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冥神决

    在外界所向披靡的戮仙剑阵竟然被光头男子无比轻松的用两根手指夹住,即使是做好了心里准备的张墨也是难以接受的。

    “水之剑意!”张墨暴喝一声,头顶上立即凝聚出一柄透明的巨剑,随后这柄巨剑裹着天道威压斩向光头男子。

    叮!

    光头男子虽然捏碎了张墨的银色长剑,可是戮仙剑阵里面所爆发出来的力量也让他眉头微皱。

    而这时水之剑意其中蕴含的水之天道让光头男子大为动容,即使是他们一族得天道宠爱而生,一个族群中未必有人能领悟大天道,大部分都只能领悟主天道中的分支。

    光头男子再也不能从容应对,而是取出一根长矛朝着张墨的透明巨剑投掷了出去。

    一道黑雾萦绕在长矛上,散发着一股令人绝望的黑暗气息。

    嗡!

    长矛撞在透明巨剑上,发出一声轰鸣。

    一道无形的波纹四下散开,透明巨剑碎裂,倒卷了回去。

    张墨眼前立即出现了无数道透明的碎片,在一个呼吸内将他的身体穿透。

    而光头男子的那根长矛也随之寸寸断开,光头男子因为法宝被毁,受到反噬后,嘴角也溢出了一丝鲜血。

    不过这一切张墨已经看不到了,他在被那些透明碎片穿透身体时就已经退出了乾坤塔。

    “可恶!”张墨将乾坤塔收回,一脸不甘的说道。

    一个月只能用三次,因此乾坤塔并不是一件可以让张墨无节制使用的宝物。

    “怎样才能在短时间里提升实力?炼神期的修士大部分的丹药已经没有效果了,哎。”张墨愁眉苦脸的呆坐在洞府里。

    砰!砰!

    储物袋里忽然传来一声响动,张墨伸手一抹储物袋,养魂坛立即兀自飞出,明若从里面钻了出来。

    “啊,这《冥神宝典》还真是十分的难练。”明若伸了一个懒腰说道。“不过本姑娘冰雪聪明,自然不会被它难倒。”

    “这《冥神宝典》里记载了两门功法,一门为《冥狱伏魔功》此功法主战其中的功法大都为攻击性较强的法门。而另一门叫做《冥神决》的功法却是能在短时间内提升自身实力的功法。只是这门功法要求修炼者有着极为强悍的身体,否则极容易因为修炼时身体承受不住导致爆体而亡。”

    明若将她研究了《冥神宝典》后的结论一口气说了出来,随后她便站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张墨,她觉得以张墨的性格应该会选《冥狱伏魔功》。

    张墨沉吟了一会儿。眉头微皱。

    明若一声不响的在一旁看着这个人类男子,微黑的皮肤,不算英俊的脸上显出坚毅的神色,不知不觉中明若对张墨有了一些其他的情绪,她虽然没有每次都参与张墨的事情。可是因为本身拥有一些特殊的技能,所以即使身处储物袋中也能看到外界发生的事情。

    张墨的坚持,张墨的执着,以及余羽和萧楚两人和张墨的感情,这些都是在这个近乎残酷无情的修仙界里很难看到的,特别是张墨能拥有两名能将后背放心托付的好兄弟。

    常言道:断了七情六欲是为仙。

    因此有些人为了修仙可以弑父弑母,杀妻弃子都不为过,还有一部分人出尔反尔言而无信,在这修仙界里没有一个人值得他信任。

    明若虽然来自冥界,可是那里的环境和鲲鹏大陆不相上下。

    “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哎。我怎么会在意他呢?”明若的心里胡思乱想着。

    “我想先修炼《冥神决》,不过那本《冥狱伏魔功》你也替我抄写出来,以备不时之需。”张墨开口说道。

    “哎,本姑娘可不是你的婢女,你凭什么要我替你抄写翻译?”明若嘴上有些不甘的说道。

    “我又没说你是我的婢女?”张墨轻笑着说道。“我们是合作关系,这本《冥神宝典》对于你来说可是不可多得的好功法,你觉得我将这本功法交给你算不算是你帮忙的报酬?”

    “这样一想你说的也挺有道理的。”明若不知不觉中接受了张墨的说法,不过还是出于善意的提醒道:“《冥神决》修炼的先决条件是要有一副较为强横的身体,我们冥界中人身体普通都较为结实,不知道你们人类受不受得了?若是不行的话。不要勉强。”

    “男人不可以说不行!”张墨斩钉截铁的说道。“你将《冥神决》交给我吧。”

    “好吧,你等一会儿,我抄写好就交给你。”明若嗖的一声钻回了养魂坛。

    一见明若回养魂坛,张墨也盘膝打坐开始回复体内的灵力。

    约莫半天的功夫。明若再次从养魂坛中钻出,神色疲惫的递给张墨一块玉简道:“《冥神决》我已经刻制在这块玉简当中,若是修炼途中觉察到不对劲记得及早抽离。”

    “辛苦你了,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吧。”张墨的眼中露出一抹暖意道。

    “我会的。”这让原本因为翻译《冥神决》而疲惫不堪的明若一下子就恢复了精神,随即一脸开心的钻进了养魂坛。

    张墨把玩着明若递给他的玉简,随即将神识浸入其中。

    因为是翻译过来。所以并没有原本那样的威压存在,张墨花费了一个时辰才将整本《冥神决》看完。

    “竟然有如此疯狂的想法。”张墨轻舒了一口气,即使以他修炼过九转金刚功的体质,在看完功法后,也有了一丝犹豫。

    片刻之后,张墨的眼中迷茫之色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

    “修仙大道本就是逆天而行,若是不担风险又怎能有所成就,现如今有一个机会摆在我眼前,若是放弃了,恐怕短时间内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可以提升实力了。”张墨将手中的玉简捏碎,心中已经下定决心。

    “引气入体!”随着张墨的一声低喝,周围的天地灵气犹如潮水般被他吸入体内,以他的身体为中心,周围的天地灵气都疯狂的涌入他的体内,一刻都不曾停歇,张墨的身体就好似黑洞般无止境的吸收天地灵气。

    在吸收了大概自身一倍有余的灵气后,张墨骤然将体内的纯阳之力悉数转为灵力。

    这样一来他的体内一共有了三倍于寻常炼神初期修士的灵力。

    “凝!”张墨暴喝一声,额头上青筋毕露,所有在他体内的灵力瞬间就被压缩到丹田当中,形成了三枚白色的小球,这些小球都有核桃般大小。

    “爆!”张墨手上结了一个极为诡异的手印,同时他丹田内的其中一枚白色小球立即爆开。

    这一枚白色小球眨眼睛就爆开,一股震荡波出现在张墨的丹田当中,随即这股震荡波扩散到张墨的四肢百骸,犹如一名炼神初期修士自爆的力量在他的体内爆开。

    在一阵咧咧声响过后,张墨的七窍都流出黑色的鲜血,同时体表浮现一层细密的血珠。

    这种修炼方法已经不能称之为自虐了,应该称为自杀差不多。

    在丹田爆开等同于自身修为的灵力,这是何等的勇气,若是一个不慎,恐怕就是丹毁人亡。

    所幸张墨熬过了第一次。

    “爆!”

    张墨再变换手印,丹田内的那一个核桃般的白色小球再一次爆开。

    这一次依旧是如风卷残云般冲击着张墨的四肢百骸,伴随着这股冲击,张墨体内也咔嚓作响,那是他的骨骼出现裂缝的声音,九转金刚功也不能经受这样的折腾。

    而他的体表此时已经不再渗透血珠,而是覆盖了一层鲜血,皮肤也被割裂开来,不断的有血水从他的身体里喷涌而出。

    张墨的衣服早就已经浸透了鲜血,同时他所坐的地方已经有了一小滩血水汇聚在一起。

    “爆!”

    这一声喊出,张墨的嗓子已经沙哑,可是他依旧顽强的结着手印,同时丹田内的第三枚白色小球再次爆开。

    一股震荡波立即四下散开,冲击着张墨的四肢百骸,而原本结实无比的张墨此时就好似一个漏气的气球般浑身上下喷射着血箭。

    全身骨骼好似被剁成骨渣一般,根本无法再支撑张墨盘膝坐着。

    只是他的双手依旧结着手印,整个人依然盘膝坐着。

    支撑着他的是体内的奇经八脉,身体被冲破重组,经脉和丹田依旧顽固的存在,还有元婴在他的头顶盘踞着,神魂所化的无影剑兀自的悬浮。

    张墨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方式开始恢复,仅仅几个呼吸间,就恢复了正常。

    而且有一道天地灵气从外界灌注到他的百会穴中,直冲他的丹田。

    片刻过后,张墨仰天长啸一声,这啸声直冲云际。

    仅仅修炼一次,张墨就发现他的实力提升到炼神后期大圆满境界。

    “这《冥神决》真是奇妙,竟然依靠灵力爆炸来获得进阶的途径。”张墨回想起之前的情况,心里还有后怕,那种全身骨骼尽碎,仅剩下奇经八脉和丹田的状态当真是危险。

    修炼《冥神决》远比明若说的危险的多。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