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水榭聆雨

    韦山青也是觉得此情此景颇为感人,终于开口送上一句:“踏遍青山人未老,只为此生兄弟情;一觞浊酒敬知己,自此兄弟结伴行。祝愿你二人不离不弃,风雨同舟……”

    这高冷的韦山青也能说出如此祝福之话,让兄弟二人感到些意外的惊喜。共同举杯敬向韦山青道:“多谢兄弟。”

    在这场酣畅淋漓的酒宴和结拜仪式过后,李漫城兄弟二人都有些微醉,似有说不完的话,叙谈良久,但实在是天色渐晚,二人才恋恋不舍的道别各自回房休息。

    睡了一会,顾子瑶忽然被酒后的渴意和雷雨声吵醒……

    他推开吱呀的窗,抱着膝盖坐在床沿,凝视窗外飘飞的雨丝。天阶夜色凉如水,窗内红烛摇曳,窗外细雨横斜,积水顺着屋檐悄然滴落,在地面晕开一圈涟漪,似叹息似挽留。

    这时,一个身影从窗前缓缓经过。顾子瑶一看,却是那韦山青提着一盏幽暗的绢灯在默默沿着甬道散步,顾子瑶好奇的跟了出去……

    整个甬道黑漆漆的,除了他脚下的一点光,和两边不时好似有水滴拍打的声响外,什么都看不清晰。

    就这样走了好一段路程,发现前方竟开阔了起来,凸显出一幽潭,潭水对面的石壁之上清泉溅落的水珠跌入潭中,滴答、滴答……

    韦山青忽然回头道:“喝那么多酒也不困?还有闲情雅致出来走走?”

    顾子瑶此刻望向夜色中的韦山青,好似若隐若现罥烟眉,似嗔似喜含情目,娇俏玲珑挺秀鼻,不点自红樱桃唇,肤若凝脂,颊似粉霞,不盈一握的柳腰娉婷袅娜地倚在水亭雕花木栏旁。水光潋滟之中,倾国倾城之貌隐约幻现。

    顾子瑶心头一惊,暗道:“这……这是他吗?我是不是有些醉了?开始胡思乱想了……”

    这水亭旁泊着一叶小舟,韦山青飘然落在那小舟之上,瞥了一眼顾子瑶……

    顾子瑶飞身而起,轻飘飘也跟着落在小舟之上。

    小舟沿着狭长的河道缓缓前行。迎春花临水而栽,袅娜地垂下细长的花枝,鹅黄色的花瓣腼腆地开满枝条,随着微风拂过水面,宛如少女揽镜自照,欲语还羞。姣姣的月光透过盛开的樱花树,洒下碎金般的亲吻,斑驳的树影荡漾在水面上。一缕淡淡的微风带起似雪的樱花,飘飞,旋转……漫天飞舞,最后依依不舍地飘向远方。若有似无的香气浮动在空气中,引人遐思;船艄上,韦山青轻摇船橹,吱吱呀呀,轻和着水鸣相映成趣。

    顾子瑶醉了,这次不是酒醉,而是被此情此景熏染的醉了……更是不敢相信这个晚上发生的一切,从小苦出身瘦弱单薄的他,历经了多少凄风冷雨和人情白眼,曾几何时,觉得自己将会与苦难相伴一生……而今晚他没想到能与一个秉性相投的好大哥结拜成异姓兄弟,也更不曾料到竟能看到眼前这如此摄人心魄的美景和美人……这恍若隔世的感觉让顾子瑶甚至有些眩晕!

    韦山青悠悠道:“真没想到这流云城中竟然有如此美景,我自幼就有个游历大好河山美景的愿望,可惜父亲管教严苛,总是不愿让我迈出大门半步。好多见闻都是听下人们讲起,我每次都追问个不停。还有……我十八岁那年自己就立下了誓愿,如果有一天哪个男子能舍命相救于我,我就……”韦山青突然语顿,面颊微微泛红,不再言语。

    顾子瑶大惑,心念:“这姓韦的总是让人觉得怪怪的,怎么形容好呢?用小伙伴们说的那句话叫“娘炮”。”想到此处不觉坏笑了起来。

    韦山青放下船橹,任由这小舟飘荡,从怀中取出一捧沉红色的花瓣,洒在水面之上……

    二人默不作语,相互对望了……良久,顾子瑶开口道:“很晚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韦山青道:“你我在一起的时日可能不多了,就在这小舟之上观景至天明吧!”说罢眼含无限惆怅,伤感?

    顾子瑶心底莫名一动,没有做声,默认了这个决定。

    渐渐的,东方升起了鱼肚白……这小舟也不知飘到了何处。突然,眼前景色一换,进入了一片宽阔的水域,周边船只一下多了起来。大部分是乌篷船,也有不少装饰华丽的游船穿插其中,堤岸两边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商铺林立、客来商往,一派繁华热闹的在眼前舒展开来。

    顾子瑶二人弃舟登岸,那韦山青更是满脸的好奇和喜悦之情,拉着顾子瑶在琳琅的商铺中穿梭往来,把玩着各种饰件饰品,甚至连女孩子用的胭脂水粉和头簪都要看上一阵,弄得顾子瑶苦笑不得……

    走到一处卖头巾的地方,韦山青突然眼前一亮,挑出一块水粉色头巾在顾子瑶的面前晃了晃,道:“看看,怎么样?漂亮吗?”

    顾子瑶无奈道:“嗯,漂亮。很配你。”

    孰料那韦山青却是努嘴道:“这是给你挑的啦,人家寻思着送你的,再怎么说,你也算是救过我啊!”

    顾子瑶一咧嘴道:“什吗?送我?这……这颜色,我戴不好吧?这,是不是有点娘啊?”

    韦山青继续努嘴失望道:“你这是不领情喽?”

    顾子瑶立刻收起面容道:“不是,不是,兄台误会了,在下喜欢,就是有些受之不公。”

    韦山青闻罢,当即掏出银钱付给那商贩,把头巾取了下来。递到顾子瑶手中道:“那就别啰嗦了,收好吧。”说罢转身向前方继续行去。

    顾子瑶收好头巾紧随其后,口中高喊:“韦兄弟,你且慢些……”

    顾子瑶二人闲逛了好一阵,突然想起时间不早,应该早些回李漫城的府邸了,不然李城主肯定担心。于是又轻车熟路的找回那小舟,按原路返回了去……

    路上,韦山青频频抿嘴偷笑,也不知喜从何来!

    顾子瑶突然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道:“韦兄弟,时才我在那里的商铺买了这块玉佩,觉得与你的气质很是相配,我娘亲从小就教导我:来而不往非礼也!刚才你送我头巾,我这也算投桃报李吧,望兄弟不要嫌弃,收下吧。”

    韦山青大喜,扔掉船橹急忙把玉佩抢到手中,仔细看了起来,只见这玉佩:晶莹剔透,内有虹光萦绕,上面刻有两行小字“雕琢复雕琢,一生良苦心;尘缘天注定,浓情可比金”

    不由得爱不释手,眼神迷离婆娑的望向顾子瑶……

    顾子瑶见状,有些不适,又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自己撑起船橹,向李漫城的水榭进发……

    回到李漫城的府邸,全府的人就因为不见了二人已经忙得焦头烂额,只听那李漫城怒骂道:“一定是你们这些顽劣的败类,怠慢了我家贤弟和韦公子,今日如果不将他二人寻回,我定将你们重责……”咆哮之声不绝于耳。

    顾子瑶闻听知道下人们为自己和韦山青背了黑锅,慌忙飞步向前,赔罪道:“大哥息怒,是小弟二人不懂事,夜间玩性大起,乘船出游了,与这些下人们毫无干系,请大哥饶了他们吧。”

    李漫城转怒为喜道:“贤弟,你可算回来了,今早我就不见了你们二人的踪迹,让我惊出一身冷汗,为兄已经打定主意,如若在下人处实在寻不得你们的踪迹,我就杀上天罡宗去寻,定是那天罡宗的杂碎们掳走了我兄弟……”李漫城双手一直按着顾子瑶的肩头。

    韦山青好似没有听见二人那一个焦急一个歉意的谈话,自己呆呆的抚摸着那块玉佩。

    李漫城道,正好你二人回来了,为兄有事要与二位详谈。

    顾子瑶道:“愿闻兄长其详……兄长请……”

    李漫城头前带路将顾子瑶二人引至自己的书房,又命亲信弟子在门外把守。

    三人落座,李漫城饮了口茶道:“贤弟,你此番去天罡宗是何打算?”

    顾子瑶道:“不瞒兄长,小弟此次去天罡宗誓要救回父母,并一定要给这宗派好看……”说罢,情绪激动起来,手中茶杯突然被一股强悍的真气震碎。

    李漫城道:“贤弟,你此行而来一路上的心情,为兄可以体会,定然是下了杀心,这无可厚非,但你想过以怎样的方式去那天罡宗要人吗?且你知道此事牵扯到天罡宗以外的强大势力吗?”

    顾子瑶一愣,诧然道:“兄台的意思是,小弟此行过于唐突鲁莽?凶多吉少?”

    李漫城道:“正是,据为兄所知,此次天罡宗上下严阵以待,誓要活捉贤弟。给某个大宗派一个交代,贤弟可记得自己在齐云宗所击杀之人吗?你知道那人的身份吗?”

    顾子瑶淡然一笑道:“小弟不知,难不成他是玉皇驾下的天命童子?”

    李漫城很沉重的道:“贤弟的狂傲,为兄理解,年轻人得有些傲气,但是那个死去人的来历,让这件事变得很是棘手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