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安邦之策

    众人也是感慨万分,小声窃窃议论了起来,纷纷表示陛下说的极是。

    倒是顾子瑶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皇上有些好奇,问道:“子瑶,你觉得如何?”

    顾子瑶道:“君喜我则喜,君憎我则憎。我与君同心,则君不为我异。”

    皇上笑道:“子瑶,你这是在表忠心啊?还是在暗讽诸位爱卿的阿谀奉承啊?”皇上此刻的表情深邃,寓意深刻的望着顾子瑶。

    顾子瑶道:“微臣不敢,微臣只是用心在听!”

    皇上道:“你有些个人偏颇的想法也是自然,殊不知这天下之人本就各有所想,各怀长短,作为一国之主我要尤为看透这个道理!自古明主之用人,如巧匠之制木,直者以为辕,曲者以为轮,长者以为栋梁,短者以为拱角,无曲直长短,各有所施。明主之任人,亦由是也,智者取其谋,愚者取其力,勇者取其威,怯者取其慎,无智愚勇怯,兼而用之。故良匠无弃材,明主无弃士。不以一恶忘其善,勿以小瑕掩其功,割政分机,尽其所有……今人智有长短,能有巨细,或蕴百而尚小,或统一而为多,有轻才者不可委以重任,有小功者不可赖以成职。委任责成,不劳而化,此设官之当也。正所谓:取物之道,量材而用;用人之道,量才而任。”

    顾子瑶面露敬佩之情,道:“陛下圣明,我等万万不及!”

    皇上轻笑,似有些意犹未尽,于是问道:“国何以立?”

    顾子瑶道:“具官。”

    皇上问:“如何具官?”

    顾子瑶道:“不知!”

    皇上笑道:“用贪官,反贪官。”

    顾子瑶不解:“为何要用贪官?”

    皇上道:“想叫别人为汝卖命,就必须给人好处。而汝又没有那么多钱给他,那就给他权,让他用手中的权去搜刮民脂民膏,他不就得到好处了吗?”

    顾子瑶问:“他用我给的权得到了好处,又会给我带来什么利益?”

    皇上道:“他明白他所得到的好处皆是因为汝给的权,所以,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好处就必须维护汝的权。那么,汝的统治不就牢固了吗。汝要知道,皇帝人人想坐,如果没有贪官维护汝的政权,那么汝还怎么巩固皇权?”

    顾子瑶恍然大悟,接着不解的问道:“既已用了贪官,为何还要反呢?”

    皇帝道:“这就是权术的精髓所在。要用贪官,就必须反贪官。只有这样才能得民心,才能固政权。”

    顾子瑶听此语大惑:“微臣不懂,还望陛下点悟……”

    皇上道:“这有两个好处:其一、天下哪有不贪的官?官不怕贪,怕的是不听话。以反贪为名,灭除不听话的官,保留听话的官。这样既可以消除异己,巩固权力,又可以得到人民的拥戴。其二、官吏只要贪墨,把柄就在汝的手中。谁敢背叛,汝就以贪墨为借口灭了他。贪官怕汝灭了他,就只有乖乖地听话。所以,‘反贪官’是汝用来驾御官吏的法宝。如果汝不用贪官,汝就失去了‘反贪官’这个法宝,汝何以驾御官吏?如果官皆是清官,深得人民拥戴,若不听话,汝就无借口除掉其;即使硬去除掉,也会引来民情骚动。所以必须用贪官,汝才可以随时清理官僚队伍,使其成为清一色的拥戴汝的人。”

    顾子瑶惊愕,频频点头!

    皇上笑道“那么我再问你,若汝用贪官而招惹民怨鼎沸,又该如何?”

    顾子瑶一惊,无言以对,便问:“有何妙计可除此患?”

    皇上道:“祭起反贪大旗,加大宣传力度,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要让民众以为汝是明君,而坏的是那些贪官,天下之弊皆端由贪官所为。万不可使民众以为贪官为汝所用,定让百姓以为,君与民众一样皆为贪官所欺。”

    顾子瑶问:“对那些民怨太大的官吏怎么办?”

    皇上大手一挥:“宰了他,为民伸冤!把他搜刮的民财放进汝的腰包。这样汝可以不负搜刮民财之名,而得民财之惠。总之,用贪官来培植死党,除贪官来消除异己,杀贪官来收买人心,没贪财来实己腰包,此乃治国之术也……”

    顾子瑶此刻心头忽然升起由衷拜服之情,拜倒在地:“山呼万岁,民得此君,国泰而家安,天下苍生之福禄……”顾子瑶从来没有上升到如此高度的思维考虑过任何问题,今日皇上只是微微略一点拨,他便觉为君之不易,为明君之更不易!大感赞服!

    就在君臣二人畅聊正欢之际,总管太监风风火火跑了进来,口中囫囵说道:“陛下……陛下不好了,郑大将军带着残部回来了,说是前线战事告急……”

    皇上面色凝重,身后众人也都是心头一紧,谁不知道那郑大将军就是戍边的大将——郑敬忠!这郑将军此时回朝,一定是前方遇到了大麻烦,不然好端端一个戍边大将怎么会没事跑到朝廷来……

    皇上此刻虽然心头一沉,但表现的还是淡定自若,笑道:“诸位卿家,今日赏花就先到此,改日我们再来尽兴,朕有要务处理!子瑶,你不必避讳,随我一同前往……”

    顾子瑶一愣,没想到此时皇上竟让自己跟随,岁不知用意,但也看出皇上对自己的厚爱有加,不觉心头一暖。

    为了不扩散这紧张情绪,皇上安排在书房会见郑敬忠。

    那郑敬忠一进书房,便扑通跪倒,口中山呼万岁,罪臣该死不离口。

    皇上待郑敬忠情绪平复些,问道:“爱卿,你这一进来就不停的请罪,具体正事你还只言片语未将啊,先把前方战事给我一一详细述来……”

    郑敬忠咽了口口水,道:“启奏陛下,微臣郑敬忠,蒙皇恩信宠,驻守辽东多年,微臣自问尽忠职守,辽东边界多年未有匪患乱民及外族侵扰之事,百姓安居,商贾从容……”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