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九章 升神殿(十一)

    幸好之前张墨就暗自警惕,这才没有在对方偷袭时慌了手脚,只见张墨抬手就打出一道乌黑的小盾,正是无间尊者送给他的乌沉木护盾。

    叮!

    乌沉木护盾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随后张墨才看清楚偷袭自己的竟然是一枚闪着碧绿光芒的小刀。

    “没想到阁下倒是一个谨慎的人。”一个干瘦的身影出现在张墨的面前,他是从两排的房间里走出来的。

    张墨轻笑一声并没有回话,而是将神识扫了过去,对方的实力赫然是元婴后期,从他的袍服上看,似乎是一名散修,因为门派弟子大多会将门派都有的标识绣在袍服的袖口或者胸口上,而这一位的袍服上并无任何装饰。

    “时间快要结束了你才进来,你以为不会遇到其他人了吧?”干瘦男子舔了舔嘴唇说道,“可是在下可是在此恭候多时了,这一条道上的所有人都已经被我收拾了。”

    “所有人都被你收拾了!”张墨的瞳孔一缩,同时毫不犹豫的将心剑召唤出来。

    “搅动天地!”

    不等干瘦男子动手,张墨就直接施展盘古剑法,一道血红色的漩涡立即形成,以摧枯拉朽的姿态冲向干瘦男子。

    干瘦男子心中暗骂一声,他之前说那么多废话,无非是想趁机凝聚灵力好施展大招,谁曾想张墨话说一半就直接开打了,这让他郁闷不已。

    嗡!

    干瘦男子抬手就打出一枚暗青色的护盾,这护盾呈菱形,表面镌刻着一头独角怪物,干瘦男子将灵力注入这护盾当中。

    菱形护盾上的独脚怪物立即散发出一阵光芒,随后一道凝若实质的盾影瞬息挡在了干瘦男子的前方。

    “狻猊!”张墨惊呼一声道,这独角怪物四肢覆盖着鳞片,形若狮子,通体冒着赤红的火焰,正是上古凶兽狻猊。

    “你倒是挺识货的!”干瘦男子眼中闪过一丝讶色,不过随即有恢复平常道:“知道又有何用,光凭你这点手段是无法破开我的护盾的!”

    轰!

    一声轰鸣后,张墨的血红色漩涡果然被狻猊抓成碎片。

    同时这头狻猊一声怒吼,退了回去,随后干瘦男子手腕一抖,那沉寂了一会儿的小刀再次漂浮起来。

    “幻刃斩!”

    干瘦男子暴喝一声,那悬浮在半空的小刀立即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随后原本寸许长短的小刀上立即暴涨出十数丈的刀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张墨的头顶斩落。

    张墨一面祭出乌沉木护盾,一面催动毒之领域,同时毒龙钻如黑色细雨般泼向干瘦男子。

    只可惜干瘦男子只需要催动盾影,狻猊挥动硕大的爪子瞬间就将这些毒龙钻拍飞。

    与此同时,干瘦男子的刀芒也斩在了张墨的乌沉木护盾上。

    呛!

    一声脆响过后,张墨的脚没入地表半寸,只是刀芒消散,他的乌沉木护盾依旧安然无恙。

    “这护盾没有盾影竟然如此结实,啧啧,真是一件异宝啊。”干瘦男子眼中流露出一丝贪婪的神色道。

    “只怕你没命拿!”张墨手捏剑诀,心剑随之发出一声嗡鸣悬浮在他的头顶,同时周围的天地元气开始疯狂的朝他聚拢,一柄透明的巨剑在他的头顶形成,剑心乃是通体鲜红的心剑。

    “这是……融合了天道的剑法!”干瘦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惧意,随后一咬舌尖喷吐出一口精血在自己的护盾上,原本已经凝若实质的狻猊气势又提升了一截,同时菱形护盾上散发出阵阵黑雾。

    “斩!”

    张墨手上剑诀一动,悬浮在他头顶的透明巨剑便朝着干瘦男子斩了过去。

    时间都好像静止了一样,干瘦男子只觉得自己周围空气凝固无法动弹,他拼命的将体内的灵力灌注在面前的护盾上,这时他只能期待自己的护盾能挡住这一击。

    这十丈左右的巨剑斩过来,速度似快似慢,似乎将整个时空都控制了一般。

    当!

    第一声响声过后,那原本张牙舞爪的狻猊被斩成两截。

    当!

    第二声响声响起,干瘦男子的菱形护盾上面出现龟裂,干瘦男子面容扭曲的将体内灵力疯狂的灌注其中,这才挡了一会儿。

    不过也仅仅挡了一会儿而已,下一刻巨剑还是将他的菱形护盾斩裂。

    噗!

    干瘦男子一拍储物袋,手里赫然多了一张血红色的符纸,在这张符纸上画着一个简陋的人形。

    “替身符!”张墨瞳孔一缩,震惊不已,这可是可以在关键时刻替自己死一次的逆天符纸。

    只可惜这符纸炼制的手段极为繁琐,而且基本上已经没有人能炼制出这种符纸,可以说是用一张少一张。

    正当干瘦男子犹豫的时候,一柄通体泛着寒气的长剑从他的额头冒出。

    “一心二用!”干瘦男子难以置信的圆睁着眼睛。

    霜华剑上的寒气瞬间就将干瘦男子冻成了一块人形冰坨,只有他手上的替身符还在张墨的雨之剑意下簌簌发抖。

    “收!”

    张墨厉喝一声将剑意收回,只是那反噬让张墨忍不住吐出一口乌黑的淤血。

    心剑外层的雨之剑意直接溃散,血红色的心剑没入张墨的体内,同时张墨剑指一动,霜华剑一声轻吟后被冻成人形冰坨的干瘦男子瞬间就被震成冰屑,连带着元婴也化为虚无。

    一张血红色的替身符和一个鼓鼓囊囊的储物袋掉落在地面上。

    张墨想要上前去捡,可惜脑中传来一阵剧痛,两眼一黑直接晕倒在地上。

    之前张墨在最后一刻分心去操纵霜华剑偷袭干瘦男子,精神力消耗极大,而且他没有修炼过一心二用的秘术,仅凭强大的神识去做到这一切,完成之后自然会有如此反噬,晕过去还算是最轻的反噬,若是运气差的可能导致神魂不稳,最终神魂受损。

    而张墨之所以没有修炼一心二用也能施展这个秘法,得益于他有一个血魔分身,利用血魔分身,张墨这才勉强的催动霜华剑,若是换一个人恐怕还真的没辙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