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少宗主

    顾子瑶缓缓睁开双目,眼前并不是他的寝间,宽大柔软的床铺,烟雾缭绕的焚香,还有那淡淡清雅的茶香气息,墙壁上悬挂着闲云野鹤的书画……

    整理了一下思绪,顾子瑶想起了那场捍卫宗门的恶战,想起了自己濒死时面前的那个狰狞面目,想起了齐云宗……

    这时床榻旁的一个道童惊呼道:“他醒了,他醒了,快去禀报宗主。”

    不一会,一仙风道骨风雅翩翩的道人,身后紧随众多弟子脚步匆忙的走进了房间。

    这道人自然就是凌云道人,他关心的向顾子瑶问道:“感觉怎么样?还有什么不适的地方,尽管说出来,贫道这里还算是有些积攒数年的灵妙之药。”

    顾子瑶苦笑道:“难为宗主大人了,我一个四阶弟子,之前又犯了宗规,打伤了同门,还未受惩戒……”

    凌云道人不等顾子瑶说完打断道:“这些事你就不必记挂在心了,宗门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对你以一己之力挽救宗门于危难之事十分感激。一致决定,你之前所犯戒律和误伤同宗道友之错既往不咎。宗派之人全在盼着你康复,盼着你光耀我齐云宗!”凌云道人话语间夹杂着感激和期许。

    顾子瑶哑然笑道:“宗主过于褒奖了,我此次伤势实在很重,不便礼数,日后痊愈定在宗派众人面前认错悔过,这几日暂且让我修养一段,望宗主体谅,子瑶在此谢过。”

    凌云道人连连摆手道:“哪里哪里,你且安心修养,我吩咐其他人等轮流守护,服侍于你就是。莫要多念想其他,养伤是你首要任务,也是齐云宗的头等大事。我就不多扰你心神了,你闭目养神,我去安排照护你的事宜。”

    凌云道人挑选出十六名精明细心的三阶弟子,吩咐他们各负其责,轮流照看顾子瑶,稍有怠慢者一律按欺师灭祖处置!安排妥当,他又不忘将王鑫叫到身边嘱咐道:“我知你与顾子瑶私教甚厚,此次他护卫宗门立下奇功,凡宗门之人都亲眼所见。这种侠骨英风的道友能与你交情堪比兄弟,也是你的福分与机缘,此次他养伤阶段,你多陪陪他,争取让他早些康复,有什么困难或者难处尽管跟我讲,我全力支持你。”

    王鑫恭敬道:“弟子记下了,弟子谨遵宗主大人之命。”

    顾子瑶与王鑫并肩踱在山间,望着四下的苍松翠柏既熟悉又陌生,是啊,他有一段时间没有上山打柴了。那清苦挣扎的日子深深的烙在他的心头,也正是这些让他下定决心让自己强大起来,或者说是让其他人看起来更与众不同。

    顾子瑶已经打定主意此次伤愈后要下山闯荡,前几日的宗派大战让他清楚的认识到,外面的世界是广漠强悍的,而齐云宗实在太过微渺。要得到成长和历练,只有投入到山下那个浩瀚未知的世界中才能得偿所愿……

    想到这他对王鑫道:“你是我拜入宗门后结交的唯一一个推心置腹的朋友,我很庆幸也很荣幸能有你这样的兄弟,在我不被任何人看好的情况下挺身为我做了很多事。过两天我就要离开宗门了,这是我手抄的登云纵心法与颇有实效的修习真气心法,还有一些符咒和丹药,具体的功效我都做了标注,以后你要少说多做,宗门里关系并不是你我这种性格能处理得当的。”说罢将一个包裹递给了王鑫。

    王鑫惊异道:“你要走?这是你深思熟虑后决定的?如果是,我尊重你的选择。以你的能力和志向,小小的齐云宗并不该是你的栖身之所,你属于这个世界,或许……或许……这个世界属于你。”王鑫意味深长缓缓将头仰向天空……

    顾子瑶道:“很多记忆中的画面还没抹去,我们就走到了挥手别离的路口,日后我只能埋头去寻觅,只能埋头去追寻,追寻着脑海中那一幕幕当初青涩的片段,孤单,总能让思绪泛滥,总能慢慢的想起很多往事,想起我们曾无数次放纵着自己,干着年少轻狂的事情……”

    “顾子瑶的身体已全无大碍”,得到王鑫的禀报,凌云道人喜不自胜。率领一干宗众兴冲冲走进顾子瑶的卧房,喜笑颜开道:“子瑶,你终于痊愈了,长老们与我商讨多日,有一事正要通知你。”

    顾子瑶道:“宗主,我也正有事要跟您讲。”

    凌云道人微微一顿,道:“尽管说来。”

    顾子瑶道:“弟子已离家数月,甚是惦念家中父母,尤以前几日遇险一事,更觉道界无常,能多与亲人盘膝几日是子瑶心头最大夙愿,望宗主恩准。”

    凌云道人爽朗道:“这是自然,子瑶这种孝感天地的行径也该是宗门上下争相学仿的典范。哪有不准许的道理,你自管下山就是。”话虽如此,凌云道人心头不免狐疑,但这狐疑终究不便说出口。

    顾子瑶恭敬还礼道:“多谢宗主大人体谅,宗主及长老们有何吩咐,子瑶愿听其详。”

    凌云道人道:“齐云宗经历此番浩劫,可谓劫后余生。宗门之人全都目睹了此事的惊险与子瑶的奋不顾身。于是经众长老提议及商讨,一致同意推选你为齐云宗少宗主。之所以推举你为少宗主,缘由是你年级尚轻,直接坐到宗主位置恐怕心智与老练上略显不足。不然老朽的宗主之位就直接让于你了。”凌云道人哈哈大笑,瓦砾齐震。

    顾子瑶措手不及,摆手道:“哪里哪里,子瑶只是觉得身为齐云宗人,见宗门受辱哪有不出援手之理,此事换做其他宗众亦会如此,少宗主一位子瑶实在难堪大任,还是另选他人为好,子瑶谢过众家长老厚爱。”

    凌云道人道:“自古以来,有能者居之,是恒律。又所谓长江后浪催前浪,尘世上一辈新人换旧人。齐云宗的历史舞台也的确该让你们这些小字辈出出头了。”凌云道人拍了拍顾子瑶的肩膀。

    顾子瑶道:“宗主美意,子瑶的确感激,可……可子瑶确未堪负过如此重要之职,怕日后有损长辈们的期许,这就不好了。”

    凌云道人道:“子瑶心思缜密,我等清楚,且以你的性格和人格魅力如今在齐云宗旁无二人,你就不必推辞,应允下来吧。”

    顾子瑶实在无奈,只好点头算是应下此事。

    齐云宗张灯结彩,好似年节。大小修士忙里忙外跑着少宗主上任的仪式安排,人人面带喜色,奔走相告。唯独玄非子与李通二人心头愁苦,回想起往日对顾子瑶的种种欺压凌辱,心头满满不平、气氛、懊恼、恐惧……种种思虑夹杂在一起,让二人惶惶。

    高台之上,神龛居中烟雾缭绕,凌云道人难掩喜悦,将幸福的目光洒向台下的宗众。

    主持人仍然是玄玑上人,他先是示意宗众肃静后,开口道:“诸位同门,齐云宗传承数百年,光辉悠久,在道界享誉盛名,多年来所出人才不计其数,历经风雨且屹立不倒,就在前几日,我宗派面临前所未有空前危机,众家道友也亲眼目睹了一场惨烈的宗门护卫之战,此战道友顾子瑶居功至伟,鉴于顾道友之不畏强敌,勇于捍卫宗门的大无畏精神,长老院及宗主大人一致决定,任命顾子瑶为齐云宗少宗主……”

    台下掌声雷动,众人频频点头。

    玄玑上人又道:“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有请宗主大人给顾子瑶颁发委任状及少宗主令牌……”

    运动员进行曲响起,凌云道人在掌声和鲜花中走向顾子瑶,面带和蔼可亲的微笑,双方行贴面礼。

    凌云道人将橄榄枝和少宗主令牌挂在顾子瑶脖颈处,又将奖状交予顾子瑶手中,双方握手耳语……

    顾子瑶高举奖状,眼中噙泪向台下观众挥舞致意,高声喊道:“感谢TV,感谢父母,感谢导演,感谢一切认识我和我认识的人,我爱你们……”

    台下宗众高呼:“顾子瑶我爱你,我们会永远支持你……你的三十二场演唱会,我们一定去给你加油……”

    群情激昂的声音久久不能平复……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