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疑点重重

    张墨和赛男最先来到的是陈氏家族,若是直接去找陈陆斌恐怕是要耗费许多时间,相对来说想要将陈陆斌除掉的陈氏家族会比较清楚他的去向。

    一座低矮的山体上布置着一套在张墨眼里看着简陋的防御法阵,这便是小家族的气势。

    张墨和赛男一起从神行舟上下来,随后张墨轻轻一弹便破开陈氏家族的防御法阵,将消息送了进去。

    眼见陈氏家族的防御法阵如此不堪,原本还抱着一丝谨慎心态的张墨和赛男两人的心情便更加的放松了。

    不一会儿,法阵打开,一道青光从中升起,一名面色铁青的中年人踏着一柄残缺的飞剑摇摇晃晃的来到张墨他们的面前。

    面色铁青的中年人拥有高阶神人巅峰,仅一步之遥便可迈入尊者境界,只可惜在陈氏家族这种资源匮乏的小家族中很难再进一步。

    “两位使者远道而来,老朽未曾提前出来迎接,当真是失礼了。”因为张墨他们脸上蒙着白纱,面色铁青的中年人也看不清面目,宽大的袍服也看不出男女,只能以使者代称。“在下陈贵,乃是陈氏家族现任族长。”

    面前的两人悄无声息的破了护族大阵,递过来信息说是斩仙台的杀手,陈贵心知对方的实力通天,虽然感受到张墨他们的实力只有中级神人,可是陈贵却不敢怠慢半分。

    “陈族长不必客气,我俩今次前来也是为了替你们办事而来。”毕竟是有求于人,张墨的语气倒也十分的缓和。“不知陈族长可知晓那人的下落?”

    “这个……不瞒两位使者,前一段时间族中曾派人盯着那孽畜,可是最近这段时间他已经摆脱了族中派去的人,不知所踪了。”陈贵有些讪讪的说道,小族中人力稀少,自然没有太多的人员可以长期派出。

    陈贵说陈陆斌摆脱跟踪的人,十有八九是他们自己撤回了跟踪的人。

    “族中可有其他方式能找寻到他?”赛男也开口问道。

    “哎,我们曾用命灯去召唤他的神魂,只是……没有用处。”陈贵自然明白赛男的意思,但凡是家族或者门派,都会将麾下人的神魂留一丝作为命灯,日后若是有何变故可用命灯来限制对方,也可以用命灯来找寻失踪的人。

    “命灯不能召唤神魂。”张墨的眉头一皱,有些凝重的问道:“可否让我们去看看他的命灯?”

    如果不是陈陆斌在自己的命灯上做了手脚,那么就是陈陆斌的神魂有特异之处。

    这两种情况张墨都想亲自确定一下,知己知彼才能不出问题,如果陈陆斌的神魂有奇特之处,那在碰面的时候就要提防一些,毕竟神魂攻击是最为诡异的。

    “好,请两位随我来吧。”陈贵也答应的干脆,立马就转身带路,想必这些日子他没在陈陆斌的命灯上做文章,早就将陈陆斌的命灯单独拿出来了。

    “不知陈族长可否说说陈陆斌的事迹,以便我们可以更好的了解他,才能更顺利的诛杀此僚。”没走几步,赛男便开口问道。

    陈贵的身形明显停滞了一下,随后长叹一口气道:“是我害了他……陆斌这孩子就是命苦呐。”

    待陈贵将陈陆斌的事迹说完,他们三人也已经来到一个昏暗的房间里,张墨在沿路并没有看到任何的家丁,用神识扫去,整个陈氏家族的人丁也是稀少的可怜。

    想来是那陈陆斌杀了那么多人,原本人丁不兴的陈氏家族就更加的没落了。

    一盏昏暗的命灯摆放在桌子上,陈贵当着张墨的面伸手一指,同时嘴里念叨了几声。

    那命灯便开始升腾起来,似乎在沟通远在千里之外的陈陆斌。

    张墨不动声色的看着这一切,按理说陈贵催动家族秘法来召唤陈陆斌,一定会将陈陆斌的神魂牵扯过来,从而得知他的下落。

    轰!

    伴随着一声轰鸣,陈陆斌的命灯上那升腾的火焰骤然炸开,陈贵有些阴狠的收回了被烧焦的手指。

    同一时间,在陈氏家族附近的一个山洞中,一名年轻男子的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愤怒的吼道:“陈贵,我必取你狗命!”

    “两位若是不嫌弃的话,今晚可在寒舍休息一会儿,明日再启程也不迟。”陈贵眼珠一转,开口说道。

    张墨和赛男对视一眼,便答应下来,这陈贵在说陈陆斌的事情时,张墨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半个时辰后,张墨和赛男被安排在一间干净的客房当中。

    噗!噗!噗!

    张墨一甩手就在地面布置了三道法阵,三道透明的光幕瞬间就在地面升起。

    眼见法阵布置成功,赛男便将心中的疑问说出来:“听陈贵的话,好像那陈陆斌原先是一位名不经传的旁支子弟,是因为陈贵发觉他的潜力才一步步的起来,最终因为一名女子而与家族决裂,可是我觉得这个陈贵在说谎,你怎么看呢?”

    “这陈贵至少有三个疑点,其一是他出来时没有一位随从,即使族中人丁再稀少,一个家族的族长必定会有一两位随从跟在身边,方便传令跑腿,而他没有。其二便是他并不像是一名久居上位的族长,无论是与我们交谈还是处理事情,恐怕他像一个下人多过族长。其三便是陈陆斌的叛族理由,难道陈氏家族会因为陈陆斌这样的天才喜欢一个外人而将他们活生生的拆散吗?”

    张墨一口气将他通过观察分析出来的观点说了出来,赛男听了之后沉默了一会儿,才将里面的信息完全消化。

    “那我该怎么办?”赛男有些迷茫的看着张墨。“若是陈贵是贼人,那陈陆斌是被冤枉的,那我们杀他不就是助纣为虐了?”

    “你站的位置错了。”张墨轻笑一声道。“我们是杀手,只管杀人,那管谁冤不冤枉?再说了,陈陆斌到底有没有问题,我们现在也只是推测而已,并不能完全的判定他就没有错,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