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四章 受人之托

    在阵法的作用下,那一黑一白气息开始被压制收拢,只是这两道气息哪能如此心甘情愿的被制服,两道气息竟然分别幻化成一黑一白两头蛟龙。

    这两头蛟龙一出现就开始疯狂的冲击着被附身了的丹道子所布置的阵法,阵法形成的金色光芒被冲出两个凸起,只是这两头蛟龙始终无法冲破金色光芒。

    只是这时异变突起,两头蛟龙竟然互相纠缠,融为一体。

    嗷呜!

    一声惊天的嘶吼声传来,一头灰色的蛟龙赫然形成。

    同时这头灰色蛟龙长啸一声,冲向阵法所形成的金色光罩。

    轰!

    仅仅一下,整个阵法便开始晃动。

    “不好,混沌之气融合了。”被附体的丹道子眉头一皱道。“坚持住五个呼吸,本神这就增加阵法的威力!”

    张墨还没来得及答话,令旗上立即传来一股巨力,张墨不得不调动体内的灵力注入其中。

    轰!轰!轰!

    灰色的蛟龙连着三次撞击在金色光罩上,张墨面前的小令旗也跟着跳动了三次,不过每次都被张墨以浑厚的灵力压制住,只是三次过后饶是张墨体内那比同阶修士要浑厚的灵力都有些告急。

    第四次的时候,张墨不得不掏出储物袋内的丹药开始吞服。

    不过被附体的丹道子咬破指尖,将一滴金色的血液滴落在地面,原本银色的蝌蚪文便开始掺杂了一丝淡金色,随后那金色的光罩便开始变得更加的结实。

    张墨也借此喘了一口气,开始吞服丹药恢复灵力。

    而被附体的丹道子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手上一松,那灰色的蛟龙撞向金色光罩时,张墨面前的令旗便又跳了起来。

    刚刚喘了一口气的张墨不得不调动体内的灵力将面前的令旗再次压制下来。

    如此往复几遍,即使有丹药辅助,张墨的灵力也迅速告罄。

    就在张墨灵力消耗完时,被附体的丹道子蓦然将法阵的威力增强,瞬间就将那条灰色的蛟龙压制下去,同时被附体的丹道子掏出一个黝黑的小瓶,将小瓶的瓶口对准那灰色蛟龙,口中念念有词,随后那头灰色的蛟龙便被一股吸力牵引着朝小瓶飞来。

    只是这灰色的蛟龙挣扎扭动,被附体的丹道子手腕上的青筋一下爆出,整个人如同被吹气般鼓胀起来,随后黝黑小瓶上散发出一道淡黄色的光芒,灰色蛟龙只能无奈的被吸往小瓶,越来越近。

    “收!”

    一盏茶功夫后,被附体的丹道子暴喝一声,那灰色蛟龙最终被收进黝黑小瓶当中,随后丹道子用自身精血在瓶口画了一个玄奥的符文,而且在瓶子的周围也都一样画了一些如蝌蚪般的文字。

    咣!

    黝黑的小瓶里时不时传来阵阵撞击声,只是瓶身上的那些玄奥符文立即亮起一道金色光芒,那撞击声虽然响,却不能撞破瓶子。

    “桀桀,终于到手了。”被附体的丹道子发出一声阴沉的笑容道,“本神为了这一股混沌之气可是准备了足足上万年的时间,幸亏这一界都是一些不识货的家伙。”

    听到被附体丹道子的话,张墨心里就有一丝戒备,这家伙之前虽然没有什么过于明显的小动作,可是难保事成后会翻脸。

    正当张墨掏出一枚丹药准备吞服下去,被附体的丹道子身形一闪竟然将爪子直接抓向张墨的胸膛,一出手就想要张墨的命,看来这附在丹道子身上的家伙是打算独吞这混沌之气了。

    咻!

    一声霹雳声响过后,被附体的丹道子抓了个空,而张墨背后却多了一对金色的羽翼,正是鲲鹏之翼。

    “看来道友是想食言而肥,独吞这份混沌之气了。”张墨当下运转纯阳决,体内的纯阳之力瞬间化为灵力充盈张墨的丹田,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张墨的灵力便悉数恢复。

    “你……竟然使用秘法恢复灵力。”被附体的丹道子有些惊讶的看着张墨,眼中闪过一犹豫道。

    毕竟他附体在丹道子身上不但代价极大,而且实力也被压制,只能维持在元婴后期的巅峰,若是再提升实力,恐怕丹道子的身体会承受不住直接爆体而亡。

    见附身丹道子的家伙神色犹豫,张墨自然也不会贸贸然的冲上去,毕竟谁也不知道这附身丹道子的家伙会不会有逆天的后招,一旦把他惹毛了,没准会落得个鱼死网破也说不来。

    而附身丹道子的家伙的确有几种神界秘法可以催动,只是会付出不小的代价,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施展的。

    “混沌之气是一种天道本源之气,在神界混沌之气同样是十分珍贵和稀少,若是有相对于的功法能将混沌之气炼化,必定能使自身的实力突飞猛进。”附在丹道子身上的家伙开口解释道。

    “原来如此。”张墨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问道。“那现在以我的实力是不是不能炼化混沌之气?”

    “这个……本神也不太清楚。”附在丹道子身上的家伙露出尴尬的神色道。“好了,你的那一份本神现在就给你。”

    附在丹道子身上的家伙将那已经装好的混沌之气的小瓶打开,随后黝黑小瓶中立即喷吐出一道灰色的气息,附身丹道子的家伙伸出手指一划,立刻将喷吐出的灰色气息斩下一截,同时用手掌往下一摁,将剩余的混沌之气摁了回去。

    紧接着附身丹道子的家伙再次划破手指,用手指沾着自己的精血迅速的刻画了一连串如蝌蚪般的玄奥符文,这些玄奥符文瞬间就将被割断的那一丝混沌之气包裹起来形成一个核桃般大小的小球。

    这小球外层是由附身丹道子的家伙精血书写的玄奥符文构成,里面则是一团灰色的混沌之气。

    “若是日后你能飞升神界,记住来找本神。”附身丹道子的家伙将手里的混沌之气形成的小球扔给张墨道。“本神名讳赤水,希望我们还能再见面吧。”

    张墨伸手一托将混沌之气形成的小球托在掌心,随后立即将其收进了储物袋当中。

    噗嗤!

    丹道子身上蓦然传来一阵闷响,身体各处都有伤口崩裂,这是被附身的后遗症。

    待张墨回过神来时丹道子已经瘫软在地上,眼中只有一丝悲凉,他明白自己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前辈,前辈!”丹道子恢复意识后,第一眼就看到了张墨,同时也明白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当下便开口说道。

    “你有什么事情想要我帮忙么?”张墨看了一眼丹道子,神识一扫之下,赫然发现丹道子的金丹已经碎了,体内经脉尽断,整个人的生机已经渐渐的消散,差不多就要身死道消了。

    “在下在俗世留了一名后裔,希望前辈能替我找到她,若是有天赋的话,希望前辈能收她为徒,若是没有天赋,前辈可以给她一生富贵。”丹道子急忙说道。

    一听丹道子的话,张墨眉头一皱便有些不悦,这丹道子似乎有些过分了,自己和他不过是有一面之缘而已,若是要自己帮忙捎个口信之类的要求,自己便是答应也无妨,可是收徒和照顾凡人,张墨倒还真的有些为难。

    “前辈且息怒,在下并非是想让前辈白白替晚辈做事。”丹道子说话间脸色竟然红润起来,同时费力一撑竟然从地面上坐了起来。

    张墨明白这是回光返照的情形,丹道子应该已经到了最后的一刻了。

    “这一块玉简晚辈随身携带,里面记载了一样晚辈无意间得到的宝物。”丹道子伸手一扯脖子上的一块玉简,颤抖着递给张墨。

    张墨接过玉简将神识浸入其中,随张墨露出惊骇的神色道:“你竟然能找到此物!”

    “前辈可否答应晚辈的要求?”丹道子双眼紧盯着张墨问道。

    “好!我答应你!”张墨认真的答道,同时咬破食指当着丹道子的面立下本命血誓。

    “多谢前辈。”丹道子费力的说道。“我后人的一切相关资料都在玉简里有记载……。”

    丹道子还没说完,便头一歪直接身死道消。

    张墨轻叹一口气,将丹道子腰间的储物袋取下,倒不是张墨贪图一名金丹期修士的东西,而是想将丹道子的储物袋送给丹道子的后人。

    随后张墨便弹出几颗火球将丹道子的尸身焚烧成灰烬,这才化作一道金芒消失在原地。

    傲来国的漳州是一处较为落后地域,不过州府倒是十分的奢华,只是周围的居民区就有些难看了。

    条石铺成的宽阔官道上人来人往,一名衣衫单薄的少女正双眼无神的在大街上走着,少女头上扎着两根粗辫子,衣服全是孝服那种白色,腰间还系着一根麻绳,这表示她家中有亲人去世。

    “娘,你怎么就丢下了灵儿呢?”少女清秀的脸庞上一行清泪留下,心中凄苦异常。

    路上有认识少女的人不但没有同情少女,反而对少女指指点点。

    “未婚先孕,产下贱种,奇耻大辱啊。”

    “嘿嘿,听说她娘亲……。”

    “你可别乱说,再怎么说她外公也是本州的州牧大人。”

    这些行人讨论的声音不低,少女一字不漏的听在耳中,不由的双手握拳,双目微微泛红。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来到少女的面前,没有人知道这人是怎么来,何时来的。(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