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亡命天涯

    从重栆修士杀气暴涌,到催动真气修为,掌风扑面而来。顾子瑶已经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修为起码在融合中期,对于越阶战斗,顾子瑶已经再习惯不过,甚至厌倦了。

    顾子瑶正待掌风接近,即欲还击之时,一道修长秀丽的白色身影急如闪电般出现在自己面前,轻曼的挥出一掌,轰然一声拦击了重栆修士凶悍的一掌……

    重栆修士骇然一惊,在对方轻描淡写的拦击下,自己的臂膀传来一阵彻骨的冰寒,整条手臂甚至整个身子都被冻的僵麻,幸亏自身修为颇高,运用真气逐渐将这寒气化解出去。他抬头望去,竟是那白衣俊俏公子拦在自己面前,出手之人正是他……

    重栆修士大为不悦,本来此事自己是为这位公子鸣不平,才向那不知天高地厚的车夫出手,可如今这位俊俏公子却出来阻拦。本有心呵斥其一顿,但见对方身手如此了得,且施展的竟是冷凝谷的“冷冽寒暝掌”!心头便升起一丝惧感,于是强做笑容道:“这位公子何故阻拦在下?在下也是为公子鸣不平才出手教训这狂妄的车夫!”

    俊俏公子道:“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这车夫不过是不愿受雇于我,如此也罪不至死啊,你出手狠辣,意欲将其置于死地,知道的是你多管闲事,不知道的以为我意示他人所为,毁了我名节。”

    重栆修士再次压了压怒火道:“恕在下眼拙,冒昧问一句,方才阁下所施用的手段可是冷凝谷的冷冽寒暝掌?”

    俊俏公子眉头微皱道:“什么冷凝谷?听起来像是个很不怎么样的地方。什么不知所云的掌?大惊小怪,故弄玄虚!”

    重栆修士闻听双眉紧锁,凝视道:“难道阁下就没听说过道界流传最为广远的那句话?一阁、二谷,三宗。”

    俊俏公子不耐烦道:“什么一二三,吃饼干。你啰里啰嗦烦不烦,谁知道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你是哪来的追星族?”

    重栆修士见这俊俏公子似乎真是不懂这道界的规矩和派系的威望,于是把隐藏的怒容展了出来,道:“阁下出言不逊,尤其对冷凝谷更是大言不惭,实话告诉你,在下此次就是带着侄儿去参加那冷凝谷举办的招亲大会。我侄儿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开光后期,在道界的同龄人中也算是出类拔萃,更是与那韩家小姐的修为不相上下,此次胜算颇大。也就是说,我侄儿即将成为冷凝谷的女婿,你时才对冷凝谷如此不屑,必须做个诚恳的道歉,不然在下不能放你全身而走。”重栆修士语气逐渐加重。

    那俊俏公子不知为何,听到重栆修士称呼自己侄儿为冷凝谷女婿时,气的面色就开始涨红,听他把话讲完之后,更是怒不可遏道:“匹夫,你少大言欺人,今日我就说了又能如何?你和你那什么侄儿又算冷凝谷的哪根葱?在我这耀武扬威,我从小到大还没人敢跟我如此讲话。我是否全身而退也不是你这匹夫说了算的。”语罢抬脚踢开周围的桌椅,腾出一片空间,准备交手的架势。

    那重栆修士冷笑道:“好,今日我就管教一下你这后生。”说罢举掌劈来,此掌与之前击杀顾子瑶那掌不尽相同,因为他深知面前的年轻人也是有修为之人,所以出手倍加认真,真气催动也是暗暗加了几成。

    那俊俏公子此番与重栆修士缠斗起来顿感有些吃力,虽然刚才接下对方一掌,也是在其没有使出全力的情况下。对方本来修为就在自己之上,如今又谨慎对敌,这让自己无从下手且慢慢的有些落了下风。

    众人看的眼花缭乱间,那重栆修士的侄儿,红脸修士有些急不可耐了,他见叔父的修为竟这么多回合没拿下眼前这青年,心头不免忧虑起来。心想着:“不如早点解决得了,以免影响我叔侄二人赶去参加那招亲大会。”想罢,红脸修士一个起跃,落在战团之中,劈手向俊俏公子打去……

    俊俏公子大惊,心头暗骂:“好不要脸的叔侄二人,竟然以众欺寡!”可事已至此,又能如何。只好硬着头皮与那叔侄二人周旋起来……

    本就下风的俊俏公子此时更是疲于应付,险象环生。那重栆修士趁俊俏公子抵挡红脸修士时,下盘露出破绽的间歇,抬腿一扫,砰的一声将俊俏公子放倒。正欲继续出手,一道疾如闪电般的身影闪现在他面前,一记断筋摧骨手将重栆修士的手腕当即震断……

    那重栆修士疼的哇哇怪叫,拢眼神一看,竟然是那个不识抬举的车夫……没想到这车夫竟然也是修道中人!而且手段功法如此诡异高超!

    顾子瑶不紧不慢的吐出一个字:“滚……”。

    那重栆修士大怒,怎肯在众人面前献丑于一车夫,口中默念咒语,突然张开大嘴,一道红色幽光直射顾子瑶面庞。

    顾子瑶见此人贼心不死,便不打算手下留情了,抄起身后的破铁刀向面前一挡,将那红色幽光反射出去。随即翻腕探手一刀,直点重栆修士小腹。那重栆修士也是多年修为的道界老匹夫,垫步拧身躲过此一刀,与顾子瑶战在一处……

    这样一来,客栈里热闹非常,这边顾子瑶与重栆修士战成一团,那边红脸修士与俊俏公子打在一处……没有修为的客观人等早都逃散出去,一些修为略有品阶的修士们也都躲在角落小心翼翼的看着战局的变化。

    小二见状早就吓得瘫坐在门口,掌柜的跑过去一脚将他踢醒,暗暗压低声音道:“有人在咱家闹事,还不快去找江阳舒?他平日里总是吹嘘自己与李漫城情同手足,有什么应付不了的状况就找他,你忘了吗?还愣着干什么?废物……”掌柜的连踢带骂赶走了店小二。

    再说这边,顾子瑶将重栆修士扯出战局之后,那俊俏公子倍感轻松,几个回合便扭转了局势。更是在一招“点金龙吟”之下将那红脸修士击中,倒射飞去。红莲修士顿感心口传来阵阵刺骨阴暗,那寒冷弥漫全身,不一刻竟将那红莲修士冻塑在那摔倒的角落。众人看得毛骨悚然!

    顾子瑶余光已见那边分出胜负,自己更是不想在此耽搁时间,于是刀法忽变,血魔斩刀刀紧逼,那重栆修士已经来不及闪躲,一个不慎被顾子瑶刀锋扫至腰间,血光崩现。顾子瑶眼神冷厉果断上前,狠狠补了一刀,直穿重栆修士胸膛,紧盯着重枣修士那诧异怨恨的双目,慢慢的把刀子抽回……

    这叔侄俩人的佳婿梦就这样断送在两个年轻人手里,此刻的顾子瑶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唯唯诺诺,手软慈心的弱冠少年了。这些年的经历让他知道,只有强大、只有狠辣才能让自己,让家人更有安全感,这个道界没有绝对的善良,只有高下,只有强弱、只有生杀……

    顾子瑶默然的收起破铁刀,整理了下行装,压了压斗笠,准备出门。随口丢了一句:“如果你真的很着急,上车吧。”

    那俊俏公子先是一愣,之后才反应过来,这话正是对自己说呢!不知为何,这俊俏公子脸色微微一红,随即褪去。犹豫了一下,随即跟在顾子瑶身后出了客栈。

    两人上车之后,也没搭话。只是任由这马车向城外奔去。其实此刻顾子瑶的心情还是有点紧张,必经刚才惹出的事端也不算小,如果招来那重栆修士的同党或是其他人等的过问和干预,必定惹来不少麻烦,所以当下的心念就是——出城,先出了城什么都好说些。

    倒是那俊俏公子不时偷眼的望向顾子瑶,眼神中略带感激,也有些许好奇。看着看着,突然玩味的偷偷笑了起来,那笑容好似玄月,美的不沾染世俗……

    马匹竭力奔驰,带着车轮滚滚,扬起一长串的烟尘……

    顾子瑶见已到城外,轻舒口气,问道:“公子,要去哪里?”

    那俊俏公子反倒答非所问:“你这车夫,刚才冒死也不受雇于我,如今却问我要去何方?这是唱的哪一出啊?上赶子不是买卖……”

    顾子瑶道:“我本意真是不想受雇于人,在下有要事在身。可方才兄台能为我不计前嫌,出手相救,我怎能做那不知恩义之辈!”

    俊俏公子撇嘴道:“呦,呦,呦……想不到你一个车夫竟然说出这等豪情之话,办出如此仗义之事,真是难得啊”说罢竟捂着嘴笑了起来。

    顾子瑶忽觉这俊俏公子行为有些怪异,说不出这种感觉,起码是很失阳刚之气。又一转念,可能是此人从小娇生惯养才落得如此阴柔品性,遂未往下多想。于是正色道:“兄台……不要笑了,说正事,你要去哪里?”

    俊俏公子闻听,突然面现一抹伤感,仰头望着那湛蓝的天空,悠悠道:“越远越好,只要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