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初修

    刚进屋,顾子瑶就听到王鑫如雷般的鼾鸣。他径直走向自己的床榻,盘膝坐下,启动心神与枯木老人交流起来……

    枯木老人平缓的对顾子瑶道:“小子,这一路上我对你的骨骼根基和修为完全探测了一番,发现你是纯粹的白纸一张,没有任何修为更谈不上根基,骨骼平平资质还算聪颖。那么我就直白浅显的教你一些入门级必须掌握的知识道理吧。首先,你要知道我们修真之人从初级层次到最高层次依次的境界分别是:筑基、开光、融合、心动、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洞虚、大乘、渡劫!每个阶段又分为初期、中期和后期。

    你现在首要的任务是尽快进入筑基初期,这筑基期是修行的起步阶段,可以看出修真者的种种迹象,铸造身体基础,体内丹田位置有发光的莲子形物体发育,符咒上可以表现出异相(如飞行、起火、爆炸)。祈福禳灾,驱病救人。筑基就是大道之基,对你未来的成就有着巨大的影响。筑基有好有差,区别只是对于大道的理解。关于对天地万物的理解程度不同造就了不同的筑基。并且,根据各人领悟到的规则不同,筑的基也不尽相同。例如我发现你小子心性中对时空的理解远超常人,那么你的筑基属性就是“时空“!此阶段的修者根据筑基的属性不同会具有多样的功能区别,你即将修习的“时空“之基,若想“捕捉时间““空间穿梭“对你来说目前很难,这里指的还只是筑基期的意识。”

    顾子瑶听的字斟句酌,兴致满满,对这位枯木师傅的好奇更加浓厚了。窃喜道:“师傅,那弟子该从何入门学起呢?”

    “小家伙,你倒是猴急起来了,好吧,我先教你一些基本的吐纳方法和大小周天的气脉运走方法……”枯木老人道。

    顾子瑶默默记下,并凝神聚气开始吐纳起来,两个时辰过后,他不但没有丝毫困意,身上的伤痛也减轻了许多,而且小腹发热,浑身多了用不完的力气一般。

    如此一来,顾子瑶更无心睡眠,继续吐纳修行了起来。随着小腹的逐渐灼热,他恍惚间似乎意识到某种空间波动,虽然这波动只是意识态,而且一闪即过,这让他更加好奇。

    专注的时间过得总是很快,转眼间天就放亮了,枯木老人打断了顾子瑶的沉修:“徒儿,今天的修习就到这里吧,以免你的同门看到,另外从今日起,你要想办法弄些制作灵符的纸张和笔墨来,为师也好教你一些初级的符文符咒以备他用。切记此事勿要声张,小心谨慎。”

    顾子瑶应了一声,立刻躺在床榻上假装睡眠。等着砍柴军们一会的催唤……

    清晨的阳光浸润着广茂的山峦,林间的鸟鸣和泉水的潺流勾勒出一幅极尽的美,顾子瑶人逢喜事,心情自然与这美景瞬间相融,上山以来第一次感觉齐云山的美竟如此让人心醉。

    今天这番劳作,对于略有修真根基的顾子瑶来说简直就是探囊取物。在充沛的体力供给下,他一上午就轻松完成了那六捆任务。这还是在他极力掩饰怕引起怀疑的状态下,不然时间更早。

    午休时,顾子瑶有意坐在几个略微年长的师兄旁,有意无意的试着攀谈起来,这些人也都知道顾子瑶“猪头”的名号,更了解他与李通的过节,所以大多数人选择了避而远之。

    唯独一个皮肤黝黑,体格健硕的大男孩没有退避,反倒笑脸相迎,跟顾子瑶聊了起来。

    交谈中,顾子瑶得知他叫段虎,是跟李通同一年拜入宗门的,他与李通早就是互相看不惯的宿主,多年来明争暗斗积怨颇深,段虎碍于李通家殷实的背景和玄非子的庇护只能忍气吞声,李通碍于段虎的高大威猛和一众铁杆兄弟也未敢擅动段虎。

    这段虎自然对顾子瑶有着格外的好感,所以顾子瑶所问及之事,段虎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从家乡聊到宗派,从师父聊到各阶弟子关系,顾子瑶逐渐将话题引导了符文纸上……

    从段虎那里得知,这符文所用纸张及笔墨物件均由“经院”的一个下属机构“符文库”保管,那里每天有四阶(等同于顾子瑶师父玄非子的阶别)道士把守,没有经院签章的通牒,任何人无法领取,更不能擅闯半步。如果有人擅闯,把守者有权用任何方式手段擅闯着,甚至是攻杀。

    顾子瑶暗暗叫苦,不知如何是好。堆着笑结束了谈话,盘算着怎样进入符文库一事……

    正当他愁眉紧锁反复思虑时,枯木老人在心神中缓缓道:“小家伙,你出入宗派,怎么可能有签章通牒,就算是找人帮忙以你现在的交友圈子,恐怕也是徒劳!这样吧,为师先教你一套最基础的穿墙术,你先慢慢研习,熟练之后再唤我出来。说罢将口诀及要领一字字传授于顾子瑶。”

    顾子瑶心头大喜,冥神记了起来,盏茶功夫他已背的烂熟。于是趁师兄弟们不注意,溜进了一个早就观察好的隐蔽山洞内研习起来……

    猪头的缺失大家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各自忙着手中的活计,转眼又是残阳如血,黄昏近至……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