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流云城遇险

    顾子瑶控制好心念和那强悍的魔性冲动,回到残败的家中看了一眼,那烧焦的坍塌房屋里全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日常所用之物,看着支离破碎的梳妆台,看着父亲平日用的车辆行头,顾子瑶声泪俱下,他闯下的大祸殃及了自己最亲近的家人,心头无限愧疚、懊悔和仇恨交杂在一起,让这年轻人稚嫩的肩膀经历的太多,有些难以负荷,且难以面对。

    但这可能就是宿命,顾子瑶银牙紧咬,默默道:“天……罡……宗……”眼神森然无情。

    离开村落,顾子瑶先是做了一番易容之术,而后套上一辆马车,扮作车夫模样向天罡宗的方位赶路而去,由于这驾驶技术顾子瑶从小耳濡目染,所以车子赶起来很是专业,看不出什么异样。

    这日,顾子瑶驾车行至一地,此地名为“流云城”。城内秩序井然,各类人等往来穿梭,尤其让顾子瑶纳闷的是,这里的修士居多,修士中只有少部分是各个宗派中人,大部分的修士着装有个共同标识性特征,道袍之上都绣有或多或少的流云。

    顾子瑶将车辆停在一家颇具规模的客栈门口,吩咐店家照料好车马,自己踏步进入大厅准备用饭。

    顾子瑶挑了一张角落且离后门最近的桌子坐下,压低自己的斗笠,审视着来来往往的客流,如果发现异动他也好从后门逃遁。

    小二麻利的擦拭着顾子瑶面前的桌面,问道:“客官,想用些什么饭菜啊?”

    顾子瑶淡淡道:“一斤酱牛肉,两个馒头,一壶清茶。”

    小二应声高声传颂,意欲转身向其他客人。顾子瑶一把抓住小二衣襟,轻声道:“小哥慢些,在下有些不解,还劳烦小哥开惑。”手中将一块散碎银子塞了过去。

    那小二厌烦表情刚欲露出就被谄媚的微笑掩盖了过去,嬉笑道:“顾客就是上帝,帝哥尽管问来就是。”

    顾子瑶道:“这流云城中,怎么修士如此众多?而且很多修士的服饰好似有相同的标识,此为何意啊?”

    小二探头探脑神神秘秘道:“客观,这也就是您,别人我还真不会说,您也是问对人了,别人也不知道详情。这流云城中有个城主,名为李漫城,此人幼年就受道家高人指点,修为颇为了得,后又先后拜在一阁两谷的长老门下修习了很多高深的道法,而后此人凡念难断,割舍不了酒色之诱,遂走遍河山寻花问酒,直到有一****路过咱们这流云城,发现此地四季气候宜人,且美貌女子众多,于是大施手段,霸占了此城。自称流云城主——李漫城。在这里娶下了多房妻妾,做起了散修。这些道袍绣有流云的修士,都是他近些年收的弟子。这些弟子也是相当的骄横跋扈,惹不得啊……”。

    顾子瑶再度发问:“那么那些道界宗门来的众多修士,都在这流云城逗留,意欲何为啊?”

    小二此时更是神秘,伏在顾子瑶耳畔说道:“这些日来流云城的修士众多,我在他们交谈中听说,蜀山派向整个道界发了一个什么悬赏的“追缉令”,要捉拿一个叫顾子瑶的青年修士。这些来流云城的修士都是来找流云城主李漫城谈合作捉人的。小的也是听说,这李漫城有件法宝,叫什么“显踪镜”,可以通过某些手段用镜子查到所要找的任何人的位置。还有一部分修士是为了去四十里之外那大名鼎鼎的“冷凝谷”,据说那冷凝谷的谷主韩傲要为自己的千金韩雪晴招亲,这招亲的方式就是以修为争高下,最后胜出者就是冷凝谷的乘龙佳婿。据说那韩雪晴是出了名的大美人,美貌可谓惊动天地!就连玄天阁的阁主都为少阁主找说客去冷凝谷提过亲,可最后还是被韩家大小姐拒绝了。”小二说到此处时,那唾液横飞的嘴突然变的馋了起来,眼中意淫的目光涣散着……

    顾子瑶连连点头,拍了拍小二的肩头道:“多谢小哥,擦擦口水快去忙吧。”

    那小二才缓过神来,又摸了摸那碎银子,欣慰的笑着奔向自己的人生。

    顾子瑶梳理着刚才听到的信息量,设想着去天罡宗的步骤和手段……

    这时,从客栈外踱步进来一人,此人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一身雪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条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软烟罗轻纱,眉长入鬓,秀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一双钟天地之灵秀眼,不含任何杂质,清澈却又深不见底,长发垂散两肩,泛着悠悠光泽;好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那笑容也颇有点风流年少的佻达,手持象牙折扇,唯一不搭调的就是那两撇胡须,仿佛不该挂在这秀美的唇边,但仍不失俊俏。

    客栈内众人不由自主看得有些呆了,即便潘安、宋玉在世也未必美得过这眼前的这位白衣俊朗公子,这种俊朗甚至不输于任何绝世美女。一个男人长成酱紫,还有朋友吗?

    顾子瑶也是惊骇于此人的绝代风姿,不过勾起顾子瑶伤心的是那俊朗公子的一袭白衫,想到自己母亲暮雪平日里最喜欢穿的也是白色衣衫,心头伤感,无暇旁顾。

    那俊朗公子高声道:“请问,门前的那辆车子是谁的?”

    顾子瑶心头一沉,警觉的审视着那俊朗公子,不知对方是何用意。

    还是那小二嘴快,将手指向顾子瑶接茬道:“回公子,是那位客官的,那位客观可是个大好人。您有什么事吗?那车子停的没碍什么路也没碍什么事吧!”

    俊朗公子用余光瞟了顾子瑶所坐之处,淡淡对小二道:“告诉他,我要雇他的车。”

    小二应答:“好勒,公子我这就给您带话去。”

    小二小跑至顾子瑶面前刚欲搭话,顾子瑶沉声道:“告诉他,在下有急事在身,忙于赶路,不便受雇!”

    小二满怀期望的眼神,一个烧鸡大窝脖,把头缩了回来。无奈的又走向那俊朗公子,琢磨着如何措辞答对。

    那俊朗公子也是不等小二开口,丢出一句:“跟他说,价钱随意,只要有价就行,公子最不缺的就是银两。”

    其实堂倌这个职业是见人最多的窗口行业之一,这种人最善于观察来人的身份身价,这俊朗公子一进门的时候,小二凭着多年的阅人经验就判断出此人非富即贵,所以这公子的一言一行,他都极力奉承迎合。此时一听“价钱随意,不缺银两”八个大字,小二更是知道亲爹来了,只要自己办事得力,这贵公子必定亏待不了自己。

    连忙放下手中所有的活,小跑至顾子瑶面前耐心的劝说起来:“我说这位客官,我从一见面就知道您是个大度、阔绰、爽朗、义气、见义勇为、乐善好施、乐于助人的纯爷们,您肯定也是有急事在身,不然那位公子的雇邀您肯定欣然允诺。可如今看在那位公子急迫万分的情况下,尤其是随意开价的前提下,凡是有特例,您就把急事先放一放,帮一帮那位公子,回头有了钱,什么事不能补偿啊?”

    顾子瑶侧目道:“钱可以买你爹娘的命吗?”

    小二被这句反问顶的喉头一梗,随即瞪着眼睛正色道:“说实话,如果钱足够足够多,就行!有了钱,什么事都不是问题。”

    顾子瑶大怒,这如果换做是往日的他,早就一掌将小二打的脑浆迸裂,可如今他救母心切,一路上想着尽量不惹是非,加上这小二的贱民身份和姿态,自己实在是犯不上。所以强压怒火没有出手,嘴角蹦出一个“滚”字,默不再声。

    虽然只有一个字,那小二顿觉狗血喷头,气愤愤的嘟囔着:“不识抬举……我还不信这诺大的流云城就你这一辆破车,我这就出去给公子找一辆”。

    那俊朗公子面显不悦,毕竟打狗也要看主人,顾子瑶此番骂了小二的行径,总感觉自己也是受到牵连一般,脸色阴沉。

    小二一脚踏在门外之时,一声断喝拦住了他的脚步。“小二,且慢。”一个嗓音浑厚且颇具怒意的声音响起。

    众人闻讯而望,只见一面如重枣的中年修士正怒目而视盯着顾子瑶。这话语正是出自此人,此人身侧还有一红脸青年也是修士打扮,手按佩剑跃跃欲试……

    小二一愣,顿觉情形有些不妙,这是要开始打砸的节奏啊,我靠!于是躬身问道:“这位爷,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那重枣修士道:“小二,你不必出去寻访,这赶车的小厮太过不识抬举,今日老夫倒要看看他是如何事忙的,他若执意不受雇于那位公子,老夫自有办法让他就范。”说罢眼神冷厉,杀气暗涌。

    小二此时已经吓的不敢说话,只是点头,频频点头……

    顾子瑶冷笑一声,朗朗道:“有些同志真是没钱买水果,吹牛逼败败火!今日我便不从,你能奈我何?”

    重栆修士炸怒,霍然起身,带着雄浑真气的一掌向顾子瑶打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