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大学问家

    杜千苦恼的抓了抓头发,最近几天,想不通的事情太多,让他有点抓狂,莫名其妙的信息,从自己的脑子里不时的窜出来,不停的扰乱着他原本就有些崩溃的心神。

    没道理啊,他确信,自己的信息是准确的,偏偏登过一次天幻岛的老兵似乎什么都没作,这与他得到的信息严重冲突,两者似乎都是事实……

    “九品海中莲和自然魂息?都是宝贝吧,天幻岛上有很多?”磁熊惊讶的问道,就算是从部落里出来的野丫头,也知道这两种东西有多珍贵,部落巫师每次提起来的时候,都会一脸的神往。

    据说,四周的数百个大大小小部落中,都有类似的传说,部落的祖先,就曾经得到过其中某一件宝贝,才会有如今部落的昌盛。当磁熊走出部落之地,接触到更大的世界,见识了三大帝国的强盛,以及云霄阁的霸道,谈什么祖先的荣耀,全是扯蛋。

    “应该有吧……”这会儿,杜千也不敢肯定了,老兵那混蛋,什么都不肯说清楚,脑海里出来的信息,完全不可控,人家想出来就出来,不解释啊。

    “疑?他们的速度满快的吗?”杜千眼角余光看到一艘巨舰,在数十公里之外,正不停的变换着方向,似乎在找寻着什么,从巨舰上的标志,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是镇海联盟的人。

    “那边还有一艘。”磁熊也看到一艘巨舰,同样是镇海联盟的船。

    “两艘船?居然没有组成海上编队,有点意思。”杜千嘿嘿笑了几声,他和镇海联盟的人没少打交道。镇海楼的主人喜玉山他见过数次,镇海董家的大小姐董萫,也有过几次交往,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总跟在董萫身后,一副很腼腆样子的小正太董茁。

    可惜了,那小子给杜千的印象极好,如果他是周山人,杜千不介意送他一份海之魂,就算比不得真御魂师,至少可以保他一生平安。

    “院子在天上飞……”磁熊傻乎乎的说道,脖子仰起,双目发直,向天上看去。同一时刻,杜千也感应到异样的能量波动,转头看去。

    一座漂亮的庭院,一幢令人神往的小楼,楼顶站立一人,正向这边飞来,速度比大白要快很多。不是大白不给力,实在是四周的天幻岛,对它这种海中异种压迫性太强,根本无法发挥出正常的实力,连游动速度,都慢了数倍。

    真是想谁谁来啊,不用看楼上的人,杜千就知道,来的是喜玉山,这家伙之前不是跟补天的人在一起吗?

    喜玉山控制着镇海楼飞行,速度比铁木巨舰要快得多,而且镇海楼具现出来的时候,飞在海面上,根本就不会有海灵兽攻击他。经过数个月的实践,喜玉山对镇海楼越发的了解了。

    要知道,喜玉山在得到镇海楼之前,就是镇海名家,赫赫有名的大学问家,象他这种人,无论在哪个势力之中,都能混得不错。和神师级的强者没法比,比普通人的日子要好过得多。就象当初的顾盼,周山帝国皇室御用占卜师,你说这种职位,是高是低?

    还真不好判断,在普通人眼中,顾盼的地位极为尊贵,就算神师级强者,也不愿意得罪。可你若是说他有多了不起,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儿,不是得到皇家的信任和重用,一个学问家,还真值不了几个钱儿。

    喜玉山以前就是这类的人,当然,他混的远没有顾盼好,只是某个领域中的专家级人物,学问通达,很多商行都愿意给出一份供奉,需要的时候,请他解答,或者对某些项目进行深入的研究。

    作学问的人,脑子绝对好用,而且懂得运用的方法。三大神器各得其主,卫非心那个疯子,完全是靠着本能,在第一时间弄懂了补天针的几种用处,大杀四方,让自己变得更加疯狂。

    贺梦莹反而是三人之中最弱的,她总是想变强,却限于资质和见识,又没有卫非心那样的运气,直到如今,依然无法让运用自如。

    随着时间的推移,喜玉山对镇海楼的研究成果越来越多,控制起来也更加容易,喜玉山觉得,如果再次遇到卫非心那个疯子,自己有把握干掉他。

    “杜先生,我们又见面了。”看到杜千,喜玉山并没有调头就跑,他本就是学问家,对于打打杀杀的事情,并不热衷,之前在补天的巨舰上,知道周山和补天之间的仇恨,自然要把自己摘出去,在这里见到杜千,喜玉山倒是满开心的。

    最近遇到的几位,相比之下,杜千算是最正常的一位,至少不会无缘无故向他痛下杀手。

    “原来是喜先生,恭喜喜先生。”杜千笑了笑说道,喜玉山对他的印象不错,杜千也是如此,疯狂的家伙,总让人提心吊胆,更别说想要亲近了。如果喜玉山不是镇海人,杜千肯定自己愿意和他交个朋友。

    见鬼了,先是董茁,后有喜玉山,自己在周山帝国都找不出几个朋友,反而愿意与镇海人结交?

    “杜先生,这位小姐,何不上来一坐,我这座小楼,倒是有不少的妙用,用来休息,最妙不过了。”喜玉山邀请道。

    “那就打扰了。”杜千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道。他自然知道,这镇海楼既然被称为三神器之一,此刻又在海洋禁区,又有喜玉山控制,冒然进入镇海楼,是有相当大风险的,若是喜玉山生出歹意,就算他不怕,也相会有麻烦。

    镇海楼小花园中,三人围着石桌而坐,一壶清酒,清香扑鼻,连并不好酒的杜千都多喝了几杯。磁熊抱着酒壶就没松过手,这野丫头居然是个不折不扣的酒鬼,可酒量实在一般,半壶酒下去,脸红的象了猴屁股一般。

    “喜先生这是要找天幻岛?”杜千随口问道,能来这儿的,除了找寻天幻岛之外,还能干什么?谁会吃饱了撑的,玩命进入深海禁区来钓鱼?

    “原本不是,后来就是了。”喜玉山笑着说道,知道有天幻岛这等宝地,怎么可能不来看看,就算什么都得不到,至少可以满足一下一位学问家的好奇心。

    杜千认识的这三位幸运儿,喜玉山的心态是最好的,从来都没想过要争取什么,更愿意去研究手中的镇海楼。相比之下,杜千觉得,喜玉山未来对神器的掌控,很快就能超过卫非心,更不用说贺梦莹了。

    “你知道真正的天幻岛在哪里?”杜千好奇的问道,先不说登陆天幻岛肯定有说法,单是在这么多的假岛之中,找到真正的天幻岛,就不是一般人能作到的。

    “不知道,跟着感觉走呗。”喜玉山笑眯眯的说道,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找不到天幻岛。

    不等杜千问,喜玉山接着说道:“其实想要找到真正的天幻岛,没有想象中那样难。从补天来的毛孔,似乎知道一些信息,只要跟着补天的巨舰,就有机会找到,其实除了补天之外,镇海的两大商行联盟,肯定也有自己的手段,巨舰的速度有限,想要跟上他们不被发觉,还是挺容易的。”

    “除此之外,听毛孔说的那些话儿,就能猜出几分。天幻岛,想来我们眼前看到的,就是所谓的天幻了,既然叫岛,又被称作大海的灵魂,它肯定在海中而不是天空。”

    果然是学问家,所知的信息并不多,却能在极短的时间里,推测出大至的真相,比杜千这种从脑子里,突然冒出念头的家伙强多了。

    “如果我猜的没错,真正的天幻岛,说远极远,说近应该极近,只要找到窍门,可能下一刻,它就会出现在我们眼前。不要盯着天上的天幻岛看,那些都是假的,它应该就在海天交接的位置。”喜玉山一脸严肃的说道,指向远处海平线。

    杜千微微皱了下眉头,这与他得到的信息似乎有些不同,距离应该不近,大白全速也需要数天的时间才能到达。

    “哦!杜先生可是有什么不同的看法?”杜千的动作极小,喜玉山在进入工作状态的时候,分外的专注,杜千脸上的那一点点变化,也逃不出他的眼睛,这是一位学问家的本能。

    “我觉得,应该很远。”杜千不太确定的说道。

    “原因?理由?证据?”喜玉山横眉立眼的问道,作学问,最是讲究这些,不能靠胡猜的。若不是想起来,眼前的杜千并不是他的学生,只怕这会儿他已经开口骂人了。

    别看平时喜玉山待人极为和气,在作研究的时候,绝对是暴君级的人物,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某个行业中登顶,一团合气的好好先生,在任何行业之中,都不可能是最顶尖的。

    用老百姓的话儿说,没点脾气,你凭什么能成功。

    两人正瞪圆了眼睛注视对方,忽然同时扭头看向远处的海平线,没有任何的威压感,一座普普通通的小岛,出现在视野的极限处。

    “天幻岛……肯定是天幻岛,你看我说的没错,它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喜玉山激动的说道。(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