秘的沧浪河主又陷入沉寂,他就像潜伏在黑夜中的幽灵,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他想做什么,想要得到什么,甚至有人传言说沧浪河主是一具神魂,乃是上古大能陨落后形成的,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这一颗星球上的人总以为他们是这万千世界的中心,其实他们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沧浪河主语气略显失落的说道。“能被称为‘界’有很多,但绝不是一颗星球。”

    沧浪河主说完之后便隐没在河水里,不知所踪。

    张墨最终将石头阵布置完成,这一次他耗费了比先前要长,本来以他的实力布置石头阵已经是手到擒来,可是这一次耗费了一个多时辰,张墨已经将他这段时间领悟到的石头阵完美的布置出来。

    一道法阵的光芒在五色光团中盛开,所有人都露出一抹骇然的神色,除了始作俑者的张墨。

    以阵破阵可不是谁都能想到,而且还能做到的。

    人字型光芒从五色光团中盛开,原本步步紧逼的五色光团开始往外扩散,看似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五色光团里爆出了一般。

    右丞相的脸色开始变化,带着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那膨胀起来的五色光团。

    原本紧张无比的冰尊者一看到这一幕,原本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以为必死无疑的敖宽则暗自松了一口气,同时他的眼中露出一抹骇然的杀机,这一次想必他麾下的那些族中精英一定会死伤殆尽。

    这一次事情过后,即使他还能坐在左丞相的位置上,恐怕也没有太多的权力,家族会因为他的失误而收回大部分的权力。

    只是五色光团在膨胀到一座房子大小后,竟然停住了。

    张墨也看到这一幕,石头阵的人字型光芒竟然撑不破大五行阵。

    “敖道友还等什么?”张墨对一旁呆立的敖宽低喝一声,同时伸手点出一指。

    “破灭指!”

    “赤龙波!”

    领悟过来的敖宽立即出手,配合张墨的破灭指,终于在大五行阵的临界点时破开法阵。

    一声嗡鸣过后,五具傀儡四下散落,已经凑不齐一个完整的零件,彻底的报废了。

    右丞相发出一声悲鸣,化为一道绿芒遁走。

    “老乌龟哪里走?”敖宽那肯放过右丞相,当即化为一道红芒追上,根本顾不得和张墨道谢。

    破开法阵的张墨倒没有那么多力气和敖宽计较,此时的他已经有些脱力,硬撑着才没有当场倒下。

    正当冰尊者想要出来扶张墨时,一道黑影降临。

    “你们两位似乎在搅动这沧浪河的秩序啊。”一个玩味的声音响起,竟然是去而复返的沧浪河主。

    原本幽暗的河水中,沧浪河主的身躯显得扭曲模糊,张墨眸中闪过一道淡黄色光芒,透视了一番后露出一抹惊讶的神色。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