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破心魔

    “好!好!”那苍老的声音连说两声好,随后拍卖会场中一阵颤动,整个空间凝固起来,张墨脸色阴沉的盯着前方。

    一袭黑衣的佝偻老者出现在他的正对面,化虚后期的灵压一览无余,只是对比张墨的合道中期的实力就有些不够看了。

    只是这会儿张墨将灵压内敛,对方感受不到而已。

    “阁下现在把东西放下,老夫可以做主放你一马。”佝偻老者心中也对张墨这种做法颇为恼怒,可是他又摸不清张墨的实力和后台,故而话也没有说死。

    “若是你现在让开,我可饶你一命。”张墨不为所动的说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佝偻老者五指张开,猛的一弹,五根晶莹的指甲飞射而出,直扑张墨的面门。

    “啧啧,骨长老的指甲可是他修炼多年的至宝,坚硬度堪比上品法宝,听说同阶内无敌手,更无护盾能挡住他的指甲。”

    “看来骨长老是动了真怒。”

    有两名熟知佝偻老者的人在底下感慨万千的说道,似乎在为张墨的行为感到不解,他们认为张墨是在找死。

    碰!

    张墨没有施展任何手段,任凭五根指甲刺在他身上,发出一声闷响过后,五根指甲竟然被震飞,张墨除了衣服上出现五个孔洞外,根本没有任何血迹和伤痕出现。

    “故弄玄虚!”佝偻老者虽然不明白张墨怎能抵挡住他的祭炼多年的指甲,不过心中却存了一份疑虑,同时怒吼一声道:“画地为牢!”

    一道森森白骨构成的牢笼将张墨整个人罩住,每一根白骨都泛着白色的光芒,看上去坚固无比。

    “这白骨牢笼乃是老夫取远古神兽的白骨祭炼而成,除非你有合道期的修为,否则只能乖乖呆在白骨牢笼中。”骨长老颇为自傲的说道。

    同时他的手上掐了一个印决,一根又粗有黑的骨头从地面穿出,刺在了张墨的裆部,将张墨整个人顶在白骨牢笼的顶部。

    “破!”

    张墨眼中升起一片红芒。随后一柄银色长剑出现在他面前,瞬间就划开了骨长老的白骨牢笼。

    虽然这黑色骨刺没有伤到张墨,可是却真正的将他惹怒。

    心中那股无明业火立即升腾到极致,张墨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杀了这骨长老。

    骨长老一见情况不妙,立即脚底抹油想要开溜,只是一股令在场所有人都惊悸的灵压瞬间就将他拍在地面上动弹不得。

    紧接着银色长剑从骨长老的天灵盖刺入,瞬间就将骨长老整个人穿透。

    仅仅几个呼吸的工夫,原本看似胜券在握的骨长老已经躺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张墨则双眼猩红的寻找下一个目标。所有修士在看到骨长老被打杀之后立即四下逃逸,这些人各施手段恨不得能长四条腿。

    轰!

    一声轰鸣过后,张墨的身上蓦然升腾起一道橘红色火焰,随后整个拍卖会中所有的东西,还有来不及逃走的修士全部被这道橘红色火焰吞没,烧成了灰烬。

    在一片焦黑中,张墨赤着身体一步步的走出了会场。

    他的眼中已经没有了红光,不过脸色却不是特别好看,因为整个拍卖会场已经变成了一个修罗屠场,遍地是各种被烧的扭曲痛苦的修士尸体。

    张墨觉察到他已经到了一个关键时刻。若是不能压制住心魔,恐怕在心魔的侵蚀下,最终会被心魔吞噬成为一头只知杀戮的野兽,走向灭亡。

    在储物袋中取出衣物穿好后,张墨立即离开了拍卖会场。

    几个时辰后,张墨取出了那块记载无名仙诀的玉佩碎片,仔细的验证了一番后将这块玉佩碎片放在额头上。

    嗡!

    一声轻鸣过后,这碎片没入张墨的额头,同时一道柔和的光芒在他的神识中亮起,那块残缺的玉佩也将张墨新得到的碎片吸收过去重新融合。

    “《莲花清心诀》!”张墨第一时间就将神识探入其中。立即发现了一门可以化解心魔的功法。

    这会儿张墨已经不管其他,立即盘膝坐好开始修《莲花清心诀》,半日过后,张墨已经能将基础篇熟练的运转。不过还没有入门。

    几日过后,张墨的底下忽然发出一声轻鸣,一道青色的莲花台升腾而起,标志着张墨正式入门。

    坐在青色的莲花台上,张墨只觉得心里一片宁静,没有了之前那种戾气和心魔。一股清凉的气息萦绕在他的身体周遭,同时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四下弥漫开来。

    压制住心魔后,张墨心中的担忧也随之消散,与此同时他的实力竟然再次提升,转眼间攀升到合道后期。

    心魔对于修仙者来说是一柄双刃剑,既能将修仙者弄的走火入魔,又能提升修仙者的实力。

    一般修士都只会在飞升时遇到心魔,张墨还没飞升就遇到心魔,可以说是较为奇特的,不过对他来说也有一定的好处,至少在日后飞升时他再遇到心魔就能更加从容的面对了。

    轰!轰!轰!

    三声巨响将张墨彻底的震醒,在他临时开辟出的洞府外集结了一批修士正在奋力的攻破他布置的防御法阵。

    张墨神识一扫,发现为首的修士不过化虚后期大圆满境界而已,同时在这些修士当中还有几位在拍卖会中的熟面孔,当下也明白了这些人是来报仇的。

    “哎,这件事总归我做错了,还是躲一会儿吧。”张墨并非是一个嗜杀之人,当下轻叹一口气,将鲲鹏之翼展开,随后便离开了这临时洞府。

    不过在离开前,张墨将自身的灵压四下散开,那群原本还在疯狂攻击洞府门口法阵的修士一个个都被这股灵压压制的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直到张墨远去之后,这群修士才恢复了正常,随后这群修士便灰溜溜的离去,至此之后也没有再提报仇的事情。

    “是时候回去会一会元魔门了。”张墨朝着咸阳的方向赶去,眼中流露出一股强烈的自信。

    元魔门已经成为了大秦国最强大的门派,同时也是天狼草原的主人,那名神秘的外域强者此时已经闭关许久没有露面了。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