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混乱之始

    无边的空间最不缺乏的便是黑暗,那让人的心神跟着一起堕落的漆黑和宁静里却又暗含着神秘,黑暗的中央蕴含一片诡异的天空,准确的说这里算得上是令人惊奇的空间,空间上方一片火海随着越发悠远的遥远颜色更加的深沉,仔细感受单单是这最外围的黄色火焰便是给人一种灰飞烟灭的恐惧,而下面则是一片真正的海,只不过是这海里的水不泛一点涟漪,水么?它有着水的形态,可是却比水多了那么一丝深沉少了那么一丝柔和,更深处则是一片混沌,任何东西都不能存活,好像这一切只为虚无而存在的。

    突然这片空间中响起一道声音:“和风如何了”

    一道低沉的威严中带着些许悦耳的声音在这漆黑中响起,似是身边,又像是四面八方!

    “不太清楚,我刚刚在里面仔细查看了一番,空间里面的一切都是混乱的,好像又要破裂了!我试图修复,但是根本就没有用,我想就算我们四人联手也难有所建树的!”另外一道温和中带着点焦虑的声音回答道。

    “你说什么!”

    “你说什么!”

    另外两道充满震惊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的,那声音中所带的震荡将这片空间都震得混乱起来,还好他们及时克制了自己的力量!

    “绪雨,你推算的如何了!”另外一个声带些许阳刚与稳重的声音问到。

    “天机乱,四极断,穹霄陨,四玄落”良久那道威严中带着些许悦耳的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这次带着点感伤!显然在那和风说出那样的话的时候她也已经是着手推算了一番,但是结果好像并不是很好!!

    “时也命也,相隔万载终于还是来了...有何办法?”一个有点憨厚的声音这时候平静的响起!

    “哎,天机是一片混沌即便是我也难以探查!”这道美妙的声音中带着点无奈和苦涩道。

    “怎么会这样!”

    “………”

    “和风,残地,裂火你们助我一臂之力,用那个办法再试一次!”女声再次响起,只是这之中带着一丝决然!可是.....

    “可是…”

    “不行”

    “大姐这..”三道声音震惊道。很明显的能够听出一丝的迟疑!

    “除此之外你们还有其他办法吗?”那道声音说道。

    “可是绪雨这样你有可能会….”阳刚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知道,可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们又何必在纠结个人呢?”

    “好吧,不过一旦发现有不对的时候我们就会停下来的!”良久那道阳刚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无奈道。

    “哎”

    “哎”其他二人也只得默默地摇头叹息!若是可以谁又愿意如此!

    渐渐的声音再度岑寂不过这片天空之中却是多了一分奇特的波纹在不断的扩散着,这可能就是之前的那四人合力施展出那中特别的方式所造成的威势吧!良久随着这片波纹的不断的强烈的某个时刻却是变故陡升,之前那悦耳的声音之人却是突然咳血!

    “大姐!!!”

    号称裂火的那个人突然喝道,而同时他们也停止了施展手中的术法。看得出来那位决定用独特的方法刺探天机的人好像是被反噬受伤!

    这名女子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而她此时却在叹息着,她心里明白她若在坚持一刻就有希望接触天机,虽然代价是陨落,但是她也不愿拂了兄弟们的那份深情。

    “如何了大姐,有线索吗?”裂火再次问道。因为他知道至少现在有一点点线索,没有白白损失大姐的本命精血。

    就在四人密语的说着些什么的时候,画面推移继续往空间的深处,不知道过了多远!

    “噗!”当空间的尽头出现,一层似若透明般的薄膜也是一穿而过,薄膜之外一名黑衣老者背负双手淡然的看着空间之内,身前一处幻影呈现的正是刚才空间之内的四人,一言一语皆是在此人的掌握四人却是毫无所知罢了!

    “万年了,也该开始这一场轮回了,当年.....”

    就在他身边另一道幻影之中,一道不大不小的裂缝赧然呈现在视线之内,正是刚才的薄膜上,而裂缝之外,一具万丈庞大的漆黑异兽闭目等待,似乎等待裂缝扩大的那天.....

    ……….

    在另外一片天地,这里没有那些令人恐惧的天空,相反这里的天空还是一片湛蓝,镶嵌在天空上的那一片片白云也还是在悠闲的飘荡着,而且这天空之下是一片无边的蔚蓝大海,到处飞翔着一些自由自在的海鸟,有时海里还时不时跳起一些小鱼,好像在诠释着这里的美好。但是突然之间天空响起一道破空声,天空仅仅能看到一道黑影划过天空向东方急速飞过,速度之快让人觉得胆寒。而黑影身后一道漆黑的裂缝也是缓缓愈合!‘空间裂缝!’只是这一般震撼却是无人可觉罢了!

    在这黑影飞向的方向大约一百公里的海上有一个很大的海岛,岛上是成片的茂密的丛林,这片丛林中到处都是成百上千年的大树,时不时还传来几声兽吼声,让人听着就起鸡皮疙瘩。在这岛屿的中央有一座几千米高山,山下是一座繁荣的城市,生活着各式各样的人们,而山上却是一座城堡!

    准确的说是整座山像是被人一刀从中斩断,然后上面建起这么一座雄伟的城堡的,只怕光这城堡中就有几万人生活在其中。这般摧山断岳的威势真不知是谁为之!

    此刻城堡的正中央最高的塔上正有三个人站在那里好像在等待着什么,只不过从他们的神色来看事情并不简单!

    三人中的中央一人一身黄色的衣袍华丽的穿戴在身上,腰间是一紫金色的腰带,左边别着一把长剑,身上披着一件随风摇摆的的金黄色披风上面绣着一条金龙,大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此人一头披肩黑发经发冠整齐的装束着,加上他那剑眉星目的英俊面庞,让人觉得这天下都显得渺小,不过那两撇胡须却显示出他那真实的年龄。亦是显现别样的魅力。

    右边那个中年人较之中间那人要矮半个头,而且是一头精神的短发,黝黑的皮肤加上那圆圆的脸倒是略显憨厚刚正的样子,身着一身棕褐色的衣服仅仅遮住胸口,两只和常人大腿一样粗的胳膊环绕胸前,再加上一件红色的披风给人以力量和厚重的感觉,这才是真正的顶天立地般的男人。

    左边是一个满头白发但面容冷傲英气的人,整齐的白色衣袍加上整齐的发冠,双手背负着站在那里,周围好像有风要将他带走似的,不过看面容是和另外两人差不多的年龄,这一头白发却是略显飘逸的感觉,不过此时也和那两人一样皱着眉头好像等待着什么!

    “如嫣还没来吗?”中间那带着成熟魅力的人皱着眉头说道。

    “她好像并不在朱雀阁,应该是有什么事在外面忙!她已经收到消息了,不过绝天究竟是什么事这么急着把我和虎哥他们两个叫过来!”

    那个略显憨厚刚正的中年人脸带疑惑的说道。因为平时没有什么大事都不会见面商谈,顶多是传讯解决,只有在出现重要的大事的时候才会见面商量解决的方法。

    中间那名叫绝天中年人叹了一口气说道“西门,还是等如嫣来了在慢慢商量吧,这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

    “咻”

    “来了!”

    话音刚落一道破空声就想起,只见一个身穿火红的连衣裙,身披火红的凤羽披风,一头乌黑的长发由一根发髻简单束起,薄薄的嘴唇高高的琼鼻再加上两只大大的眼睛和柳眉配合着她的真实年龄,却也是端庄中而又不失妖娆,给人以惊艳威严之感,一看就让人觉得她是长处高位的高贵之人。那一抹风情倒是充满着别样的感觉!

    “大哥,二哥,三哥,对不起小妹南域有事来晚了!”这名美艳女子莲步轻移道。

    “来了就好!”

    “四妹!”

    “四妹!”

    “对了大哥不知有何事将我们都叫来?”这名美艳女子说道。

    “是啊,大哥你现在可以说了吧!”那个憨厚的名为西门中年男子说道。

    “哎,你们可还记得我青龙宫中有一块‘天机石’!”绝天说道。

    这时那有点冷傲的白发中年人却突然惊讶道:“大哥说的是那万载前我们的始祖遗留下来的‘天机石’!”。

    另外两人也是吃惊的看着黄袍男子,疑惑的是他突然提到这‘天机石’。

    “哎,你们随我来吧!”绝天沉重的说道。说完在三人彼此眼中疑惑的目光之中转身!凝重的想到什么一般也是连忙跟上

    这四人中中间那个黄衣黄袍的中年人名为南宫绝天是这青龙宫宫主,那个有点憨厚的精壮之人的则是玄武殿殿主西门霸,其他两人分别是白虎殿殿主申屠虎和朱雀阁阁主端木如嫣,这四人任何一个都是跺一跺脚这四玄大陆就会抖上三抖的人物今天却因一块万年前石头聚到一起,这块石头究竟是…….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